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仗剑走江湖 > 崆峒学艺 第十二章 离奇血案

崆峒学艺 第十二章 离奇血案

    第十二章 离奇血案

    小云玺跟着众位师兄苦练“道祖十六式”,越练越觉得有新发现,不知不觉间,竟然日上三竿,午饭的时间到了。李通江令众师弟解散,下午四点钟开始练功。

    小云玺跟着师兄们一起去食堂吃饭,但这次却没有见到江大师傅,也没有瞅见那个嚣张跋扈的蒋飞豹,只要蒋飞豹这伙儿人没来,食堂里的气氛就立马变了个样,师兄们边吃边聊,有说有笑,聊到兴奋之处,还不忘出拳踢腿比划比划,欢声笑语,好不热闹。小云玺就喜欢这样的气氛,心情舒畅,吃饭也觉得香甜。

    他吃饱之后,又溜达到后厨,后厨里有两个年轻的厨子,这二人都是江大师傅的徒弟,炒菜也是一门手艺,这里头也很有技法,这二人都是慕名来投江大师傅学手艺的,将来学成出师,自己开个饭店,挣钱比种地要多的多。

    这两个厨子一看是小云玺,都不见外,昨天小云玺的表现很令他二人佩服。小云玺问了问江大师傅的伤势,两个厨子你一言我一语的,把江大师傅如何治伤,如何请假的情况都说了。小云玺点点头,他见灶台上还有一盆卤牛肉、两只烧鸡,便问道:“两位师兄,这些是给谁准备的?

    “咳,还不是那个该死的‘瘟神’嘛!”一个厨子回答道。

    “哦,他一个人能吃这么多吗?”小云玺又问道。

    “我们是被打怕了,就怕这孙子胡折腾,因此,多准备了些。”另一个厨子说道。

    “哦,那能不能把多余的让给我?两位师兄别多心,我有三个朋友在面壁思过,师傅罚他们三天不准吃饭,我怕他们撑不住,因此……”小云玺解释道。

    “哈哈!要说武功我俩就是个渣渣,要说是吃食,你就算找对人了,昨晚我师傅还嘱咐过我们,要对你多加照顾,没的说,我们给装肉!”说罢,两个厨子便半盆卤牛肉、一只烧鸡用油纸包了三层,又找了个包袱皮铺好,拣了十个热气腾腾的馒头摆好,把肉也摞上,打好包袱交给小云玺,说道:“小兄弟,你放心,这三天你尽管来拿吃的,我们哥俩提前给你准备好。”

    小云玺真是感激不尽,把包袱往背上一撘,这就要走。

    一个厨子赶忙拦住了他,用手指了指窗户。小云玺一笑,对啊,我给孔亮他们仨送吃的,这事儿可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于是,他翻窗而出,跳过院墙,专门拣着荒僻山路而行。

    雷声峰在群山之巅,这里云雾缭绕,秋风萧瑟,山峰、古庙时隐时现,小云玺置身其中,宛如到了天宫仙界一般。但高处不胜寒,虽然才刚入秋,这山顶上已经冷飕飕的,小云玺这身衣服哪能挡得住这股股寒气的侵袭。

    沿着山径一直往上盘去,又翻过了一架山岭,站在最高处往西瞭望,之间山顶上有一处孤零零的房舍,那便是崆峒派弟子受罚之处了。小云玺把吃食裹在怀里,脚下加紧,又过了半个时辰才来的房舍近前。

    这里没人把守,空荡荡的,房舍前后还有几株手腕子粗的松树,在山风中摇头晃脑。

    “瘦猴子,这也太冷了,真要是呆三天,非把咱们冻死不可。”小云玺一听便是“坏事包”孔亮的声音。

    小云玺赶紧透过门缝往里面瞧,只见常鹤翔、孔亮、花逢春三人并排跪在地上,面前是一个泥塑的道人雕像,左手拂尘,右手戒尺,神情威严,栩栩如生。

    “谁说不是那!这地儿要是舒服,也不叫思过殿了!”常鹤翔说道。

    “挨着吧,谁让咱惹得师傅生气那,下次可得长点记性!”花逢春说这话时故意瞅了一眼孔亮。

    小云玺哈哈一笑,推门而入,说道:“三位师兄受苦啦!”

    三人回头一看,见是小云玺,总算是看到亲人了,欢呼雀跃地跳到小云玺近前。小云玺赶紧从怀里吧包袱拿出来,里面的卤牛肉、烧鸡、馒头还热乎乎的,三人眼神儿都直了,顾不得说感谢的话,抄起肉来便吃。

    “坏事包”孔亮最没出息,他双手捧着烧鸡,一口奔着鸡屁股咬了下去,一顿咀嚼,肥油都溢出了嘴角,这个香啊,简直无法形容。整整一只鸡,三下五除二就被他啃了个干干净净。等常鹤翔、花逢春反映过来时,就剩下个骨头架了。把这二人气的,指着孔亮就是一通臭骂。

    孔亮毫不在乎,又伸手去抓卤牛肉,常鹤翔一巴掌打在孔亮的手背上,嚷道:“你慢着点,也不怕撑破了肚皮。”

    小云玺见三位师兄饿成这样,心里很不是滋味,便说道:“你们不用担心,我天天给你们送吃的,绝不能让你饿坏了。”

    “瘦猴儿”常鹤翔吃着卤牛肉,点头说道:“小师弟,你的心肠真好!”

