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仗剑走江湖 > 魔起东方 第八章 应敌之策

魔起东方 第八章 应敌之策

    第八章 应敌之策

    前院大厅里灯火辉煌,魔教的威胁就在眼前,群雄虽说人不少,但云东来、云漫天死的死,重伤的重伤,担不起领导群雄的责任,于是众人一致推举德高望重的老寿星呼延百岁为临时的总盟主,以便做好临战调度工作。

    呼延百岁临危受命,居中刚刚坐好,突然卧云庄的一个弟子慌慌张张跑了进来,他并不知道群雄推举新盟主的事儿,径直跑到二师兄司空妙跟前,喘着粗气言道:“二师叔,大事不好啊!咱的粮仓不知道被哪个王八羔子给放了一把火,全烧光啦!咱以后可吃啥?”

    司空妙仔细瞧看,认出来了,此人正是卧云庄的二代弟子,大师兄“空手如来”云漫天的弟子“一溜烟儿”李春,这个月发负责看守粮仓。听完这个消息,司空妙的脑子嗡嗡作响,不光是他,在场的人听罢也都惊的站起身来,眼巴巴瞅着李春,纷纷问道:“此话当真?”

    李春的脸跟个苦瓜似的,言道:“兹事体大,我哪敢胡说啊!”

    粮食是至关重要的,尤其是古代,绝大多数古人忙忙碌碌这一辈子往往就是为了吃口饱饭。眼下,卧云庄被魔教围困住,大家伙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下得了山,这下没了粮食,众人都麻爪了,顿时没了主心骨。

    呼延百岁也是为之一震,心中暗骂魔教,他娘的,老子刚刚当上临时的总盟主,你们就给我出难题啊,但此刻他不能再沉默了,必须要有所作为才行,于是他单掌击案,喝道:“诸位!魔教与武林正道势同水火、剑拔弩张,今日把咱们围困在山庄一隅,又烧毁粮仓,这是要把我们逼到绝境上啊!但越在紧要的关口就越要冷静行事,千万不可自乱阵脚,当务之急,咱们该静下心来,想一想应敌之策才是!”他德高望重,又是临时的总盟主,他说的话,众人都愿意听从,各自归座,大厅里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人们都把目光投向了呼延百岁。

    秋野真人手捻须髯良久,方才听到粮仓被烧的消息,也是为之一惊,但这位道爷颇有涵养,并没有跟着大伙儿咋咋呼呼乱叫乱嚷,而是陷入了静思之中,见众人不再咋呼了,他对呼延百岁言道:“无量寿佛,呼延盟主,魔教行事十分阴险歹毒,这次烧了粮仓,保不准他们还会给咱们水里投毒,或者又烧房子之类的,眼下当务之急便是巡夜,全力做好防范。另外,咱们好好搜集一下可食用的东西,千万要看管好,统一调配,做好长期的打算。”

    呼延百岁深为赞同,急令道:“诸位同道,秋野道兄所言极是,咱们先安排第一件事儿,现在是戊时,到卯时天亮还有五个时辰,咱们就分为五个巡夜小队,每个小队巡一个时辰,大家以为如何?”

    “请盟主只管分派就是。”

    “都听呼延盟主的。”

    各派门人弟子纷纷撸胳膊挽袖子,准备大干一场似的。

    呼延百岁点点头,心中略微宽慰,他转头问司空妙道:“司空贤侄,咱们卧云庄能战的门人弟子总共有多少人?”

