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瑶华落尽君不知 > 番外 文修篇(三)(完)

番外 文修篇(三)(完)

    那位仙人抽走他体内山妖留下的阳气后离去,那白衣女子没有跟仙人一起走,在原地徘徊,似乎在到处捡什么东西,他看了好一阵,发觉是之前那山妖用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法器,不过那些东西之前金光灿灿的,现在只像是普通物件了,就那样散落各处。

    他看了那白衣女子许久,她捡了不少东西,但很奇怪的是他看那白衣女子仍旧两手空空,连她之前用的剑他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姑娘,你捡了那些东西去哪儿了?”他终于忍不住上前去问。

    “你还没走?”白衣女子瞥了他一眼,依旧冷淡,一点都没有共患难后的情谊。

    “我……没找到药,急也没用。”他有些失落,又白跑一趟,而且自己是偷偷逃家,回去十之**要被骂的。

    白衣女子拿了个袋子在他眼前晃了一下,不过香囊大小,他不懂她的意思。

    “东西都在这里面。”她道。

    “啊?”他吃了一惊,“这么小的袋子?”

    “这是特殊的袋子,看你是读过书的,袖里乾坤没听说过?一个衣袖能装下天地,这个袋子能装这些东西又算什么?”

    “是!”他觉得自己犯傻。

    白衣女子背过身去了,“我莫名觉得你很像他!”

    “像谁?”

    “他。”

    “他是谁?”

    “你不是才见过吗?”

    他愣是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是说你师傅吗?”

    白衣女子又继续去捡东西了。

    “你叫什么?”她问。

    “我?文修。文武的文,修身养性的修。”

    “我叫李瑶华,道号瑶华!”

    瑶华?他觉得她名字挺好听的,人也美,但感觉并不太好相处。

    李瑶华似乎捡完了东西,再度回到了他面前。“你有想要的吗?这老妖怪留了不少东西!”

    “我不用了!那些东西我也弄不清楚怎么用。”

    “这里面并没有药之类的东西,如果有我就给你!”

    “多谢姑娘好意!”

    李瑶华默了半晌,又道,“你真的很想治好你妹妹的病吗?”

    “是。”

    “之前说要你去死,你都愿意,对吧?”

    “是。”

    “如果是为了救别的人让你去死你也愿意吗?”

    “说实话,如果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一两个人,可能我并不会太愿意。不过,如果是以我一人能救百千人,哪怕是陌生人,那倒也值得。”

    “还好你不是和他完全一样,无可救药!不过你想过没有,就算你救了再多人,但你死了,还有谁替你想办法救你妹妹?”

    “我家中有父母高堂,所以我不愿意轻易死,但我是想着我救人就是给小妹积福,救的人越多才越好。”

    李瑶华看了他片刻,道,“那我帮你指条路吧!”

    他错愕又惊喜,“姑娘有办法?”

    “你求他。”

    “他?”

    “我师尊。”

    “我怎么忘记了,他是仙人。”他喜得险些要跳起来。

    他看到李瑶华似要说什么,但半晌又没说,他没追问。

    许久后,李瑶华又补充了一句,“他道号虚怀,是玉华山的长老,你称呼他真人就可以了。”

    “好!”他认真地记住了。

    不久,那位虚怀真人返回了,他便诚恳地求了他,将妹妹的情况与他说了。

    虚怀真人一直很平和地听他说完了话,而后看了眼站在他旁边的李瑶华,接着点了头,就是答应了他。

    “多谢真人!”他激动不已,千恩万谢都不足以表达他的心情。

    “不必多礼。”虚怀真人说完看向李瑶华,唤了一声,“瑶华——”

    李瑶华上前一步,低头道,“弟子在。”

    “过来。”

    “是!”