    “银娃娃”花逢春也点头说道:“就是,小师弟是个好人。”

    “小师弟,你真有本事!平时咱们俗家弟子哪有这么多肉吃?你是怎么弄到的?”孔亮问道。

    “哦,这得多亏了江师傅,他很关照咱们。”小云玺回道。

    “得了吧,我都来了快一年了,也没见他给我吃过烧鸡,还有卤牛肉。”孔亮显然不同意。

    “哈哈,你是出了名的‘坏事包’,江师傅他能喜欢你么?”花逢春讥笑道。

    “别笑我,你号称‘银娃娃’,江师傅也没给你好吃的呀。”孔亮真是嘴巴不饶人。

    “你们又斗嘴!”常鹤翔斥道,转头问小云玺道:“江师傅的伤怎么样了?”

    “方才没见着他,我晚上去他房里看看,手掌被刀刺穿了,肯定不好受的。”小云玺说罢,又问孔亮道:“你想到惩治蒋飞豹的法子了吗?”

    “咳!这一上午我又冻又饿,哪有功夫想法子整人那。”孔亮抱怨道。

    “也是啊。”小云玺点点头,有说道:“我晚上给你们弄点棉衣来。”

    孔亮听罢赶忙摆手道:“千万别啊!小师弟,你有所不知,这思过殿有人巡逻的,万一发现了棉衣,我们仨不知道又要受到市民惩罚那。”

    常鹤翔和花逢春也频频点头。哥儿四个聊了一会儿,小云玺看看时候不早了,下午还要练拳,一想到李通江的严厉,小云玺也不敢怠慢,便与师兄们告别,下山去了。

    下午,师兄弟们早早的到了练武场,李通江对下午的功课做了安排之后,便让大家自由练习,这些师兄们纷纷去兵器架子上挑选自己最喜欢的兵器练习。有的师兄喜欢跟人对练,发招拆招,有模有样的。

    小云玺并不贪多,何况上午的道祖十六式还有很多不甚明了的地方,因此,他找个人少的角落,一招一式地练了起来。

    李通江坐在一旁喝茶,看着小云玺把被人都看不上的基本功练得如此认真,心中暗自赞赏,心道:大凡名震天下的侠剑客,成名绝技虽有不同,但总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基本功绝对过硬!疯尔(云玺)这孩子天资聪颖,又肯下苦功,将来必成大器。

    大家正在练功,突然有一个俗家弟子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李通江定睛一看,原来是师弟魏三,魏三跑到李通江近前,喘着粗气道:“不好啦!三师兄,那……那……蒋飞豹……死啦!”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谁都知道,这蒋飞豹乃是日月神教的人,这可是天大消息。

    咱们前文交代过,崆峒派投降日月神教后,教主端木赢方设立圣教崆峒分舵,派心腹人“双钺托天换日月”公冶王孙担任副舵主,监视着崆峒派,他还带了五个帮手,分别是“金刀震陕西”蒋飞豹、“逍遥剑客”罗鸿、“棍扫五岳” 吴霸、“铁壁金刚”铁五森、“无情双钩 ”张兴祖。疯道人带着小云玺回山,为了门规斗败了公冶王孙,公冶王孙负气而走,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他这五个帮手不敢擅离岗位,因此,还在崆峒派盯着众人。

    李通江听罢,茶也喝不下去了,他豁然坐起问道:“他是怎么死的?尸体在哪儿?”

    这人把气也喘匀了些,回答道:“那姓蒋的就死在山门殿的侧房里,整个脸的都是黑的,七窍流血,死像可吓人啦!”

    “哦?”李通江立马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带着魏三便往山门殿方向跑去。众弟子不知所措,有几个胆儿大的从后面跟了过去,小云玺也夹杂在其中。

    蒋飞豹的死有些绮翘,毕竟整个崆峒派,没有人敢向他下黑手,除非崆峒派真的要造反,明着要跟日月神教对抗,否则,就只会是逆来顺受,不管蒋飞豹等人再怎么飞扬跋扈,他们也是再三隐忍,绝不对抗的。

    小云玺这是第二次来到山门殿,这个院子虽说不大,但周遭房舍修了不少,其中山门殿的侧房也非常阔绰,蒋飞豹便是负责在此把守,防止其他门派的人与崆峒派串联闹事。

    殿外里三层外三层全是崆峒派的弟子,俗家、道家可谓齐全了。小云玺身材瘦小,从人缝中挤了进去,见屋内站着三个人,为首的是七师叔雷公野,左手是大师兄诸葛剑,右手是三师兄李通江。

    屋子中央是一个八仙桌,桌面上摆了十几样的精美酒菜,蒋飞豹就趴在酒桌上,侧着脸,正好朝着门口,双目瞪的溜圆,脸色发黑,七窍流血,他的左手搭在桌上,右手往下垂着,满手都是血,仔细瞧看,原来他的右手被利器穿了个洞,这死像可真够瘆人的。

  http://www.biqudie.com/61/61614/218855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