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价小毒妃 > 第二十二章:狐假虎威

第二十二章:狐假虎威

    “石榴是我的丫鬟,你敢打她,当心今儿带来的那二位出不去我禾吟居!”顾湘宜说着,一把甩开了顾若宜的手。

    被她这般恐吓,顾若宜气的直发抖,回身又要与她撕打,可偏偏自己养尊处优惯了,不是顾湘宜的对手,三两下便被她踹倒在地。

    “你这贱婢!”顾若宜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上蹭的灰土,指着她骂道:“亏你也是叫我一声姐姐的,今儿竟敢同我动手,看我母亲不削了你的皮!”

    “尽管让她来,我随时奉陪。”顾湘宜耸肩含笑道。

    大门关上,顾若宜主仆三个被挡在了外头,刺耳的骂声钻进房间,整个后院都听得见。

    石榴十分担心,劝道:“姑娘今儿不该同三姑娘动手的,奴婢挨打没什么,可三姑娘回头告知了大夫人,大夫人又该给姑娘找绊子了。”

    “她想欺负我与我打她女儿没关系,难道曾经逆来顺受时,她就对我好了?”顾湘宜不以为然的转了转手腕:“你是我身边的,连你都护不住,还能做出什么大事?”

    石榴听着十分感动,敬佩姑娘勇敢的同时,又有些对未来的迷茫和担忧。

    回到桡祥苑的顾若宜简直像撒泼一般,抱着付芷容就是嚎啕大哭,涕泪蹭了一身,连付氏这么个当母亲的都有种深深的嫌弃。

    “你姑母身边的掌事妈妈特意将她送到禾吟居,是什么意思你还看不懂?若不是因为这层,我早就将她押来收拾她了!”付芷容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女儿:“现在有你姑母撑腰,她还怕什么?你别上她跟前儿凑了,没得又挨揍。”

    顾若宜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连抽泣都忘记了,吃惊的看向付氏:“母亲,女儿可挨了打啊!让那个小贱种打了,这可丢死人了!”

    “别哭了!”付芷容无奈的用帕子替她擦了擦脸:“我养你这么大都没舍得动你一下,她哪里来的本事打我女儿?去让周妈妈给你的膝盖上药,教训那个贱种有我来,你别掺合了。”

    听见这句顾若宜才算是心里好受些,慢慢从付氏身上爬起,哽咽道:“今儿易家二公子见着我却不理会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见着了那个贱种。”

    这纯属是她想多了,就算没有顾湘宜,易景枭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敬德公世子确实是个好夫婿的人选,但我瞧着他对你没意思,你是怎么想的?”付芷容试探着问女儿。

    顾若宜一撅嘴,撒娇道:“母亲年少时心悦父亲,外祖家愿意砸重金买下你嫁进顾家的机会,我怎么就不成了?肯定有办法的。”

    平淡的一天过去,顾湘宜尝到了甜头,第二天又带着石榴去街上转了转。

    散心是次要,顾湘宜要为宁家报仇而做准备,现在她手上人脉和财力都没有,对外头的事一无所知,这样的情况显然是不妙的。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注意着京城内的一举一动,不能让自己该出手时却抓不住时机。

    没有顾家门房的阻拦,主仆二人出来的十分顺当。先是去茶楼吃了些茶点,接着又去首饰坊转了转,给石榴买了一支素钗。

    街上喧闹声忽起,顾湘宜顺着声音望过去,见街中央一马车被拦下,枣红色的大马显得有些不安,周围围了一些人,吵闹声离得远也可听见。

    “石榴,咱们过去瞧瞧。”顾湘宜说着,便往前走了走,挤进了人群。

    原想劝着自家姑娘不要掺和这些贵人之间的事,可石榴还未开口,姑娘已经上前了,她只好跟了上去。

    男人浑厚高抗的声音从人群里传来:“跟了我保证你吃香喝辣,以你的身份做我正妻是不够的,但是妾室却可以,回头我与贺侍郎说一嘴,他肯定同意。”

    马车里的少女十分害怕,丫鬟站在车旁东瞧瞧西看看,急的眼圈都红了:“您行行好让我家姑娘过去吧,这人多嘴杂,姑娘的名声受不得议论啊!”

    贺兰惜在家中只是个不受待见的庶女,怕是那人和她父亲说桥,他父亲转身就会许了她为人妾室。

    不受重视也不招人疼,偏偏还有个那样钻营自私一心往官场上面爬的父亲,牺牲一个可有可无的女儿,换来一个好前程,那谁会不愿意呢?

