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旧日只狼 > 第二百四十章 洄游×闲话×秘密

第二百四十章 洄游×闲话×秘密

    一条火焰的场合从遥远的泥城出发,从自己的下面流过,然后油湖的方向而去。

    越来越多的人自发地从泥城前往油湖,仿佛在追溯着什么。

    霞洛洛这“太阳神”的离奇动作本来就吸人眼球,跟着海勒斯这族长兼司库重新来到这油湖的人不少,猜测“太阳神”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人们更是有很多。

    所以,就这样无数的火炬从泥城疫站各个地方冒出来,却在半路上汇成了共同的洪流,一直到达油湖。

    此刻齐煜的心情是不同的。

    刚开始来的时候,多少有着猎奇的心情,但是现在,齐煜的心情很复杂,但没有一点心情与闲适有关。

    齐煜有意放慢速度,任由大飞顺着底下火把的流向,向油湖的位置洄游。

    在这期间不时有人抬起头看向夜空,也正巧看向齐煜和大飞的方向,却恍若未见地再次移开眼神。

    漫天的呓语相信谁都能听得到,但是已经麻木到这个地步了吗?

    齐煜静静地任由两具身体带着自己的潜意识随着大飞洄游。

    只是他们再慢的速度,也快过底下人河的速度。

    一会儿工夫,齐煜和大飞再次回到了火把人河的终端——油湖。

    海勒斯和艾柔他们正融洽地围在一起。

    也许还有好多东西搞不懂,细节上也没那么容易融洽和考究,但大家仍然聚在了一起。

    共同的经历,再不了解,相信也能有共同的目的。

    齐煜深吸了一口气,顺服着大飞降落了。

    没有借助大飞的钓丝,轰!

    齐煜重重地落在地面上,十数米的距离,对于齐煜现在也不算个啥。

    更不要提涅槃现在勉强能够组织起不少柔软的细丝,轻易地消去十数米落差带来的势能。

    同时在落地的那一瞬间,不少银白的电蛇从齐煜的战靴脚底,一路延伸到齐煜头顶的冒牌涅槃战盔上,一闪即没,好像被吞噬了一样。

    事实确实如此,这是齐煜一路上给重新出现的涅槃开小灶的结果。

    从两者曾经共处的时光记忆,到共同战斗时的经历,海量的高维信息,被齐煜小心翼翼地化为景象,开放展现给涅槃,给它看看,曾经的那个“涅槃”是什么样的。

    无论怎样,齐煜都是拿它当做朋友,或者战友。

    从坑顶到油湖,这短短的一路涅槃都是默不作声地吸收,再次出现,就是这其余落地时的细丝护体。

    齐煜点了点头,并非是因为这涅槃重新幻化出来的细丝更多了更好用,而是因为多少有些默契的感觉又回来了。

    “神使!”

    “神使回来了!”

    “神使没有走!”

    附近新到的人们被半空中突然跳下来的齐煜,吓了一跳,看清了之后,却是无比开心并尊敬地呼唤出来。

    齐煜微笑着点点头,头上一甩,一簇细丝却是直接脱离了头上的战盔,留在了大飞的钓丝之上,细丝的顶端还带有一些黑菱,无时无刻朝向着齐煜,传递着两者的思感。

    “齐,你没事吧!”

    率先跑过来的是艾柔,对她,来说短短数十分钟,却恍若隔日。

    此刻她身后还有一个小小的身影被艾柔的手拽着,一起到了齐煜的面前。

    是小家伙。

    齐煜望着那双充满了期待、悲伤和不安全的目光,点了点头,手却是放在艾柔头上狠狠揉了揉。

    接受到父亲肯定和疼爱的眼神小家伙这才有些放松起来,却是反手一推将艾柔推到齐煜更近的身旁。

    随之齐煜的手轻轻地摸上了小姑娘的头,温暖坚实的感觉,让小姑娘脸一红,却是更加骄傲的挺起胸膛,举起双臂,把两父子挽了起来,心中无比的欢喜。

    “齐!上面......”

    随后到来的海勒斯搓了搓手,手上细碎的皮屑却是不断地脱落,纷纷扬扬。只有齐煜眼尖才看的见。

    经过一段时间霞洛洛的“霞光普照”,泥城疫站的人们脸上的那层“肉口罩”都已经脱落。

    年纪太大的时间太久的难免留下不少疤痕,年纪轻一点的却是脱的利索,落得时候有疤,过得几日就浅了不少。

    而像艾柔这样来这边时日无多的人,更是飞速恢复了容颜,重新回到齐煜与她初见的那个时候,此时带着那翠绿的荷花,美不胜收。

    而作为众人之首的海勒斯,却跟所有人不同。

    “太阳神”霞洛洛的到来,齐煜净水、养殖的生活改善,更不要说现在冲破深坑,回归正常世界的希望出现。

    让海勒斯心中卸下了更多的负担,因为,现在最差的时候,都比他父辈最好的时候都要好!

    于是轻松下来的海勒斯,在霞洛洛“阳光”的照耀下,倒是重新过了一把年轻的瘾。

    不光是脸上的肉皮口罩脱落后,跟同龄人比起来,不仅疤痕较少,活力好似也多了很多。

    他搓手时候掉下的皮屑下面是更加年轻的皮肤,脸上笑容更是年轻了很多岁,慈祥阳光。

    对于海勒斯询问的上面的情况,齐煜被容光焕发的海勒斯一照,倒是多出几份信心。

    “没问题,很快就会有结果!”

    齐煜轻轻地握了下握海勒斯的老胳膊,再次肯定。

    海勒斯和在身旁形影不离护卫的哈对视了一眼,眼睛里充满了惊喜。

    海勒斯甚至还重新看了下齐煜,齐煜好笑地点点头再次肯定,重新开了口,只是这次齐煜却是有一些新的要求。

    “你们的火油,怎么运出去的,该说了吧?”

    这齐煜开口说出的话,让海勒斯直接震惊了。

    其实很明显,这么多年炼制的火油,怎么可能城里的那些个罐子就能装的完?

    即使不断地照明消耗,涅槃给出的答案也是不可能。

    何况他们以前的消耗法可不是按照节省的目的去的,即使因为之前怕裂头鹮袭击,那些熊熊的火龙也是长亮的!

    现在大家集中在城中央居住,由霞洛洛集中照明保护,空气都好了不少。

    不过这都是题外话,重点在于,漫长几代人,屯的油去了哪里?

    “你确定真的要知道?齐?”

    海勒斯脸上的微笑慢慢消失了,换上了郑重的表情。

    而哈则是既郑重又激动地看着两人,一会儿瞟瞟齐煜,一会端详自家司库,手都不知道放哪里好了。

    有这么严重?

    齐煜悄悄吞了口唾沫,想了想还是说道:“海勒斯,司库大人,不方便的话,你可以不说。”

    “不,齐煜,我终究是要说的,只是,这个秘密只有这泥城疫站的族长、神火库的司库才能知道,你愿意接受这份责任吗?”

    海勒斯的话,让齐煜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只是齐煜这时候看向海勒斯。

    此刻,老人家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而并非如释重负。

    

  http://www.biqudie.com/55/55449/222317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