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许你一世安和 > 第二百零五章 无关自责

第二百零五章 无关自责

    “你真的不怕我生气呀,少夫人。“曹格淡淡问道,眼眸下全溢出宠溺。

    “你指的是哪方?“李静儿反问道。装疯卖傻从来就是她熟练的把戏。

    曹格兴致勃勃,不拆穿,反而配合她继续演绎下去。

    两人一起卿卿我我,落落大方出现人群当中,曹格脸上充满了喜悦,李静儿从原本不习惯到现在的颇为接受,毕竟常受鄙视的目光这心里压力,无法身同感受。这也是她一直不愿意妥协公开身份的原因。

    一直隐藏在曹格身后,少夫人身份还未公布时,李静儿喜欢那种宁静致远的生活。如今身份亮相后

    曹格携带李静儿离开了星辉公司后,落下了可怜的楚萧,一个人孤寂的愣呆站在于云的办公室,久久都未能反应过来,孤寂的背影要多悲伤就有多悲,瞬间有一种让人惋惜的感觉。可谁又能感同身受呢?

    而另外一面,星辉公司的停车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你,你轻薄我,于云,你这个混蛋。“曹燕一怒之下,给坐在驾驶位上不安分的于云“啪!啪!”甩了两下,这巴掌印深深落在于云的俊俏脸上。

    于云愕然了,愣住了。

    曹燕随之红了眼,急匆匆的伸手扶着车门的手柄,打开了车门,离开前落下一句略带警告的言语,“刚才之事给我忘了,不准向任何人提起,包括曹格跟李静儿。”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曹燕心里载满了委屈。

    于云头一次被人指责自己是混蛋,黯然失色的模样,让曹燕多了几分冷笑。

    于云自我检讨,曹燕却误会于云的色狼行为,还不想负责的表现……

    这下就尴尬了。曹燕委屈巴巴的下了车,一肚子气无法发泄。

    委屈什么呢?原来曹燕是被于云强势亲吻……

    重点是这个吻,于曹燕而言,是初吻呀。

    换谁都会生气呀,毕竟初吻这事儿是每个女孩都幻想得到最纯净的爱而发生的初吻,在碰见美好的爱情,在特定的关系才发生的事儿,如今就写完草率没了,换谁都难过。严格而言,只有曹燕难过,于云却莫名其妙……

    而另外一边,曹格带着李静儿坐上风骚的的私人小车来到曹婷家聚餐。

    这是曹家曹老太太定下的规矩。一个月至少回去曹府相聚一次,工作忙特殊情况特殊处理。

    如何处理?曾经李静儿问过曹格,可曹格一句不提,好像保持神秘感似的,后来从赵妈口中得知,原来一个月回去曹府一次,可以将累积的次数一次补回来,有效期是一年。

    后来李静儿才发现,原来曹老太太醉翁之意不在酒,年纪大了,只是想找一个借口让孩子陪伴。

    所以每当回去曹府,曹格便携带李静儿住下来一头半个月,虽然刚开始各种不习惯,过着没网的日子,可后来得知曹老太太的用意,李静儿却尽孝了,做足了一个孙媳妇的榜样。

    除了这个家规,曹老太太担心曹格因为性格冷漠跟自家的姐姐疏远,特意定下一个新家规,无论在忙,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月必须两姐弟相聚一次。

    前段时间因为曹格出差南城没有时间相聚,今天心情还不错,便携带李静儿过来兑现承诺。

    曹格每一次过来曹婷家吃饭,楚天行必在,还时不时给曹婷使眼色,这举动曹格自动略过,他厌倦甚至讨厌楚天行这懦夫,没有用得男人,还耍心计欲想得到项目,得到了还不懂的珍惜,走捷径去达到利益。

    “弟弟,上次你答应你姐夫那项目计划,你什么时候跟进?给楚氏一个机会,我保证,天行不会再范糊涂了。”曹婷眼眸下溢出哀求,厚着脸皮给自己的丈夫拉回来一次机会。

    曹格顿时拉黑了脸,他很不喜欢每一次回来吃饭,他们都带有目的似的,这是亲情吗?还是刻意讨好。想了想,曹格心里顿时怒了。

    曹婷见状,目光转向李静儿身上,满脸“求助”的信号。

    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呀。这道理李静儿深深体会。

    曹婷一向对李静儿关爱有加,爱屋及乌的道理曹婷领会的很彻底,因为曹格的关系,李静儿没少收过曹婷恩惠。

    接收到曹婷的求助李静儿便只能硬着头皮帮忙说几句,不然就对不起人家对自己的好了。

    难道不是吗?

