笔趣阁 > 史上第一宗 > 第二卷 鹿鼎 第四十一章:再入宫(三更)

第二卷 鹿鼎 第四十一章:再入宫(三更)

    “这是青木堂令牌,你先收下!”陈近南从袖子里掏出一块木牌,递给韦小宝。

    待韦小宝接过,陈近南才接着说道:“虽然鳌拜已经入了天牢,但有可靠消息说,他的师弟和七大红衣喇嘛将准备回来营救他!”

    “所以,韦香主得先下手为强,将鳌拜和满清的狗皇帝一同铲除!”陈近南的话语配上肢体语言,讲的非常生动。

    韦小宝站起身来,脸色有些激动,“铲除,必须铲除!”

    “对!”陈近南忍不住认同的点了点头。

    而韦小宝变脸的速度,绝对堪称影帝级。

    脸上先是浮现一抹犹豫,后立马变脸说道:“不过,只怕我自己一个人力量有限。”

    “这一点我早就想好了!”陈近南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根本不给韦小宝反驳的机会。

    接着说道:“现在就委派阿宏和你一起入宫,由他贴身保护你。”

    在旁边正一脸笑眯眯看着发展的林宏,脸色不由得一僵,凑到陈近南面前,小声道:“师父,不行啊!你这不是让你徒弟送死去嘛?”

    陈近南淡然一笑,嘴唇微动,小声回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些天都在勤奋练功,怕是已经有不少成就了吧?”

    林宏眼神微微闪烁,“即便再怎么勤奋练功,可是才这么些天,又怎么可能有什么大成就呢?”

    “是吗?”陈近南看着他笑了笑,诡异的笑容,让林宏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你低头看一下!”

    林宏闻言把头一低,正好看见陈近南手持一把匕首,用力朝他的肚子捅去。

    林宏大惊失色,正欲躲闪,可奈何陈近南下手太过突然而且快速,根本就没多少时间给他反应。

    只听嘎嘣一声,匕首脆弱的像根木棍一样被折断,铛啷啷一声,断掉的刀刃掉在了地上。

    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看着突然‘相爱相杀’的两师徒,更不可思议的看着掉落在地上的刀刃和没了刀刃的匕首。

    “这是什么功夫?金钟罩吗?”

    “不太像,感觉有点像铁布衫!”

    “什么嘛!难道不是更像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吗?”

    一大群人顿时化作一只只小苍蝇,嗡嗡的声音简直不要太闹心!

    林宏此时也目瞪口呆,卧槽,解释不清楚了,他们会不会认为我是鳌拜的谁?

    “小宝,怎样?以你师弟的功夫,可以护你周全吧?”陈近南笑眯眯的对着韦小宝说着,跟现场气氛不太融洽的话。

    韦小宝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认真地点了点头,“有师弟在,我也能更加轻松的完成任务。”

    “喂,等等,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不是盾牌啊!”林宏哀呼,难道自己要在肉盾,这条路上一去不复返了?真有些解释不清楚了啊!

    陈近南和韦小宝根本就没搭理他,凑在一起勾肩搭背跑到一边,去商量起接下来的行动。

    所有的帮会成员开始涌向林宏,将其围在中间,纷纷拱手道贺,显然刚刚林宏的‘神功’的确有些镇住了他们。

    林宏无奈的应付了一番,将所有人都应付过去后,陈近南和韦小宝也已经谈完了事情。

    陈近南拍了拍手,引来所有人的注意,朗声喊道:“各位兄弟,马上召集人马,明天晚上二更时分聚集城门之外,韦香主发烟火为讯号,到时候杀入皇城!取鳌拜和皇帝项上狗头!”

    帮会成员群情激动,纷纷举手高呼,“取鳌拜和皇帝项上狗头!”

    而站在一旁的林宏和韦小宝,则是一个叹气接着一个叹气,都在哀哉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皇宫可不是什么良善之地,常言道,伴君如伴虎。

    成为皇帝身边的红人,虽然能获得莫大的权力,但同时也等于把命完全交给了皇帝。

    一言不合,下令拖出去斩了,可不是一句玩笑语。

    所以韦小宝才会如此哀哉,他可不会自信到自己‘似乎’玩的跟皇帝很好的样子,就觉得万事大吉。

    况且,天地会可是要纠结一帮人去杀了皇帝的,到时候一旦没成功,事情败露,自己就算有十几条命也不够皇帝砍的啊!

    把所有帮会成员打发走后,陈近南来到了林宏二人面前。

    看着他们一脸呜呼哀哉的模样,脸色一黑,挥手呵斥道:“赶紧回各自房间去,明天一早你们就入宫!”

    两人见陈近南有些发火的模样,也不怵,齐齐幽怨的盯着陈近南,又是一声大大地叹息,“唉!”

    陈近南被这声叹息,整的毛骨悚然,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哆嗦,忙呵斥道:“滚滚滚,都滚回房间去!”

