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史上第一宗 > 第一卷 叶问 第二章:金手指到账,请查收

第一卷 叶问 第二章:金手指到账,请查收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因为这一世三岁离家,前世更是连自己父母是谁都不知道,所以林宏早就把蜃虚道人当做了自己的亲人。

    虽然口头上一直不承认,一直以老头来称呼蜃虚道人,但事实上他内心中喊出得却是‘师父’一词。

    如今蜃虚道人仙去,在这孤山之上就只剩下了林宏一个人了,要是算上活物的话,旁边的那条狗勉强算半只。

    因为它已经老得不成样了,如何不成样?就比如说现在,它连哭泣哀鸣的声音都已经发不出来就可知道一二了。

    看它这病恹恹的模样,估计也是撑不过今天晚上了。

    林宏不由苦笑,师父啊师父,你可真是狠心啊,你走就走了吧,就连个陪伴的活物也不留下一个。

    在这荒山之顶,孤寡一人,想想都觉得一阵寂寞。

    现在连能否生存下去都是个问题,这坑徒弟的师父居然还要我立下一个振兴宗门的flag,你这是死了也要拿我穷开心啊!

    心中越是这样想着,林宏就越是感觉不舒服,仿佛哪那都不得劲,这是要在绝望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节奏?

    抽了抽鼻子,林宏叹了口气,拍了拍还在呜咽的老狗,“别抽抽了,人都走了,你就算是现在抽过去,也赶不上趟了,这山啊,可就剩咱俩了!”

    老狗撇了撇脑袋,对林宏的话不置可否。

    它的双眼依旧死死地盯着床上的苍老人影,内中饱含的深情是林宏两世为人也都理解不来的。

    没有再管老狗如何深情忘我,林宏把目光飘向了蜃虚老道临走前的最后一个心愿,那一颗方方正正的玉石。

    说它是玉石吧,其实也不算太准确。

    更精确的来说,这是一块玉玺,一块体型偏小的玉玺,或者更应该称呼其为印章,一块玉质印章。

    玉质印章大小几乎一只手就能攥握,小巧而玲珑。

    在正前方的一面,刻画着一些看上去非常诡异神秘的花纹,似画非画,似字非字。

    审视了一会,林宏伸手将其拿起,握在手中,居然还能感到一种温润的感觉,可见这玉石已经不知道被把玩了多久。

    即便是玉石上的那些棱棱角角,触摸上去,也没有那种刺痛皮肤的尖锐感,反而是一阵光滑柔顺。

    越是把玩,林宏就越感喜爱不已,把玩的久了,似乎这玉石会吸收人体温度一般,慢慢的从冰凉变得温暖如夕阳。

    等等,这温度似乎升的有些太快了吧!就这一会儿的功夫,握在手里的玉石已经跟握着一块火炭差不多了。

    感受到的温度越来越高,林宏的手已经被烫的通红,仿佛下一秒就会被烫伤。

    林宏不敢犹豫,为了不让自己受罪,他果断的把手里攥着的玉石往外一扔。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玉石并没有像林宏想象的那样,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反而是违反科学定律一般,嗡的一声,定在了半空之中。

    喂喂喂,牛顿的棺材板压不住了喂!

    林宏内心惊奇,忍不住仔细打量半空滞留的玉石,仔细看了一会,这才看明白。

    原来能够停滞在半空,居然是因为玉石里涌出的一片青芒能量。

    发现这一点后,林宏内心是一阵激动。

    瞧!瞧!瞧!

    皇天不负有心人吧!老子的金手指终于出现了吧!我就说古人诚不欺我,穿越怎么能不给送一套金手指装备呢!

    看,这不就来了嘛!

    怀揣着内心的激动,林宏颤抖着伸出手,试图将自己的‘未来’抓在手中。

    然而,他的手还没伸出去,眼前的玉石仿佛比他还要迫不及待。

    嗖的一声炸裂般响起,只见眼前的玉石仿佛装上了神州火箭的引擎,以眨眼都不及的速度撞向了林宏的额头。

    林宏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只觉得额头眉心处一疼,随即他便像是被卡车正面冲撞了一般,腾的一声向后倒飞。

    尚且还在半空中倒飞,一股青芒能量从其额头飞速涌出,片刻间便覆盖了他的全身,也将其滞留在半空之中一动不动。

    卧槽,完了,这不是坑爹的金手指,这是哪位大神在夺舍我啊!

    眼前的情景,不得不让林宏联想到夺舍,毕竟这里可不是前世那种无神无鬼的世界,在这世界里,踩着长剑满天飞的大能者可谓数不胜数!

    这么一想,林宏只觉得手脚一片冰凉,心里更是拔凉拔凉的。

    我这才刚穿越,大好年华还等着我去享受呢,大兄弟下手可不能这么无情啊!林宏内心咆哮,嘶吼,但嘴巴却被封的严严实实,只能干瞪眼。

    就在这时,一段‘信息’在其脑海中浮现,或者说那更像是一段脑电波。

    认主成功,确定此人为万界宗第三任宗主!

