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旧日只狼 > 第五十章 原罪×翻车×消化不良

第五十章 原罪×翻车×消化不良

    “埃德,你这样做,会不会不好?”衣衫褴褛的矮小女孩咬着黑乎乎的手指,一脸担心地看着正艰难地扒着马车后厢的哥哥,通透的大眼睛散发出惹人疼惜的柔弱。

    她面前比她高出一头的哥哥,悬在车尾挣扎了几下,最终掉了下来,在那里捂着手臂。马车的车厢很高,车尾板常年拉货磨损出很多参差不齐的木刺,刮伤了小男孩。

    “哥哥,你怎么了?”小女孩急忙跑过去,牵起哥哥的手臂,看到上面数条正在流血的红口子,圆圆的眼睛顿时挤满了泪水,想拿自己的衣服去包,却因为衣服太脏没办法,只能伸出粉色的小舌为哥哥抿舔这伤口。

    “阿帕,我没事。这点痛算什么?再痛能有米多的腿痛?”小男孩埃德的面容被杂乱恶臭的头发遮住,只露出冷冷的眼神,倔强地从妹妹阿帕怀中抽出手臂。看着自己瘦弱包骨的手臂和孱弱的小身板儿,埃德暗暗悲哀着自己的没用。

    看着高高的车尾,埃德叫过几个小伙伴让他们再托自己上去,一定要上去才可以。

    米多在昨天大家逃避捕奴猎者时,为了引开那些家伙最终自己却摔伤了腿,非常需要钱来治。那肿得透明的小腿和痛苦的呻吟,让作为首领的埃德知道不能再耽搁下去,但他束手无策,直到今天他在街道上转悠的时候,看见一辆只有一个行者驾驶的马车,马车的后车厢里放着几颗浑圆的珠子。

    埃德发誓,他那些浑圆无暇的珠子,非常像吞天港远来的怒涛行者们进贡给女王的珍珠,他在迎接那些怒涛行者们进城的仪式上见过,那些高高地放置在侍者手上的圆溜溜的小家伙,让埃德看过一眼后一辈子都忘不掉,更忘不掉的是美丽的女王带上那美丽珍珠时更加雍容典雅的尊荣。

    在看到这几颗珠子之后,埃德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疯长的野草。拿到那些珠子,换取米多的性命!

    这群孤儿一起聚在萨门河畔的下水道里过活,实力弱小的他们一边靠着下水道的恶臭和复杂逃避心狠手辣的捕奴猎者,一边在下水道搜集能卖的东西养活自己。凭着自己的圆滑和狡诈,埃德代表孤儿向无面商者出售搜集品,勉强养活大家。

    他知道那些珠子可能会带来麻烦,但一定会成为那些大人物最想要的珍藏,也注定会成为无面商者最喜爱的来路不明的货品。只是埃德管不了那么多了。

    这些珠子肯定会被那些无面商者敲诈掉绝大部分价值,但是只要换到能够治好米多的钱,就够了。凭着这辆能够载货的马车,大家就可以逃离这个残酷的地方,走得更远一点,以后这马车无论是拉货还是载人,都能够让大家安全地活下去。

    女王拯救保护了整个王国,至今孤身一人,埃德很感激她,但也不指望她保护每一个人。生来弱小,就是原罪,这是人性最黑暗的地方。

    所以为了大家一起活下去,埃德只能趁那名行者不注意,牵走了马车,至于那名御者为什么傻傻地把无价之宝丢在车厢里毫不在意,丢了珍宝会受到何种打击或惩罚,让他见鬼去吧。

    现在,那勾人的珠子就在眼前,而且是整整四颗,说不定卖掉两颗就够了,留下两颗应急。埃德在小伙伴的帮助下终于扒上马车,看着这些珠子,不禁露出最开心的笑容,然后向珠子伸出手去。