    贺侍郎品级不算高,顾湘宜对他的印象不深。

    拦马车的男子猥琐一笑,高声道:“名声这东西不就是用来议论的吗?等你家姑娘进了我孟家的门,看哪个舌头长的敢议论!但若是你家姑娘不愿,那就随他们议论去,爷我可不管。”

    这般无赖,真是让人气愤。

    周围围着的百姓都惧怕那说话男人的背景,哪怕是替马车中的女子气愤也不敢多说,还有好些嗑着瓜子拿着烧酒的男人使坏心高喊两句:“贺家姑娘啊,你就从了吧,进了孟家做妾还能亏待了你不成?”

    “就是,凭你的身份别人家怕是也进不去,妾室不做还能当正头夫人不成?”

    议论声将马车内轻轻的抽泣声掩盖,顾湘宜蹙紧了眉,对此事气愤不已。

    这么多百姓在场,一人吐口唾沫怕是贺家二姑娘都活不下去了,那群人明知谁对谁错,可却都帮着坏人为恶,将人家清白姑娘往死路上逼。

    这还不是最让她站不住的,当绕一圈瞧见那男人的正脸时,顾湘宜捏紧了石榴的手。

    孟绍元,御林军统领孟凡林的独子,在这京城内欺男霸女的事没少干,在百姓口中名声差的如空中的尘埃,被他看上的姑娘家,哪怕是不从了他名声也毁的差不多了,无人敢娶。

    怪道适才听他说话耳熟,原来是熟人!

    宁远江看不惯他这副做派,别人顾及孟凡林的脸面,不敢对孟绍元的作为说什么,但宁远江不惯他那个毛病。一次在街上碰见他欺负良家姑娘,直接一巴掌下去,将孟绍元的嘴抽歪了,半个多月才勉强好起来。

    这件事让孟凡林对宁家结了仇怨,当皇上派他去围剿宁家时,他自然是出了不少力的。

    人群中的顾湘宜半分不显眼,她冷冷的盯着孟绍元,心中恨意滔天。

    脚步已经迈了出去,顾湘宜刚要为马车中的少女发声,对面却先走出一男子:“堂堂御林军统领之子,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逼迫良女为妾,孟统领就是这样教导儿子的吗!”

    顺着声音看过去,顾湘宜眼眸一缩。

    又是个熟人。

    人群中的季棠给人一种‘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的感觉,待人温文尔雅,不偏不倚,腹有诗书聪明好学,将玉的内涵和松的气质都结合在了一身。

    宁初的武是宁远江亲教的,而文则是在季家由季老先生教的,季棠与宁初年岁相仿。后来季老先生去世,季家一时间落魄下来,只有宁家愿意拉季棠一把,替他开了一所书院,在里面可教授一些学生学问。

    此刻的季棠倜傥如从前,可眉眼间的憔悴却也很明显,可见最近每一夜他都没休息好,整个人瘦的几乎脱了相,棉质的宽袍穿在身上好像空荡荡似的。

    孟绍元不悦的看过去,见是京城有名的才子季棠十分不忿,叫嚣道:“怎么着,季大学子还想教训我一番不成?”

    季棠不语,眼神却死死的盯着他。

    冷笑一声,孟绍元将刀子扔在了他脚边,指着自己天灵盖说:“我父亲手下的人前两天丧了命,凶手就是将刀子捅进了他的头盖骨,你要是有骨气你也来,没有就别在这儿废话!”

    他一个从小习武性子狂傲的武士,还能被一个文弱书生吓住不成?孟绍元的眼神十分挑衅,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

    在顾湘宜打算为季棠解围时,令众人万万没想到的一幕出现了。

    季棠弯身捡起那把匕首,冷眼看着孟绍元,竟然抬步走向了他。

    此时不仅是孟绍元,连顾湘宜都是微微一愣。在她心中季棠一直都是个书生形象,她曾经还笑话他肩上不能抗大事,写写诗读读书便是一生的作为了,但今日瞧见拿着刀子的他,顾湘宜感觉好像重新认识了他一番。

    两个男子个头相差不多,只是一个很壮,一个很瘦。走到孟绍元面前,季棠连眼都不眨,举起手中的刀子,刀尖冲着孟绍元头顶,猛地落手。

    在此之前孟绍元只是想给他一个难堪,就算他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谁又敢在大街之上杀御林军统领之子呢?除非是不想活了。

    可真到此刻他却不得不害怕,看季棠憔悴至此,万一人家一直磋磨自身,就是不想活了呢?

    在刀子碰到头顶的一瞬间,孟绍元连忙蹲在了地上,双手护着头大喊:“你疯了你!你竟然敢杀我!”

    “我杀你了吗?”季棠冷冷一笑,将刀子扔在了他旁边:“以为你有多硬气,不过是狐假虎威罢了,你父亲在皇上跟前得以重用,与你又有何干?品性丑恶,别坑害了别家姑娘!”

  http://www.biqudie.com/63/63657/221367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