    司空妙欠身离座,恭恭敬敬地回道:“家师门下有我六大弟子,我等又分别收了弟子,算来有一百二十二人。另外,卧云庄人人都好练武,家仆长工也都会些粗浅的功夫,除去生病的、告假探亲的,也有四十六人,如此算来总计有一百六十八人可用。”

    司空妙听罢,满意地点了点头,言道:“嗯。很好!司空贤侄,要充分用好这些人,这样吧,你先挑选出四十八名武功较好的弟子,重点保护好云漫天和你们的家眷,另外也要安排人看好水源、粮食,剩下一百二十人分作六队,每队二十人,负责巡夜。”

    司空妙领命,立刻让仆人通知全体弟子门人在院中集合,安排相关事宜。

    呼延百岁又看了看在座的众人,言道:“诸位,魔教可是咱们武林正道共同之大敌,如今卧云庄大难在即,各位也不能袖手旁观啊,今天晚上就得要辛苦各位一下了,还望各位海涵。”

    “没得说!请盟主下令吧。”

    “请盟主只管吩咐就是。”

    各门各派的人心里都很清楚,在场的各个门派在三十年前,几乎都参与过对魔教的讨伐,因此,魔教对武林正道恨之入骨,如果让魔教杀上山来,没有一人会有好下场,因此,一个个都义愤填膺,同仇敌忾。

    呼延百岁很受感动,站起身来,朝着众人抱拳施礼道:“多谢各位了!方才老朽将卧云庄的人分为五队巡夜,但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诸位都是各派的掌门或者佼佼者,武功极好,因此,老朽要从你们之中选出十二位高手,分别担任夜巡队伍的头头。这第一队从戊时巡到亥时,由太湖帮帮主赵启天、傅青方统辖,泰山派掌门王太德、吕少秋你二人统辖第二队。”

    呼延百岁看了看王太德,言道:“王掌门、少秋贤侄,亥时至关重要,这个时间段人们最为困乏,通常都已熟睡,因此,夜行人最喜欢在这个时间段下手,你们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绝不可出一点纰漏啊。”

    两人自知责任重大,也都向盟主打了保票。其他四路,呼延百岁也都做了细致安排,在此不再细说。而呼延百岁、少林慧通大师、武当冲虚真人、峨嵋秋野真人和卧云庄二弟子司空妙等五人坐镇中央,从中调度指挥,做到有备无患,众人各自领命后,纷纷散去,各做准备。冲虚真人始终在后院卧室,全力救治云漫天。

    呼延百岁等四人坐在大厅,每个人脸上都愁云密布,别看在众人面前,呼延百岁精神百倍,那是要给大家坚定信心,谈到对付魔教,这些人还远远不是对手,别的不说,就说魔教圣姑端木云舒就很棘手,此人武功十分了得,司空妙已经跟她交过手了,武功相差甚远,像呼延百岁、慧通、秋野这些人也不敢说就一定能打败她。魔教的教主端木赢方、少教主端木凌岳在不在?如果在,那就更可怕了,在场的四位加在一块,也不是端木赢方的对手。可惜云东来云老家被杀,魔教教主一时间天下无敌啊。

    “咱们刺探一下魔教的虚实,万一他们是故布疑阵,只是把我们困在此地,反过头去对付各派门户,那可就惨了。”秋野真人言道。

    “所言极是!”呼延百岁非常赞同,便言道:“依道兄看,谁去合适呢?”

    秋野沉思良久,缓缓道:“若论轻功和行事之谨慎,非崆峒派‘踏雪无痕绝形叟’陶威陶正然莫属。”

    慧通大师也频频点头道:“不错,此人轻功之高,堪称一绝也。”

    呼延百岁也是眼前一亮,欣然同意,便让司空妙把陶威请了过来。就看陶威六十来岁的模样,身材瘦小,二目如电,但走起路来毫无声息,举手投足透着一股精干的劲头儿,身穿深褐色的侠衣,背后背着一把二尺来长的小片刀,身上斜挎着镖囊,这陶威刀法精妙,飞镖打的更是准,在江湖上颇有些名气。别看呼延、慧通、秋野等人武功了得,但在某些方面,未必能赢得了人家。

    呼延百岁向陶威拱手抱拳道:“陶大侠,这么晚请您来,是有要事托付,不知陶大侠可愿辛苦一趟?”

