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仗剑走江湖 > 崆峒学艺 第七章:别有洞天

崆峒学艺 第七章:别有洞天

    第七章:别有洞天

    小云玺深潭遇险,他本来就不会水,右小腿儿又抽筋,真是绝望至极了。

    “瘦猴儿”常鹤翔、“坏事包”孔亮和“银娃娃”花逢春三人正打着水仗,你泼我,我泼你,打闹嬉戏好不热闹。孔亮偷眼扫了扫水面,不见疯尔的踪迹,心中有些忐忑,急忙止住嬉闹,问道:“疯尔去哪呢了?”

    常鹤翔这才意识到不对劲儿,赶紧四下里瞧看,不见踪影,再看谭水边上,有疯尔脱下的破衣服,这下可怪了。

    花逢春眼尖,瞅见不远处的水面儿上咕嘟咕嘟直往上冒泡儿,急的他用手指指点点,失声大叫道:“不好!小师弟沉底儿啦!”

    常鹤翔和孔亮一听可麻爪了,顺着花逢春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水面上泛上来一串水泡儿,但这串水泡见了空气便破灭了,之后就再也没有水泡泛上来。三人一看大势不妙!赶忙就往水泡的方向游去,然后一头扎进水底,三双手张开一通乱摸,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小师弟。深潭的下层的水冰凉刺骨,三个小兄弟都冻的受不了,一晃肩膀,双脚踩水,赶忙又钻出水面。此刻,三人大口喘气,精疲力竭,赶紧游到潭边喘粗气。

    “坏事包”孔亮手上还拿着个拳头大鹅卵石,圆饼子脸冻的惨白,口中絮叨着:“完了,完了,小师弟淹死了。”

    花逢春也急的小脸通红,指着孔亮的鼻子埋怨道:“孔师兄,你开这种玩笑干什么!这下可好了,小师弟被淹死啦!他可是师叔祖的人,大师兄方才还再三叮嘱咱们要好好照顾他来着,这倒好,还没有一个时辰,咱把人家淹死了,你说咱们该如何向师傅、师叔祖交代?”

    “银娃娃”花逢春这么一骂,“坏事包”孔亮就更加焦急不安了,急的嘴巴哆嗦了好几下,才带着哭腔儿喊道:“小师弟啊!你怎么不会水啊!山东人不是都会水的吗?”

    孔亮也是急的脑子发昏了,竟然埋怨小云玺不会游泳,真是没理也要找点理出来。

    “瘦猴儿”常鹤翔朝着孔亮的大脸蛋儿扇了一巴掌,斥道:“谁说山东人都会水!简直是胡说八道!你手上拿着个石头干啥?”

    孔亮也是被扇懵了,呆呆的回道:“我以为这是块玉石那,就顺手捡了起来,七师叔最爱玉了,卖给他,说不定还能发笔小财呐。”

    “去你娘的!”常鹤翔气的又给了他一记耳雷子,怒斥道:“都到这个节骨眼儿上了,你还想着这些下三滥的事儿,你的心可真够大的啊!”

    “坏事包”孔亮也急了,吼道:“师兄,你扇我顶个屁用!要是能把小师弟救出来,那你现在就扇死我吧!”

    花逢春一看,这哥俩儿要顶牛儿,赶忙劝和道:“你们别吵了,时间紧迫,咱得救人呐,说不定小师弟还有救呢?这样,常师兄,你脚程最快,赶紧去找四师兄江通海,他水性最大!我和孔师兄接着潜水救人。”

    花逢春说完,三人各自行动,瘦猴儿常鹤翔潦草穿上衣服径直向东跨院儿奔去,花逢春和孔亮深吸一口气,一头又扎进深潭水底划拉人,哪怕是找到小师弟的尸首也好,两个人也是豁出去了,在水底摸了一阵子,又浮上来换气,把气儿喘匀了再扎进去,如此反复不知道多少次了。

    此刻,林间小路上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当前一人神情焦虑,快步如飞,这正是莫谷峰门下“四大弟子”排行第四的江通海!他身后跟着七八个半大小子,都是基础科的学徒。

    “瘦猴儿”常鹤翔找到江通海时,他正倒在躺椅上,悠然地品着茶,享受着下午的美好时光,常鹤翔心急火燎地把情况说了一边,江通海一听是“疯尔”出事了,站起来,奔着常鹤翔噼里啪啦就连削了四个耳雷子,怒斥道:“混账东西!天大祸事你也敢惹!赶紧带我去救人。”

    江通海来到潭边一看,潭面上有两串水泡,隔着不远,心道:这疯尔还真能喝啊,都这么久了还没灌饱呢?也顾不得脱衣服了,双脚一点地,身子腾空跃起一丈多高,双手朝下做分水状,双腿并齐笔直朝上,身子跟一把匕首似的插进深潭,水面上只留下一个小水花儿,可见他水上的功夫十分了得。