    “你受了伤,为师替你疗伤。”

    “是。”

    他听出李瑶华似乎有那么一丝不甘愿,他只觉得看不明白这对师徒,他当时觉得虚怀真人是个好师傅,瑶华姑娘也并不是什么矫情不乖的徒弟,可他们之间明显有什么结打不开。

    疗伤完成后,他们师徒就陪着他回了他家,已经隔了一日才到。他一进自家门就被知道消息的父母和弟弟妹妹冲出来围堵住,也险些没被父母一顿好训,所幸师徒二人的存在帮他躲过了这一劫。

    他对父母说明了一切,父母立刻很客气地将李瑶华和虚怀真人请进家门,不多时带到了小妹的房间。

    虚怀真人查看了他小妹的情况后神色一黯,道,“她的病……天生带来,无药可医。”

    “真人是仙人,仙人没有别的办法吗?”以往找的大夫也都说她是天生带来的病,各个都是摇头,驱鬼诛邪也是情人做过的,都无用,如今换了个仙人来,仙人自然比一般大夫多些办法,所以他其实期待很大。

    “天下药石于她皆是枉然,仙药灵丹也不会有用。”

    虚怀真人的话给他之前热切的期盼浇了一桶冰水,冷得他说话都带颤,“仙人也……真的也没办法?”

    “她的病说来也不是病,她天生带来只有一抹残魂,魂魄不全自然身体羸弱、神志不清,故而到如今她仍毫无意识,只是个痴呆儿。”

    “魂魄不全?仙人有仙法,也治不好我妹妹吗?”

    虚怀真人十分遗憾地摇头,“抱歉,我眼下暂时帮不了你!”

    如果仙人都说无计,他还能有期待吗?他听到了母亲的哭泣,还看到父亲黯然的神情,以及弟弟妹妹虽还不够懂事也跟着家长愁苦起了脸。

    虚怀真人对他的家人表示了歉意,而后唤,“瑶华,我们走吧!”

    “师尊,我与文公子有缘,我想最后与他说两句。”

    虚怀真人看了他和她一眼,而后轻点了下头,转身先行离去了。

    他看向李瑶华,“瑶华姑娘有话?”

    “你愿意去修仙吗?”

    “修仙?”他没敢急着否认。

    “仙道渺渺知也无穷,我师尊刚刚说的是眼下暂时帮不了你,不是说的永远。仙法无穷,即便我师尊是仙人,他也不见得知道天地间的一切事。而且你说你愿意救人为你妹妹积福,那你可以修仙去救人,修仙也有治病救人方面的仙法可学,你可以用你学会的仙法去救许多人,也或许你就能从中找到救你妹妹的办法。”

    “可是修仙是要离开家是吗?”他没来得及问,他的母亲问出了口。

    “自然是!他若不去,在家也是可以修炼的,但进度自然不及在灵气汇集的风水宝地,更不及有良师指点。”

    “瑶华姑娘的意思,是想让我拜入玉华山去修仙吗?”

    “玉华山是人界四大修仙门派之一,门内有专于医疗之道的前辈先人,有许多资料记载,你若入了山门自然比外人可以学的更多,但你愿不愿意去,那就得看你自己了!”

    “瑶华姑娘,我愿意去!”他绝对不会放弃,哪怕希望渺茫,只要可以一试他一定要去试。

    “修儿!”

    他的利落似乎有些惊讶到李瑶华,但更惊到了他的父母。

    “你考虑清楚!”李瑶华并没有立刻同意,也未多说,转身要离开了。

    “瑶华姑娘——”他怕她一走了之,他并不知道去哪儿找玉华山。

    “三日后,在你家门口,你若愿去,就在你家门口挂一张黄幡,我自然会出现,若三日后不见,我会和师尊离开,我们还有事要办!”

    “我明白了!”他谨慎地记下了。

    说完,李瑶华就身影就化为一道金光突然消失了。

    李瑶华这一显身手让他的父母吃了一阵才反应过来,母亲先扑上来抱住他。

    “修儿,你真的要去修仙?你真忍心抛下爹娘不顾?”