    “哦?”陶威先是疑惑,接着便言道:“承蒙盟主您看得起,我陶威自当听命就是,请问盟主,是何要事?”

    呼延百岁言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呀,陶大侠,魔教把咱们下山的路给封锁了,他们来了多少人?都有哪些高手?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咱们对此是一无所知呀,因此,我想劳烦您跑一趟,去摸摸底儿,当然,您愿意去,我等感激你,您若不方便,我们也绝不埋怨您。”

    陶威听罢,笑了笑,把干巴巴小手一摆,言道:“盟主,您放心,此事就包在我身上啦!若论刺探之事,非我莫属呀。”

    呼延百岁一看,行!但就他一人去,怕有个闪失,因此,又对司空妙言道:“司空贤侄,我听说你六师弟皇甫嵩轻功了得,善打暗器,不如让他陪着陶大侠一同前往,彼此之间也好有个照应,你看如何?”

    司空妙也很赞同,于是把这事儿跟皇甫嵩做了交代。

    陶威和皇甫嵩彼此见了面,合计着何时动身,商定的动作语言之类的事,咱们暂且不管。

    呼延百岁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了,便来到了厅外透透气儿,这一出门,凉气扑面而来,精神为之一振,方才的乏意顿时削去了三成。

    呼延百岁信步向后院踱来,他心里一直想着云漫天,不知道他的毒解了没。

    卧室,孤灯,人影幢幢。

    呼延百岁远远地就瞧见了冲虚真人高大的身影,就看他不住地摇头,连连叹息。呼延百岁心里就像是压了快巨石,堵得慌。他咳嗽了一声,迈步进了屋。

    冲虚真人见是呼延百岁,摇了摇头,言道:“哎,这七星蜈蚣之毒实在太霸道,我也是无计可施了。”

    呼延百岁心中已经有数,但乍一听到他这样说,心中也是为之一颤,失声道:“可怜我的贤侄啊!以他这个年纪和武功造诣,本来该是锦绣前程的,想不到天妒英才……哎!这年头,好人不长命,坏人活万年啊。”他说完这两句话,似乎又有点后悔了,毕竟自己都快一百岁了,要说长命,他最长!这不是把自己也给骂了吗?

    冲虚真人低声言道:“云漫天还能活五个时辰,依贫道看,还是让他的家人过来与他见见面吧。”

    呼延百岁点了点头,安排仆人去侧院请少夫人云李氏和儿子云玺,冲虚真人趁这个功夫赶紧给云漫天施展金针刺穴术。云漫天昏迷了近两个时辰,这才在金针的刺激下苏醒过来。

    少夫人领着儿子云玺哭哭啼啼来到卧室,这一天她经历的太多,也太过突然,先是公公突然惨死,没多久又听说自己的丈夫又遭遇了不幸,母子二人被家仆和门生弟子们保护在侧院,此刻,看到床上躺着的丈夫,少夫人的心都要碎了,一个踉跄扑在床边,母子二人失声痛哭起来。

    呼延百岁和冲虚真人也很知趣儿,悄悄退了出去。

    云漫天颤巍巍伸出手,想摸一摸云玺,可此刻什么也看不见,云玺很聪明,自己把脸凑到父亲的手上,小脸肉乎乎的,云漫天感受到了孩子的体温,他苦笑了一声,压低了声音对李氏言道:“孩儿他娘,你尽管放声痛哭,声音越大越好,不要停歇,我有话要对玺儿讲。”

    李氏一听,就知道云漫天有极为重要的事情向玺儿交代,于是她的哭声更大了些。

    云漫天轻轻握住云玺的小手,言道:“玺儿,你一个人怕不怕?”