    凝重的气氛不停往上升,李静儿耸了耸肩,说了几句比较贴心的话,瞬间解开了这沉重的氛围。

    “阿格,谁没有错失,给一个机会姐夫吧。”李静儿挑眉看向曹格,温润的说道。

    不单单言语温润,还特意给曹格夹菜,像足一个丫环似的,温柔的侍候着。

    曹格心里顿时乐融融,可没有表露出来。

    真嘴硬。李静儿心里暗暗将曹格骂了个遍,依旧面带笑容,恭敬的说道:“你看二姐对我们挺好的,你就当看在姐份上,帮帮姐夫吧。”

    曹婷看向李静儿,眼眸下溢出欣慰,附和说道:“姐真的不能失去一切的一切。”

    李静儿是一个感性的女人,容易受到外界的情感所影响自身的情绪。在她看来,曹婷是爱这个家的,爱这个男人,虽然楚天性不靠谱,可女人就是这样死心眼,爱上了这个男人便认定了他,然而会不顾一切去守护这个家……

    瞬间感慨人生的李静儿,眼眸下划过复杂的情绪,这一闪光的神色恰好被曹格扑捉到了。

    兴许因为李静儿的神色变化,才打动了冷漠的曹格。

    也许正因为李静儿的出现,才感受到家庭的重要性,才感受到一丝的亲情温暖,才让一向决定好的事不会作出任何改变或者退让的曹格顿时服软了。

    “你明天过去星辉公司找于云,他会处理。”曹格淡淡道,眼眸溢出一丝怒火。

    耐心从来只会在好心情时在李静儿面前表现。

    不耐烦基本是李静儿之外的人才会遭受到冷漠对待。

    “曹少,新闻报道帝国集团也是属于你这事,是真的吗?”楚天行唯唯诺诺,弱弱问道。

    “姐夫,”李静儿想打断楚天行的话题,曹婷洞悉这后果的严重性,这敏感的的言语万一惹怒了曹格,后果不堪设想,甚至可能毁了楚氏也难说。

    “天行,我们一家人安安心心吃个饭,你就少说几句吧。”曹婷比曹格率先开口,责骂楚天行的多嘴多事的行为。

    李静儿瞬间笑了,这笑并没有带任何恶意,眼眸下反而闪过一抹羡慕,多温馨的两夫妻。心里暗暗想着。

    “姐夫,你们好恩爱。好让人羡慕。”李静儿嘴角微露,随口而道的真心话,让一家人顿时都融合起来了。

    就这样两家人开开心心,乐融融的吃完一顿温馨的饭,享受着这平静又和谐的相处。

    晚饭后,李静儿依旧像平常一样,晚饭后,燕窝必定是甜品,吃完后便跟随曹婷一起去花园散步。

    “静儿,好久没有见你过来,以后记得常来。”曹婷带着李静儿来到自己的秘密花园,吩咐佣人简单收拾好地上残留下来的修剪花花草草的工具,伸手牵着李静儿那冰冷的小手来到私人定做的“荡秋千”坐下来。

    “哗,好漂亮。这是姐夫给你量身定做的吗?”李静儿觉得好新奇,迫不及待的松开曹婷的手,像个小孩似的,自个坐了上去。伸手扶紧荡秋千坐板上的两边绳子。

    曹婷并不介意李静儿没大没小的举动,相反心里更为欢喜。

    一家人,不是本来就该这样吗?没有任何的压迫感,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和睦相处,家和万事兴比一切荣华富贵更为值得珍惜,比一切所谓的名和利更为有价值。难道不是吗?

    “静儿,谢谢你。”曹婷嘴角微露微笑,温柔道。

    曹婷的性子跟曹格恰相反。

    曹格生性冷漠,曹婷却平易近人。

    两人甜美笑声蔓延整个花园。

    而屋内气氛却浓烈加深。

    “曹少,楚氏能与帝国集团有合作的机会吗?”楚天行憋了大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畏惧的问道。

    “姐夫,有些地方不该是你去的,就不要惦记。”曹格那俊俏的脸顿时冷了几分,随即站起了身向门外走了出去。

    那些不守本分的人,永远得不到欣赏。永远只配品尝冷陌的味道究竟有多冷。

    李静儿并不知道身在的人在不远处用温柔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她只沉迷在这“荡秋千”玩意。心境像个小孩似的,自娱自乐,既幼稚又可爱极了。

    曹婷一向善于洞察四周,曹格都没有发现自家姐姐的警惕如此高。可心里多少有一些疑惑,放在心里,往后再调查。谨慎是他一直的惯风。

    曹格从来不需要伪装自己的实力,曹婷发现他出现在秘密花园,自然也无需要微缩,只是至始至终都没有看一眼罢了。

    对曹格这亲弟弟对自己如此冷漠,曹婷也只能作罢,熟悉他的脾性,隔壁打破砂锅问到底,尴尬场面收场呢?

    曹婷知书达理,豪门家族的风范。这一点,李静儿一直心存佩服。只是放在心里,从不轻易表达罢了。因为一旦赞美的话道出,曹格就会笑话她,这样愚蠢的行为李静儿坚决不会做。

    曹婷见李静儿玩耍特开心,还特意吩咐佣人将上等好的水果切好拿过来,好生服侍着。简直是公主式待遇。

    曹格皱了皱眉,心里暗暗想着,原来这样的生活才是她想要的。

    “阿格,这样的生活真的是你想要的吗?肩负着两家公司的重任,背负着一个不为人知无关自责的秘密,不累吗?”曹婷担忧问道,口中提起的“无关自责”是几个意思呢?

  http://www.biqudie.com/58/58497/213851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