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旧日只狼 > 第一百零一章 命令×冲击×梦醒

第一百零一章 命令×冲击×梦醒

    “河图。”

    齐煜醒来了,黑色的瞳子变成金黄色。

    涅槃没有任何反应。

    齐煜攥紧了拳头,指甲深深陷入掌心的肉里,丝丝鲜血伸了出来,滴在了涅槃战盔之上。

    无数的血线延伸开去,缠绕了整只战盔。

    战盔里仍毫无反应。

    这是的齐煜脸上笼罩着无言形容的表情,也看不清面容。

    轻轻一指点出,点在涅槃墨黑的飞翅上,点上去的那瞬间,整个手掌瞬间变得透明,然后又变成原样。

    整只战盔却在此时,被无数白亮的电蛇笼罩了起来,墨黑的盔身,剧烈的颤抖起来。

    无数的黑灰从盔上震散,圈圈可视的波纹以涅槃为中心,荡漾开去。

    在这凝固的世界里,无数的谕塔碎片,黑色石米和黑沼之水,被振起到空中,在空中被波纹振成各种扭曲的形状,最终在空中变成无数黑菱,仿佛被无形的手牵引拉扯着,覆到齐煜自己身上。

    黑菱闪烁反射着不可名状的景象,凡是地上无根之物,仿佛被齐煜这身黑菱所吸引,拉扯过去。

    远远看去,地上空中仿佛凭空生出了无数的黑刺,由黑菱组成的刺,都指向了齐煜,而齐煜正是吸引这些黑刺的中心。

    齐煜握指成拳重重一捏,所有的黑刺全部被齐根折断。

    涅槃战盔上那些闪亮刺目的电蛇,蜿蜒着向那些黑刺伸了过去。

    只是总是差着一点距离,可望而不可即。

    齐煜冷哼一声,再次捏紧了拳头,所有的银白电蛇向齐煜的身体笼罩而会,只见涅槃一阵颤抖,河图的声音再次出现在涅槃里。

    “我,这是在哪里?”

    河图似乎有点摸不清状况,抵御那些破塔而出的触角,已经耗尽了涅槃最后的能量储存。

    河图之前也因此在涅槃中国陷入沉睡,现在能量突然暴涨,涅槃里那无垠的齐煜的记忆仿佛被什么搅动了一样,在涅槃无边无际的空间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巨大的思维波动,从无数时空中泄露的那些指数级的信息量,差点让河图直接魂飞魄散。

    河图惊恐地被吓醒了。

    然后它发现了更大的噩梦!

    “马克!......”

    河图的思感看清楚现实之后,直接如同被禁言了一样,不再发言。

    那是河图自己久远回忆里的噩梦,也是它苦苦追寻的归宿。

    它终于找到了自己为什么非要死皮赖脸缠上齐煜的原因。

    住在那无尽虚界的彼端,亚木扎之川的彼岸,太阳之舟的终极之地。

    终日凝视深渊,而被深渊所凝视的过去未来之人。

    也是它过去未来,无数个轮回也无法忘记也无法抛弃的主人。

    现在正占据着齐煜的身体。

    “河图,你要带他,找到太阳之舟,去亚木扎之川,去迎接我的到来。”