    “娘,只要能治好小妹的病,修儿愿意做任何事,何况修仙对我也有好处!您方才也见了瑶华姑娘,她瞧着和修儿也差不多年纪,而那般手段岂能是凡人可有的?”

    他的父亲语重心长道,“澜儿的病重要,你就不重要吗?你是家中长子,是我们最大的希望!”

    他的娘已是泪眼婆娑,“是啊,修儿,你要支撑这个家,你怎么能去修仙,丢下一大家子人不顾?”

    他对着父母,咚地跪了下去,“爹、娘,修儿是家中长子,所以我理应为这个家做好支柱,家中有事,修儿更改一马当先,而如今我们家最的难处不是小妹的病吗?”

    他的父亲再说到,“为了一个女儿失去一个儿子,你觉得爹娘愿意吗?”

    “早知澜儿天生如此,当初我何必要生下她?”

    “娘!你怎么能这么说?小妹若听到,岂不伤心?小妹又岂愿意生得如此?”

    “她若能听懂倒好!”他的娘哭得倒向他的父亲怀里。“听得懂她又怎能怪我们如此待她?”

    “娘,小妹既然出生了,她就是我们家的一人,她多病多灾却坚持了这好几年,说明她是很努力地想活下去,既然如此,身为家人,我们如何能不帮她?”

    他的娘没有在说话,却哭得更凶了,他的父亲忙着安慰他的娘,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而且我去修仙不代表永远不回家,我以后还可以常回家看你们。”他最后努力劝说道。

    他的父亲看着他,仍没有说话。

    在期限之前,他一直在努力劝说家人,直到第三天,他将黄幡挂上墙头,他的母亲还扑上去扯下来两次,他安抚了母亲再拿回来挂了上去,到最后,母亲哭着回了房去。

    黄幡从早上就挂上了,一直到日近西山天,仍没见瑶李瑶华出现,他很担心自己是不是记错了,反复地回想。或者她是骗他的?

    他忐忑地在心中暗暗祈祷,直到西天的薄红也淡去,一道金光落下在他家房间,他才见到了她。

    “瑶华姑娘!”他几乎喜极而泣,几步奔上去,“你终于来了!”

    “你决定了要修仙了?”

    “是。”

    也许正是因为他从一开始修仙的动机就不单纯,故而到最后他也未曾成仙,只是他也并不在意。

    他后来终于从是他师尊的虚怀真人那里得到了半块补魂珏,治好了他的小妹,而那时候他的小妹已经是个老人了。人世沧桑不外乎如此!

    虚怀真人将补魂珏交予他时告诉他,之前它是在他的师姐瑶华身上的,她的身体死了,她并不需要了,所以才给了他。他不怪虚怀真人藏私,让他耗费了许多年白功去寻找修复灵魂的办法,因为若是他,他也会和虚怀真人一样,更何况就按先来后到,也是他小妹及不上。补魂珏这种上古神物不容易得来,他不以为那是虚怀真人本就有的,所以虚怀真人求来也必是费了一番功夫,故而他从心底都只有感激他。

    其实关于师姐瑶华和虚怀真人之间的情愫,或许他是第一个看明白的,在到玉华山之前,他便知道了师姐瑶华和虚怀真人之间的感情有些复杂,他碰巧看见过在回山路上,师姐瑶华用一根线绑在休息的虚怀真人手指上,他觉得那像是红线,那一瞬间他突然就觉得他们像是情人,而并不是师徒。他是诗书之家,按理应该很严苛于礼教,但他一直没有觉得他们有什么不对,修仙之后他更不在意这些了。

    他们是他的恩人,直到最后师姐瑶华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妖邪他都那样觉得。他活了四百余岁,救过很多人,但是他觉得他做得并不够,他欠了那两人恩情,无法偿还,他希望他积的所有福报都能转给那两人,他也希望来世还能遇见两人,而这或许也是他成不了仙的原因之一。

    

  http://www.biqudie.com/64/64025/222194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