    韦小宝和林宏两人,齐齐幽怨的再盯了陈近南一眼,这才不情不愿的,往自己房间走去。

    清晨,当一缕朝阳洒进庭院,公鸡挺着长长的脖子打了个鸣,似是在叫嚷那些懒惰的人类,早起的虫儿有鸟吃。

    “公子,你此行去皇宫,一定要小心,注意安全。”双儿两女满脸忧色的对林宏告诫。

    “行的,行的!”林宏不厌其烦的点着头,“你们都说了一早上了,公子都快要把你们说的话,都背下来了。”

    双儿嘴角一嘟,一脸的委屈,显然对林宏的说法,非常的不满意。

    看她们动作一致的卖萌,林宏心脏又是狠狠一抽,“好啦,好啦,公子这不是觉得非常感谢双儿的关心嘛!我都快背下你们的话语,以后每天回想一遍,来表达谢意嘛!”

    听到林宏无耻的示好,两女脸色皆是一红,但到底还是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

    她们对于林宏的满嘴胡话,倒也是有了不少的抵抗力,不再像之前那样,脸红的只想逃开。

    “入宫之后,没有我们姐妹照顾,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唉,惨咯,估计没了你们姐妹,我都不会照顾自己了,我已经被你们宠坏了!”林宏实话实说。

    “那怎么办?”两女脸色顿时有些急了,眼珠子一转,“要不,我们也偷偷跟着进去?”

    “哎!别,你们可千万别跟过来!”林宏心中一惊,连忙摆手,打消了两女的胡思乱想。

    皇宫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林宏此去一趟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

    更何况,若是还要带上两女,到时候耽误了跑路可怎么办?

    他可不想跟狗血剧集一样,还得为了被困的双儿再回一次皇宫。

    “哦!那你照顾好自己!”双儿倒也听话,没有任何纠缠的意思,显然也就是口头上说说而已。

    林宏放下心来,闻言不由苦笑,“我进去还得照顾人呢!唉,以前听过被人当枪使这话,现在我更可怜,被人当盾牌使!”

    双儿听不懂林宏的话,不由得一脸疑惑。

    但林宏却没有为她们解释的意思,招了招手,示意准备动身。

    再出房门,林宏已经变了个模样。

    不仅穿了一身的太监服,还戴了一条长长的辫子。

    这自然不可能是他一晚上,就长出来的,而是戴的假发。

    “去吧,去吧!”陈近南站在门口,对着一脸幽怨看着他的两个徒弟,挥了挥手,跟赶烦人苍蝇一样。

    他旁边的双儿两女倒是一脸的不舍,两双眼睛里充满了离别的难过。

    韦小宝惊异的看了看两女,又饶有兴趣的看了看林宏。

    幽怨的表情一转,露出一副十足的八卦样,“师弟,可以啊!这才几天,就搞定了一对双胞胎?”

    “果然啊!你的为人才是最像师父的!”林宏不接话,反而说了一句让韦小宝一脸迷茫的话。

    “什么意思?”韦小宝挠着后脑勺,竟有些跟不上林宏的脑回路。

    “意思是指,你跟师父一样,不着调!老了肯定也是个不正经的!”林宏说完,狠狠的瞪了一眼陈近南,傲娇的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师父,老不正经?”韦小宝嘀咕一声,仿佛没听懂是在骂他一样,“来,师弟,你快说说,师父怎个老不正经?”

    两人的身影渐渐远去,留下陈近南站在门口,哭笑不得。

    皇宫门口,两人同时站定脚步,望着高大巍峨的皇城墙,韦小宝用眼神偷偷的打量了一下周围,严肃着脸庞说道:“师弟,要不我们逃吧!”

    “逃?”林宏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往哪逃?你这一逃走,将来天下之大,都没有你的容身之处。”

    见韦小宝一脸疑惑的望来,林宏笑着解释道:“官面,你得罪了这个天下权力最大的男人,还是多亏你把鳌拜给坑下台,才真正上位的!”

    说到这,林宏好笑的打量了一下面色一僵的韦小宝,“民面,你得罪了这个天下,反叛势力最大的男人,你说,该往哪逃?”

    韦小宝听到最后面色一苦,“你意思是,咱俩只能进宫咯?”

    “不然呢!”林宏苦笑。

    本来他还打算一直看戏下去来着,等到一个更加合适的时机,才开始慢慢介入韦小宝的命运。

    可计划赶不上变化,没想到便宜师父陈近南,竟然一脚把他给踹下了水。

    “可进宫也不行啊!神龙教的人虎视眈眈,皇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识破我天地会反贼的身份,到了那时候,我们想逃都套不出来啊!”

    “所以我们必须如履薄冰,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的来!”林宏眼中闪烁着些许精芒,“我们也不是没有机会,如果皇帝先发现神龙教成员的身份先于我们,我们就能取得一线生机!”

    韦小宝闻言眼前一亮,以为林宏有什么良计,忙问道:“师弟,你说说,该怎么做!”

    林宏听到这话,诡异一笑,“什么也不用做!”

    “啊???”韦小宝一副问号脸。

  http://www.biqudie.com/66/66919/231320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