    齐煜命令式的思感,直接覆盖了涅槃里那看似无边无际的思感空间,无论河图龟缩在哪个位置,都无法逃避。

    河图根本不敢直面这无比强大的压迫感,无声地接受了齐煜的命令。

    齐煜不再说什么,淡淡地叹息了一声。

    然后抬起头望向那些空无一处的谕塔。

    顶盖破碎的谕塔,仿佛无人问津的坟茔,耸立在空无的黑沼里。

    但是此刻在齐煜的眼里,那些谕塔的破损处,耸立着无数巨大的旧黄的触角,而那些剩下的谕塔则是闪烁着无数同步的信号。

    齐煜眯着眼,看着眼前的景象。

    手臂平平伸出,无数的黑雾卷起,在齐煜掌心聚集,先是凝结成一缕缕黑菱,然后一缕缕黑菱凝结成跟屠凡差不多粗细长短的黑色长棍。

    齐煜往前迈动了一步,双腿前后岔开,稳稳地扎了一个马步。

    双手握住这黑色粗糙无比的黑色棍子,摆出了一个蓄势往前挥打的姿势。

    空气中凭空出现了闪烁的火花,尽管没有任何火焰和加温的东西,这整个空间仿佛被灼烧了一样,黑沼之水冒着咕噜咕噜的气泡,瞬间就开始蒸腾起无数的黑色蒸汽。

    然后那些黑色蒸汽之间剧烈摩擦,空中闪烁的火花一刹那就满布了整个空间。

    那些旧黄的触手也在这高温笼罩的空间里,焦黑的痕迹在那些触手上,留下无数黑如蛛网的痕迹,然后整块的厚皮,鼓胀出无数圆亮的气球,像极了被烫出的水泡,也像极了那些油炸面食上的空泡。

    只是这空泡,还未来得及膨胀到炸开,已经完全碳化成了赤黑的结构,被空气中高速碰撞的雾粒一碰,就一块块碎裂开来。

    这一块黑沼中的黑水已经完全被蒸发殆尽,露出下面的黑色石米。

    那些触手在痛苦的翻滚。

    黑泡碎裂后,露出的不是皮肉,而是翻腾不定的异空间,那些不可名状的物质在齐煜的面前不停地挣扎。

    齐煜终于动作了起来,双手拖曳的黑棍往前挥打了起来。

    那棍影,在原本凝固的空间里,仿佛变成了慢动作。

    无数的黑雾在黑色长棍的尾端继续凝结,那些雾粒的结构被不断地压缩,爆发出无限的能量,只是那能量始终被压缩成一团,而且在黑色长棍往前挥舞的过程中,不断膨胀,勉强成为鸡蛋大小的形状。

    棍影挥舞起来的初始,一团蝶形的白雾就绽放在拿鸡蛋大小的棍头。

    当棍子挥舞到齐煜头顶的时候,那些雾粒已经被棍子和勉强称之为锤头的棍子顶端,粉碎成涅槃细丝才能比拟的细小微粒。

    当棍子击打在齐煜面前的地面时,棍子已经延长到数里外黑色谕塔群的最中心。

    白光绽放,恍若创世。

    无人能看清那白光里发生了什么。

    只是依稀见到整个谕塔群,黑色海潮一样的石米被抛向高大数千米的空中。

    谕塔群下,是整个黄色昏暗的身躯,散发着足以令世界变色的呓语。

    那成千上万的谕塔传递着无数闪光的信号,带动挥舞着无数沉黄的触手在白光中挣扎。然后被白光所吞噬,不知所踪。

    而那只长达数里的棍锤断成两截。

    一节是棍锤的柄,深深插入深达千米的坑底,整个坑底倒映着无数的星辰,黑色如墨,光如镜面。

    一节在震耳欲聋的撞击声中,被那无匹的白光抛飞到被清理到数十里之外的迷雾之中不知所踪。

    齐煜整个人完整无缺地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弹。

    “马克?马克?”

    河图终于敢试着主动联系。

    白光闪现的时候,整个涅槃思感世界从狂风巨浪,变成了海啸。

    过去未来的巨量信息,将河图逼得走无可走。

    冒着被能量驱散的危险,河图带着它从诞生以来从未饱食过的能量,逃了出来,然后爆发出无数的细丝,卷起尽可能多的黑菱,蔓延到地下,在齐煜的脚下扎下了深不可测的根。

    白光仿佛延续了很久,但又仿佛是过去了一瞬间。

    召唤马克未果之后,河图便不再试图唤醒。

    因为,涅槃的思感空间再度回归了宁静,过去的归过去,未来的归未来。

    整整齐齐。

    然后河图感觉某种熟悉但不再有威胁的思感回到了涅槃之内。

    齐煜的眼睛睁开了,清醒的眼神里带着迷茫和痛苦。

    仿佛做了一场噩梦。

    ————

    再一次在手机上码完了正章再一次挽救了节操。

    一不留神,第二个百章的征程开始了。

    感谢一路走来支持只狼的书友,谢谢你们。

  http://www.biqudie.com/55/55449/200065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