    江通海身子刚钻进潭里,不肖一会儿,就听潭水里一阵轰隆隆之声,原来是江通海抓着两个人,施展出“鱼跃龙门”的招式,从潭底一下子猛然钻出水面,潭边上的水浪呼啸而至。

    江通海把两个人拎到潭边,用手把脸上的水一抹,再看这两人,心里这个气啊!左手是“坏事包”孔亮,右手是“银娃娃”花逢春,疯尔依然没有被救上来。孔亮和花逢春为了救小云玺,也是尽了全力,精疲力竭,而且也都被潭底的冷水激的小腿儿抽筋,要不是江通海救的及时,这个娃娃也得把小命儿搭进去。

    江通海让其他弟子给这二人控水,他二次扎进深潭,足足在水里待了一个多时辰,他围着这个圆形的潭底儿仔仔细细地摸索,结果摸索了良久,除了石头就是野鱼,始终没有找到小云玺。江通海浮上水面游回潭边,脸色被冻的煞白,嘴唇子都发紫了,他大口喘着粗气,良久没说出话来。

    此刻,孔亮和花逢春已经被救醒了,一看是四师兄在跟前那,赶忙跪倒在地,带着哭腔儿言道:“江师兄,你快救救疯尔吧,这小师弟浑身脏兮兮的,我们本来是带着他洗个澡来着,谁曾想他一点水性也不懂,一下水就沉了底儿,我们捞了半天也没捞上来啊。”

    江通海张开打手扼住孔亮和花逢春的脖子,怒斥道:“你们这两个混账东西,走!跟我去见师傅!”

    孔亮、花逢春吓得浑身颤抖,被江通海掐的好悬咽了气儿,其他师兄弟也赶紧上前劝阻求情,江通海这才松开双手,怒问道:“这疯尔可是师叔祖的人,今天才分到咱们基础科,就把人家给淹死了,到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们说说看,有这么坑人的吗?我还怎么有脸去见师傅啦?”

    众人也都垂下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知道哪个舌头长的,悄悄把这事儿告诉了掌门人莫谷峰,莫谷峰正在盘膝打坐,闻听此言,顿时脑袋瓜子嗡嗡作响,整个崆峒派就他和师叔祖两个人知道这“疯尔”的真实身份,这要是小玉玺有个三长两短的,他怎么对得起死去的云东来和云漫天啊!他赶忙赶到碧水深潭,一看现场这架势,十几个徒弟一个个蔫头耷脑的,就知道大事不好。

    江通海等人一看是师傅来了,赶紧跪在地上,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向师傅做了简要的汇报。莫谷峰瞧了瞧潭水,这潭水由山巅之水经年累月冲击而成,溪水一直流到山脚下,最终汇入胭脂河。

    莫谷峰指挥门人弟子,沿着溪流往山下搜寻,大家伙儿有了主心骨,这才又重新振作起来。

    小云玺坠入深潭怎会凭空消失了呢?其实,这里头还有故事,原来,这碧水深潭在底部有一个天然暗洞,不知道通向哪里,洞口也就一尺多宽,碧水寒潭的水被这口暗洞不断地往里吸。

    小云玺坠到潭底儿,双脚恰好踩进暗洞里,犹豫吸力过大,整个身子瞬间就被吸了进去。

    小云玺本就惊慌失措,再被暗洞这么猛然吸引,更是吓的手刨脚蹬,右手一通乱抓,正好抓住了洞口旁的一块大石头,哪知道暗洞的吸力太大,小云玺一张嘴又被灌进一口水,手一松,整个人都被吸了进去,大石头也随着滚进洞口,结果石头太大,刚好把暗洞的口给堵了个严严实实。

    小云玺顺着暗洞一直滑了很久,突然身子往上飞起,噗通一声又再次摔进水里。这里的水比碧水深潭还要冷,小云玺本来就有点迷糊,背着冰凉的水一激,顿时便清醒了很多,他赶忙坐起身来,眼前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他就觉得自己就好像骑在马背上,软乎乎的,还有的“温暖”,双腿在两旁耷拉着。冷水刚好到了夸下,整个上半身都在水面上。

    小云玺的忐忑不安,心道:这是什么地方?他极力睁大了眼睛,过了好一阵子才勉勉强强看出点轮廓,这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溶洞,四周是凹凸不平的石壁,头顶上高高悬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石笋,还有很多粗壮的石柱“顶天立地”,连着洞顶和洞底。

    小玉玺正在觉得惊奇之际,屁股下的“马”突然动了起来,一会儿向左飘,一会向右划,一会儿缓缓前行,一会儿猛然冲刺,把小云玺吓得魂不守舍,不过他立刻冷静下来,他以前学过骑马,他爹教过他如何驯服烈马,于是他把骑马的经验用在这上面,双腿夹住腰身,脚躬往里扣住,双手扒住这东西的侧身,他直到此刻才发现,它跟马不一样,身上有一层粘液,十分滑溜,手连续抓了好几次,都没有抓住,身子往后滑出去五尺多远,觉得自己还坐在它身上。

  http://www.biqudie.com/61/61614/218279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