    只是,阳光为什么这么刺眼这么蓝?!埃德慌忙避开眼前突然出现的刺目蓝光,再次慌慌张张从车尾掉了下去,还把托着他的小伙伴压倒一地。等埃德爬起来,发现其他所有人包括妹妹阿帕都吃惊地看向自己,不是,是看向马车。

    埃德慢慢转过身去,夕阳温和的光线,穿过巨大的蓝色宝石,散射出刺眼的蓝光,荡漾在这静静地萨门河岸。而车尾的空地上,埃德的背后,凭空出现了一个人。

    “你,叫埃德?”那人全身铠甲,发须跟自己一样长又杂乱,只是身上比埃德干净了一点。那人背着一个包袱,手腕上戴着珍珠串成的手串,手里端着一只粗长的圆棍,只是那圆棍看样子是武器,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埃德惊疑地看着面前微笑着向他问话的男人,没有回答问题,反而搂着妹妹指挥着小伙伴不断地后退,看样子竟是要逃跑。

    “这些臭小子!偷车就算了,连束云也想拿,这样的东西不怕烧手吗?”齐煜看着准备四散而逃的小家伙们,心里叫骂道:“哎......别跑啊......嗯.......还蛮听话吗。”。

    齐煜看到那些臭烘烘脏兮兮的小屁孩们跑了几步突然又停下了,那个叫做埃德,跟自己想念的小家伙差不多大,正护着妹妹面色奇怪的看着自己。

    “咋啦?我这个主人说两句不行吗?放心,我不会......哎哟!”齐煜正努力调整出最和蔼的表情,表达自己的毫无恶意的时候,后脑勺一阵剧痛,眼前一黑倒下了。

    “干的好!米多!”埃德看着倒下的恶形恶状的男人,兴奋地夸奖着那人背后一名高大的男孩子。那男孩比齐煜只矮一点,持着一把巨大的木棒,木榜上还隐约粘着血。之所以说他是男孩,因为他只是生来身材高,体质跟埃德一样瘦弱,看起来笨呼呼的,脸上一脸稚气就是个孩子。只是他满头虚汗,现在看起来有些站不稳。

    埃德看到这样子,大叫了一声:“别动!”赶紧跑过去扶着那背袭了齐煜的男孩。埃德跑到那男孩身边,不由分说撸起那男孩破烂不堪的裤脚,一看那明显更加肿胀发烫的小腿,不禁发怒:“米多!你不要命了!”

    米多苦笑着看了下埃德,木棒当啷一声溜脱,身体仰倒了下去。埃德赶紧跟几个小伙伴将米多抬了起来准备回家,那个藏在黑暗潮湿恶臭下水道里的家。

    “老大,那珠子飞了!”一个跟在后面的孩子惊叫起来,指着空中越来越远的珠子。埃德咬咬牙回答道:“飞了......算了。你带上那家伙背上的包袱,你再找点什么东西把马车上那放光的东西盖上,我们赶紧走!”

    “好!老大!......你们几个跟着我,其他的跟老大一起把米多抬回去!”那孩子听了埃德的话,就解下齐煜身后的包袱背在自己身上,叫了几个孩子一起在河边的灌木丛里折了好多枝叶,将那绿光厚厚盖了一层丝毫不漏之后,就追着已远的埃德他们狂奔进了下水道。

    孩子们在下水道里消失后过了很久,河边都没有人来,只有半拉夕阳在地平线上慢慢沉了下去。马车不远处树上的鸟窝里,十多颗圆润的珠子慢慢浮现,可不正是埃德欲得不能的束云。

    束云珠正待浮起,“哇!哇!”一双巨大的黑翼带着不详的声音扑将下来,黑翼下的利爪将束云珠又摁在了窝里,接着,一双乌黑带着好奇的眼珠伏了下来,紧紧盯着爪下的滑溜玩意儿,然后举起爪子,一口一个,将束云珠吞了下去。

  http://www.biqudie.com/55/55449/194544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