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到南枝 > 第十六章 解释

第十六章 解释

    “我只觉得这事不会那么简单,”疏影只能慢慢回去琢磨,“今日多谢王大夫给安月治伤,也多谢你告诉我这些。还请王大夫不要将我们今日所言及之事讲与他人听见,谢疏影感激不尽!”

    “哎!且慢!小姐要不要看看我们王家祖传的膏方,内服外用,药到病除,老少皆宜……”

    安月又狠狠瞪了他一眼,他害怕地缩了缩脖颈。

    陆竑槟取好药后未曾离开,等在院门外,似乎有话要对疏影说。她便让安月先行回去,和陆竑槟去了上次绕道去书房时走过的木栈道。

    栈道筑在旸山北面的悬崖边上,景色开阔。从栈道上铺得满满一层的树叶来看,几乎没有人会来此处,正是商议要事的好地方。

    陆竑槟开门见山地说:“我的确有事瞒着影姑娘:七月初七那天晚上,我陪着侯爷说话到了半夜,侯爷问今夜是谁守灵,随从说是你,而你过了三更也迟迟不从灵堂出来,还无人去换班,侯爷便叫我去看看,就正好看见了你和随云在灵堂里吵架!”

    “我们那不是吵架!”疏影略有些气愤,一拳头砸在身旁的栏杆上。

    那年久失修的栏杆动了一下,几片枯叶被震下了山崖。她吓得往后退了两步,差点要靠在陆竑槟的身上,害得陆竑槟以为她是主动与自己接近,有些受宠若惊。

    她才不要和随云吵。

    因为在与他人拌嘴这件事上,忠厚的谢疏影从未赢过。

    “好好好,不是吵架……之后我发现他的侍从魏丰在跟踪你,我以为魏丰受他之意要害你,于是也跟上去。岂料我的行踪被魏丰发现了,我们两人便打斗起来。魏丰是随云的亲卫,身上也是有些拳脚功夫的,他出手阴狠,我受了很重的伤。但是由于侯府治丧,王大夫时常不在侯府,当时无法就诊,我就只好自己将就养着。八月初七,我确实因为伤势恢复得太慢,想碰碰运气去找王大夫,便恰好遇见了你们。”

    疏影不曾想过还有这样的事,原是自己胡思乱想,看错了他,忙愧疚地问:“小爷如今可好些了?”

    陆竑槟说:“大夫替我看了,说已经快好了,姑娘不用担心……还有……上回姑娘和安月说的那番话,我本可以当做没有听见;不过既然今日又见面了,还是说清楚的好。”

    她点点头,让他继续说下去。

    “我陆竑槟虽在朝为官,却一向行得正、坐得直,我从未对安月有过任何想法,也不希望影姑娘对我有任何想法。锦衣卫只是我的官职身份,而且我们锦衣卫只听命于圣上,从来都是奉旨办事,无关个人恩怨。姑娘大可将往事放下,我们尚且还能重新认识,做个朋友!”

    疏影笑道:“谢疏影不缺仇人,也不缺朋友!难得槟小爷是个性情中人,帮了我这许多次忙,我就认你这个交情!”

    两人谈话间走到了一个不起眼的院落边上。疏影好奇地问:“这是何处?我仿佛从未听人提起过。”

    陆竑槟的神态稍显窘迫,“是随云母亲的住处。”

    “随云的母亲……难道不是侯爷的偏房吗?她怎会住在这样僻静的地方?”

    “此事侯府众人已经许久不提,姑娘不便多问。”陆竑槟稍有些窘迫,好像有些不愿让人知道的过往在里头。

    突然间,院子里传来一阵猛烈的咳嗽声。

    陆竑槟好像意识到什么,于是向疏影告辞,先行离开了。

    她急忙小跑着进去查看,发现屋里有个妇人跪在地上,使劲捂着脖子,脸涨得通红。

    这副场景,一看就是被什么呛到了!

    疏影来不及想别的,快速上前扶妇人坐下,看此人呼吸愈加困难,在她身后环抱住她的躯干,用扣紧的双手猛烈击打她的胸腔。

    反复十数次后,疏影渐渐体力不支,仍咬牙坚持着。好在妇人总算是吐出了呛到气管里的异物。

    那异物是一个硕大的坚果状物体。

    但是,仔细一看,这东西根本不是坚果,分明是一块涂了颜色的石头!

    堂堂怀庸侯府里,竟有人用这种方法害人!

    但若真的这样害人,恐怕一眼就能识穿,也太过明显了……

    疏影担心地问那妇人:“怎么会这样?您还好吧?”

    妇人大口喘着气,咳得厉害,“咳咳!姑娘……为什么要……”

    “刚才多有得罪!可是事发突然,我为了救您不得不这么做!”

    “你大可不必救我的,反正我就在这儿孤独终老,就算我死了,除了我儿子,也再没别人会来看我的……”

    “您是随云先生的母亲吧?”陆淇的眉眼像极了她。

    “孩子,我倒宁愿你不知道我,宁愿自己立刻死去……她们若忘了有我这个人,便不会去为难我的云儿。这也是我这个当娘的能为儿子做的唯一一件事了!”

    “可……可是……”

    “一将功成万骨枯,我杜若不过其中之一,又有什么好怜惜的!既然他们都对我儿的出身有所介怀,那给他出身的我,在这时候自然不该成为他的绊脚石……丫头,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危,云儿已答应了我,他会料理好的……”

    “荒唐!混账!凶兽不辨亲朋,自相残杀,可你们是人啊!骨肉亲情在你们眼中是这般肮脏不堪的事物吗?!”

    她恨不得手刃陆淇,帮杜娘子灭了这不孝儿。

    什么为国捐躯,什么匡扶社稷,他这与禽兽无异之人居然也说得出口!

    “何人在此闹事?”

    “云儿!”

    来得正好,她谢疏影今天刚刚处置了一帮恶人,现在就要开一回杀戒!

    她缓缓转身,看准了身边的君子兰花盆,猛地抱起来朝着陆淇砸去。

    奈何花盆本就笨重,疏影力气小砸不准,陆淇只一侧身就能躲过,那花盆“啪喇”碎在了地上,泥土四散飞溅。

    陆淇见她还要找别的凶器来杀自己,单手便将她拽出房间。

    “你个不忠不孝的禽兽!你愧对母亲和陆氏宗族!”

    他把握住一个恰当的力道,捏住疏影的脖颈,她便不得再喊叫。

    “你不知道这是个圈套,有人要诱你往火坑里跳吗?!”

    她痛苦地闭上眼睛,泪滴从眼角滑落。此刻她只觉得天旋地转,混沌无边。

  http://www.biqudie.com/61/61594/213742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