    玺儿瞪大了眼睛看着父亲,心中有些疑惑,但嘴上还是很坚强地回道:“不怕。”

    “好儿子!咱们云家的男人,天不怕地不怕,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面对天大的困难,也不会屈服,更不会流泪。”云漫天心情十分沉重,缓缓地道:“我真希望你没有仇恨,没有烦恼,可惜你却偏偏生在云家,你这辈子也逃不出江湖呀。”

    云玺才七岁的孩子,对云漫天的话似懂非懂,但他是个男孩,男孩就应该有男孩的样子,他的眼睛里虽然挂着眼泪,眸子中更透出一股坚毅,云玺终于问道:“爹,是谁害的你?”

    云漫天点了点头,言道:“很好,孩子,我告诉你,害爹的人就是日月魔教的教主,你敢不敢给爹爹报仇?”

    “敢!”云玺双眉倒立,小拳头攥的紧紧的。

    “好!玺儿,你太弱小了,若要给爹爹报仇,你一定要记得一个字。”云漫天低声言道。

    “哪个字?”云玺急问道。

    “忍。”云漫天严肃地言道,“你还小,要给咱们云家报仇,就一定想法设法长大成人,眼看咱们云家被魔教所灭,将来你一个人流落江湖,必将遭受很多磨难,爹爹只叫你记住这个‘忍’字,只要你能活着,万事皆可忍。”

    “要忍到什么时候?”云玺的目光非常坚毅。

    “学成一身绝艺之时。”云漫天缓缓言道。

    “到哪里才能学到绝艺?”云玺急切地问道,好像他现在就想报仇雪恨。

    “这要看缘分了。”云漫天言道,“但有志者事竟成,只要你决心求艺,肯下苦功,将来你必将学成绝艺。”

    “嗯,孩儿不怕吃苦。”云玺的话不多,但决心却很坚定。

    云漫天拉了拉云玺的手,示意他凑得再近些,云玺这孩子天生就很聪明,他赶忙爬到爹爹的床头,小耳朵直接凑在父亲的嘴边。李氏妇人也明白这到了关键时刻,于是哭声更剧烈了。

    只见云漫天用左手掀开内侧的床褥,在床板上又仔细摸索了一阵儿,突然咔吧一声清脆的响声,床板里竟然藏着机关,只见一个乌黑油亮的小木匣弹出床面,云漫天摸索着,打开了木匣,从木匣里摸出一个很薄的小册子来,用极低的声音对云玺说:“玺儿,这是咱们云家的武功秘籍——神剑诀,只要有神剑诀在,咱们云家就能东山再起,你可要好生保管,绝不能落入他人之手哇。”

    云玺张开双手接过这个小册子,他已经识得不少字,只见册子封页上,写着“神剑诀”三个字,翻开一看,每一张上都画了个小人,好像是在舞剑的模样,但每一页的小人又姿势各异,云玺一看便喜欢上了,感觉这本小册子很有趣儿。

    云漫天让玺儿将武功秘籍藏好后,又对爱妻李氏言道:“卧云庄本就是日月魔教的眼中钉、肉中刺,今日杀上山来,必然做了充足的准备,卧云庄看来要灰飞烟灭了,玺儿是咱儿云家唯一的血脉,你无论如何也要替我保住他。”

    李氏早已哭成了泪人,听丈夫这么说,无奈地言道:“魔教岂能容得下我母子二人?他们只要杀上山来,想必不会留下活口呀。”

    云漫天点了点头,言道:“咱们卧云庄有一条密道。”

    “密道?在哪里?我怎么不知道?”李氏也是吃了一惊,自己嫁入云家八年多,密道的事也还是头一遭听说。

    ……

    母子俩的痛哭更甚,呼延百岁和冲虚真人在院子当中听的不对劲儿,赶忙冲进去一看,云漫天已经绝气身亡。冲虚真人走进了号了号脉,又摸了摸鼻息,冲着呼延老剑客轻轻摇了摇头。

    呼延百岁慨然长叹,心中一酸,不禁落下了两行老泪。

  http://www.biqudie.com/61/61614/213812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