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旧日只狼 > 第七十五章 打赌×回收×懦夫

第七十五章 打赌×回收×懦夫

    哐!哐!哐!哐!

    身着纯白色禁卫全铠,须发皆白的中年人,有力的脚步带着擦擦作响的沙粒,穿过军械库战训场中央,沿着黑色舷梯而上,踏上了不知何时停在这里的黑色茄形巨物。

    他的面前蒙上一层露水的巨物外壳无声地打开了,伴随着沉稳的不知名问候。

    “你好,于杜大人,敬我们战无不胜的女王陛下。”

    那中年人正是于杜。

    换上威严的禁卫全身铠,于杜完全没有平日王宫庶务处庶务长的优从容不迫。

    此时听到声音,就停下脚步,欠身点了下头,继续向里面迈进。

    刚抬腿迈脚,就听到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只是这次完全是吊儿郎当的风格。

    “哈!他左脚先进门!我赢了!”

    话音刚落,那声音风格瞬间又切换了回来。

    “于杜大人,小心!”

    跟这声音一起到达的是不明的黑色物体迎面而来!

    嗡!耀眼的光芒一瞬而过。

    那东西被拦腰切为两段,啪嗒跌在地上,空气中弥漫着油脂和肉类焦香的味道,竟然是一只胡滋玛。

    一根前段和柄萼之间带有束具的长棍,被于杜缓缓挂回腰间,他眼睛却转向另外一侧,那只胡滋玛就是从那里飞过来的。

    于杜还未完全转身过来,一只沙包大的拳头已迎面而至,还有振彻空间的怒喝:“你还敢来!于杜!”

    于杜并未答话,面陈如海,双手交叉迎向那拳头。

    咚!一声闷响,在拳头与手腕之间响起!

    于杜整个人都向后飞去,手铠上印着一个清晰的拳面印痕。

    只是那拳头并未善罢甘休,紧逼着于杜的身影,竟是要赶尽杀绝!

    “两位大人!请停下!空王子要紧!”

    声音响起,正是新官上任的马克司库。

    那拳头并未犹豫,只是变拳为爪,抓向于杜。

    咯!咯!嘶!嗒!

    那如影随形的手指,直接在于杜胸前的全身铠上抠出五个深深的指洞,然后将于杜拉了回来。

    只是于杜并未领情,身体硬生生往下一沉。

    咔!被那利爪扣住的胸铠直接断裂。

    咚!白色的战靴紧紧地踩入舷梯。

    嗡!乳白的光芒瞬然而逝。

    啪!

    那似要被切断的手掌却变掌为刀,穿过约束着光芒的束具,贴到于杜胸上,不轻不重一抹,转眼缩回。

    五道油渍指印刺目地留在了纯白的胸铠上,跟那扭曲的指洞一样明显。

    于杜浓浓的白眉下,细长的双目一眯,紧盯着眼前翻着白眼的鱼泡眼和肥蠢脸,身体又待下蹲。

    这时一个身影刷地出现在二人中间。

    马克一边拦住二人,一边拉着他们向里面走去,顺便向一旁紧张的戴着头环挎着屠凡的禁卫点了点头,就带着人走进了更深的房间。

    随着他们身影消失,舷梯被收回了外壳,然后慢慢隐入了夜空。

    一阵飞沙走时的狂风后,战训场上的巨物消失不见了,高空之中,阵阵隐约的天雷传来,向迪安部落的方向逐渐消失。

    此时,迪安部落的新谕塔正静谧无比。

    之前空中击散飞丝黑蟒的人影也跌落在亚薰身边,脸上覆盖着纯白流线型的面甲,完全看不清面罩下长着怎样的面孔。

    他全身覆盖着纯白色羽毛一样的鳞甲,羽毛的翅管不时闪过流动的红光。

    这位不速之客,身材瘦小,纯白腰腹侧面一片焦黑,只是那些焦黑下的白羽,正在逐渐恢复着白色,看起来无事。唯有面甲下颌处渗出红色的液体,暗示着受伤的事实。

    那些液体只渗出了一些就停止了,看样子这身纯白的铠甲用某些措施保护了主人,只是它的主人现在仍然一动不动。

    塔上的绿色光芒慢慢隐藏了起来,唯有塔上不时隐过绿色光芒。

    而在现场两人不知道的时候,无数的绿色根须,正在他们的身下疯狂的扩张着,不停地向更深更远的地方包围了过去。

    静谧的时光过去了不久,天色逐渐暗了下来,谕塔之界中反而隐隐在发光,绿色的光芒来自于亚薰和不速之客的身下,美丽极了,如同地上升起的霞光。

    空中迷雾里一个巨大的黑影显现,庞**白的光柱降落下来,紧紧笼罩在地上二人身上,然后一个白色的身影随着几个黑色的身影降了下来。

    “空王子在那边!”一个声音响起,正是马克。

    几个人直奔地上的白色铠甲而去。于杜脸上冰若寒霜,跑到白甲跟前,待他看到那头盔下干涸的血渍时,更是周身散布着紧绷的气氛,其余的人包括马克都静立在那里,等他动作。

    唯独一个浑圆的有些瘸腿的身影,却打破沉静,大跨步地走了过去,心翼翼地脱下那不速之客封闭的头盔,一张清秀柔弱的面孔露了出来,是个少年,满头的卷发更是平添脆弱的气息。

    此刻他面色苍白,双眼紧闭,菱形微翘的嘴角上,那一抹红色,显示了于杜那莫名寒气的由来。此刻充满杀机的声音更是传出他的口中。

    “老瘸子,不要用你的脏手乱动,你没那个资格。”

    嗡地一声,白芒在于杜的手中闪回。

    老瘸子正是军械库庶务长老奇伦,浑然不在意于杜的威胁,还是摸了下那地上少年的颈脉,发现没事,才默默地站起来,不再动。

    于杜也关闭了手中的武具,向马克点了点头:“空王子和那边皮艾尔的宝贝徒弟,一起带上去,马上治疗!”

    马克连声应下,跟几个战士将地上的人影抬起来,送到空中悬浮着的巨大的飞影上去。

    虽然自己贵为司库,但是跟这两个老家伙比,还是太嫩了,只有默默干活是正道。

    看到他们一步步走上舷梯,老奇伦转过身来,默默提起了自己的拐杖,将把手的一端指向于杜。

    那一端正是拐杖的把手,一边是黑色粗粝的锤头,另一边则是尖锐的锥头,锥头上满布着倒长的一圈圈的锋刃。

    “你这只会藏在女王背影后的懦夫!”

    油滋滋的胡子在老奇伦的嘴边抖动着,不堪忍受脱口而出的愤怒。硕大的锤头挥向面前的白铠于杜,于杜长身而立,却是白眉未动,手上一动,炽烈的白光一闪,狠狠地回击在那锤头之上,。

    只是那锤头,并未像站在飞影舱口吃瓜的众人想象的那样粉身碎骨,吊儿郎当的声音仍然在鼓噪:“猴子偷桃!老汉推车!干死他!”

    低沉的爆炸和刺眼的白光闪现在撞击的瞬间,整个谕塔之界里都被掀起了石雨,周围的白雾更是为之一荡。

    上空的那些吃瓜群众也是随着飞影一阵摇晃。底下一沾即分的两人也都似乎没受什么影响。

    只有地面上石米上仍然翻动着未散的余波,一圈圈从两人撞击的位置不断鼓荡着。

  http://www.biqudie.com/55/55449/195611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