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楚氏赘婿 > 89 我七你八猜灯谜!(三更)

89 我七你八猜灯谜!(三更)

    李虞和楚天秀、狄儿、祖儿一行人,离开三生许愿树,往前方一块热闹的猜灯谜处而去。

    ...

    不多久,项凌公主带着一些侍女,过了三生石桥,来到热闹的三生树下。

    她望着这棵大树,神色变幻许久。

    父皇不许,她和小昏侯终究是无缘。

    前年一别,今日还愿,也算了断了这份孽缘吧。

    “世上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纪念,拨乱我心弦的那个人,纪念那逝去的岁月!”

    项凌公主心中念念,写下这块竹简牌子,也未留姓氏。

    随后,她命人系在三生树的枝头。

    青春复过,白日相催。

    茫茫天色,来路已不见。

    而梦醒时分。

    忽疑君到,却是琉璃灯火,长夜未央。

    秋风吹过,落英成冢,惊觉相思不露。

    然天路遥,人世远,凝眸处沧海桑田。

    心空万古,念兹一人。

    项凌公主见那片竹简,挂上了三生树梢,收了心思,才问道:“驸马去哪里了?”

    侍女立刻回道:“驸马爷说,他一大早约了沈家公子和太子爷,去了逛元宵灯会,说回头在灯会找公主。公主,要不要奴去找他回来?”

    “白天暂且不管,他性子不拘,定要跟狐朋狗友去瞎混,凑热闹....到了傍晚,秦淮画舫有一场花魁大会,定要找到他。

    省的他留在画舫过夜,他要是胆敢不回公主府...翻遍整个秦淮河,也要把他揪出来!”

    “是——!”

    ...

    在秦淮河畔,有一家非常著名的灯谜酒家。

    每逢元宵,各路灯谜高手,都会云集于酒家门外,兴致勃勃解谜。

    这酒家门外,一排排竹子挂着灯笼,灯笼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各色灯谜。打开一个灯笼,猜其中的灯谜。

    这些灯谜,有难有易。

    从最容易的一品灯谜,到最难的九品灯谜。

    若是猜中了一品灯谜,便可拿去换一枚铜钱,或者一小杯水酒。

    输了,当然罚铜钱一枚。

    至于最难的九品灯谜,若能解开,呵呵....恭喜,得十两银子。

    输了,罚十两银子。

    李虞、楚天秀、狄儿、祖儿等几人来到这座灯谜酒家的外面。

    此时,成群的士子、文人、书生们,数以百之众,都聚集在酒家外面,兴致勃勃的翻看这些灯谜。

    还有一些大富人家的千金小姐们,一边猜灯谜,一边羞答答的偷偷望那些士子、书生。

    看看,哪些士子聪明睿智,又帅气,最适合良配。

    她们这些香闺中的女子,能和士子们凑到一起玩乐节目的机会并不多,这元宵节猜灯谜的游戏,无疑是少数可以一起玩耍的节目。

    “小侯爷,郡主!你们来了!”

    董贤良见到小昏侯和郡主,连忙拱手致礼。

    在场的众士子、书生们,都没有爵位在身,也不敢在小昏侯和郡主面前无礼,纷纷见礼。

    “诸位都来了!”

    楚天秀一看,昔日殿试的一小群士子们,董贤良、晁方正,贾玉、公孙鸿,还有谢灵云才子等数十余人,正结伴在此猜灯谜呢。

    “这酒家的元宵灯谜,颇为有趣,我等在此已经玩了小半个时辰。输赢都有,白吃了一些水酒,也不算亏。小侯爷一起玩玩?!”

    董贤良笑道。

    “嗯,我也看看!”

    楚天秀点了点头,和三女,也开始玩灯谜。

    楚天秀打开一个灯笼取了一块灯谜竹简,忽然眨了眨眼睛,朝李虞几人笑问道:“我找到了一个一品的灯谜,‘我七你八——猜一个成语’!你们知道这灯谜的答案吗?”

    李虞略一寻思,正欲开口说答案,却忽然醒悟过来,差点上了夫君的当,连忙闭上嘴巴。

    她也不提醒二女。

    祖儿还在苦想。

    狄儿仔细琢磨了一下,却是立刻想到了一个答案,立刻喜色道:“谜底是‘七上八下’!姑爷,我猜对了吧!”

    “对,狄儿反应敏捷,太聪明了!”

    楚天秀顿时大赞。

    狄儿正自高兴着呢,却忽然反应过来,瞬间俏脸一片臊红,低头埋怨:“姑爷好坏,老拿狄儿开玩笑!”

    姑爷连一个灯谜,都要占她们的便宜。

    怎么能这样呢!

    祖儿还是没想明白,疑惑不解,“这七上八下的成语...跟姑爷坏不坏有什么关系?”

    “那是狄儿太傻,上了你家姑爷的当!祖儿别学她,猜不出最好。”

    李虞轻笑道。

    她猜出来了,夫君手里的竹简肯定不是这道谜题,根本就是临时自己出了一个灯谜,故意来戏弄她们。

    ...

    这灯谜,最有趣的当然还不是解灯谜里的题。

    毕竟,这些都是老题目,很多早就被破解掉了,不过是放在这里供大家娱乐开心一下而已。

    难道普通人容易。

    想难道他们这些殿试的士子们,可就困难了。

    谢灵云朝旁边几位士子们,眨了眨眼睛。

    众人心领会神。

    今年岁举殿试士子们,不少都聚集在灯谜酒家里,正是比一比急智,分个高下的时候。

    殿试被小昏侯给抢了优甲头名,这诗赋又被小昏侯的一首新词,给先声夺人,愣是拿小昏侯没辙。

    那咱们就来比比灯谜呗!

    他们就不信了,小昏侯样样都强?

    “诸位士子高才,不如咱们现做现猜,出一道灯谜!如何?”

    谢灵云朝众士子们拱手笑道。

    “好!”

    “别的策问、诗赋,我们未必行。但是灯谜,我们还是很有经验的。”

    众士子们顿时大笑,纷纷捧场。

    这个比的不是才华,完全靠的是知识面,他们一大伙士子,总能压倒小昏侯,挽回一点面子来吧。

    “谁先来献丑?既然我提出的,干脆还是我来出第一道灯谜,请一位来猜谜底吧!一品的罚一文铜钱,九品罚十两!至于出几品的灯谜,小侯爷觉得意下如何?”

    谢灵云谦逊的,向楚天秀笑问道。

    楚天秀看了看众士子们,耸了耸肩,淡淡道:“无所谓了,灯谜游戏而已!直接上九品吧,你们随意出灯谜!反正...你们有银子来罚就好,我又不替你们心疼。”

    他就不明白了,这些殿试士子,老是比他还能折腾。回回被干趴下,回回不服输。

    不知道什么叫跪下唱征服吗?

    -----

    PS:85、86是昨天31号的。

    4月1日0点,先更87、88、89,这3章。

    早上起来继续再写,能写多少发多少。

    1日上架首日,保底写够5章VIP。

    

  http://www.biqudie.com/62/62150/222460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