    就在这段信息过后,笼罩林宏周身的青芒能量宛若潮水一般退去,它们就像是一条条铁线虫,从林宏浑身的毛孔往他身体里钻。

    一股子万蚁噬心的感觉从体表猛然爆发,痛的林宏猛地蹿直了身体,浑身骨头都不堪重负,发出咯咯的声响。

    青芒能量钻入的很快,时间上只花了一秒,但在林宏的感官中却仿佛度过了一年。

    当所有的青芒能量全部侵入他的身体之后,林宏这才放松下自己的身体,只觉得全身都酸麻胀痛。

    显然是因为刚才绷直身体,导致的一瞬间肌肉疲劳。

    微微转了一下身体,林宏就从半空躺倒的状态轻轻落脚,稳稳的站在大地上。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是真正的松了口气,刚刚那一瞬间的感觉确实是太难受了。

    全身麻痒胀痛,还被封住嘴巴,不让喊出声来。

    这简直就是毫无人道的刑罚、酷刑!设计出这个玩意的人肯定是个有受虐倾向的精神病、大变态!林宏心中愤愤的咒骂着。

    回过头来又一想,这充满夺舍画风的起手式,还真是让人忍不住内心中充满恐惧,这全身心无微不至的照顾,还真是感谢啊混蛋。

    想到这,林宏又忍不住骂了一句,这金手指的设计者就是个变态吧!

    当然,愤愤不平终有恢复之时,静下心来之后,林宏终于把自己的目光放在了脑海中突然出现的一朵光团。

    光团散发着盈盈青芒,在脑海中一上一下的漂浮着,仿若一朵散发着光彩的蒲公英。

    “系统?”

    “智脑?”

    “主神?”

    林宏对着光球发出了灵魂三问,但可惜的是光团依旧是光团,连理都不想理他。

    这高傲的姿态就跟前世林宏跪舔过的那些女神一样,对他爱搭不理。

    尝试了一阵,光团依旧跟个女神一样高高在上,林宏就彻底死心了。

    但多次尝试也并不是没有收获,光团虽然依旧没有回复他,但在光团的旁边,一行小字却让睁大了‘眼睛’的林宏给看了个真切。

    【00:56:33】

    就这样一个似是而非的数字,让林宏观察了许久。

    终于!

    在数字变成【00:50:45】的时候,林宏明白了这一排数字代表的含义。

    首先,这一段数字表现形式和前世非常常见的电子钟显示形式是一样的。

    其次,它的数字正在不断地递减,而且还是随着时间的秒级单位变化,这说明是在倒数,而且是时间上的倒数,换而言之就是倒计时。

    最后,林宏得出结论,这段数字是在告诉他,光团将在这段倒计时完了之后,做出一些不同寻常的举动。

    为什么说是不同寻常呢?没办法,谁让它出现的时候就是一副牛逼轰轰的样子!

    当然,也有可能,它就只是来上一句,“嘿,你好!”然后就完事了。

    结果如何,林宏现在就算是想破脑袋也不可能想出一朵花来,所以还是让时间来给出答案吧。

    光团旁边的数字还在倒数着,林宏干坐着,也不是个事。

    所以,趁着这段时间,林宏把目光放在了躺在床上的蜃虚道人遗体上。

    唉,尘归尘,土归土。

    师傅啊,你老人家虽然身死道消,从此消失天地间,但作为你唯一的徒弟呢,你的心愿就是我的心愿,宗门的发展壮大就交给我吧!你就放心的去吧!

    这一段话,林宏是一边看着光团,一边心里叨叨念念的,毕竟未来可就全指望这金手指了。

    真要让他仰天大笑三声,狠狠的立下一个flag来,他是真干不出那种事来。

    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嘛,低调、低调才是干大事的必备品质。

    嘴里叨念了一番,心里下了个决心,决定用肩膀扛起整个宗门的未来之后,林宏这才起身,将蜃虚道人的遗容整理一下,再花了大半个小时,找了个风水宝地,把道人的遗体给葬下了。

    简简单单的立了个木牌,上书‘蜃虚道人之墓,爱徒林宏留’就完事了。

    当然,在墓前,他还是遵照前世的习俗,大声的立下了一个将来有钱了,给整一套白石灰坟地别墅的flag来。

    这话也就一人一狗听见了,要是让这个世界上的人听了,指不准得怎么笑死。

    不过,即便没有外人听见,这通人性的老狗也是非常人性化的打了个嘲讽的响鼻,又晃了晃脑袋,瞥了一眼林宏。

    似是在说,这老天不公,居然让一头傻狍子披上了人皮。

    对此,林宏视若无睹,无动于衷。

    待林宏将琐事处理完之后,低头一看光团旁的数字。

    【00:03:20】

    算算时间,三分钟刚好可以跑回山顶,于是二话不说,抱起老狗就是一顿跑。

    也幸好他已经是锻体境初期的实力,具备一定的体力基础,不然抱着一条老狗的情况下,还真很难说能不能准点到。

  http://www.biqudie.com/66/66919/231320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