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旧日只狼 > 第三十三章 冰眼×到达×无人应答

第三十三章 冰眼×到达×无人应答

    好痛,全身无力,眼睛快睁不开了。

    抱着齐煜留下的门徒壹型,马克静静的斜靠在巨盾上,朝向齐煜离开的方向。

    刚才齐煜并没有恋战,直接从尚未完全清醒过来的夜尅间快速穿过。这才是马克所期许的睿智的战士,无论何时都明白自己最终的猎物,毫不放松。

    当他看到齐煜又折返回来,向摇摇晃晃的白影挥舞着手臂大声吆喝,吸引着它们走向雾之旋涡更深处时,期许变成欣慰。齐还是那个齐,那个雪林之夜离开自己安全的背膀,颤抖着独自面对身后恐怖,让自己安全离开的家伙。

    自己没看错人,只可惜不能送他再远一些。

    马克的眼神有些迷离,却不肯轻易闭上。远处的黑水在靠近,这里迟早被淹没。所有的人到时都要死,齐煜走得越早,生存的机会就越大。马克对自己的谎言毫无愧疚,用自己生命来陪葬,马克心无所惧。

    费力的用仅存的左手将门徒壹型倒转过来,枪口放进自己的嘴巴,按上激发护圈。马克静静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跟齐煜一样,就算死,马克也不愿七鳃溺鳗之口这种腌臜的死法,让自己丧失来世再见兄弟侍奉女王的资格。

    可惜这次的王谕无法完成,要护卫的齐煜小队没能坚持到最后,不过如果齐煜能坚持到最后,也不枉自己埋骨于此。

    弥留的马克眼神逐渐模糊,丝毫没看见来时路上黑水里,一个个细小的脚印在不断地出现靠近这狼藉的战场。十几颗圆珠静静地悬浮,呈圆形围绕着脚印,并随之不断的前进。

    仿佛发现了什么,脚印在黑水上出现的速度快了起来,很快来到这刚激战过的地方。

    石米上微微陷下的脚印在绽放着绿色光芒的宝石前停了下来,那是泰芙努特之目静静地躺在那里。脚印上方半空中空空如也的地方,伸出一双带着银色盔甲的纤纤细手,捡起了绿色的宝石拿起项圈,收了回去,东西转眼不见。

    脚印没有停止移动。悬浮着的浑圆珠子流过刺矛,流过巨盾,最后停留在马克面前。

    有东西。弥留的马克努力睁开双眼,长期战士的意识,让他用尽仅存的力气倒转门徒,对准了面前。

    一阵大力袭来,手中的门徒被夺走,马可最后的印象,是一条黑暗的裂缝突然出现面前的空处,那缝里的黑暗深不可测,一双来自充满如远古冰川寒意的眼眸,在黑暗里静静看着自己,而自己身上打起了寒战,僵硬正在蔓延。

    ............

    忘了带泰芙努特之目!

    面对着眼前浓密旋转的白雾,齐煜有些懊恼。

    没有这玩意儿路都看不见。自己一路狂奔,甩掉了夜尅,现在迷路了怎么办。

    站在黑水里的齐煜慢慢地在移动,刚才起,水里的白影就一直在减少。哪怕是刚冲进来的时候,脚下水瓶上的刺啦声就没停过,齐煜甚至还用短刀斩了几只跳起来咬人的成年溺鳗。现在这会儿,黑水里反倒安静了下来,只有几条水纹围着自己打转。

    这不代表安全。

    齐煜看过动物世界,强大掠食动物的巢穴附近很难发现其他弱小动物的存在。

    现在的情况,难道自己已经实质上靠近了黑湖霸主的老窝。

    齐煜稍稍往上提了下头上的头环,露出耳朵,果然比之前更加低沉洪大的呓语在耳边响起。齐煜的脸不禁沉了下来,这样的环境,怎么打。

    按照马克的说法,王供的养育者纳戈唯和之前雪林之战中的无形怪物一个档次。雪林之战,自己靠着机智创造种种有利条件,还有机缘巧合,才战胜那个怪物,现在正好相反,天时地利都在敌人那边。该如何是好。

    一道神光从齐煜苦苦思索的大脑中闪过。有样东西被自己遗漏了。

    齐煜觉得自己终于苦苦找到了那一线生机。

    先去谕塔。

    取下现在的头环,齐煜郑重的换上了怀里泯者的头环。

    右耳并没有出现什么声音,熟悉的滴滴哒哒的谕塔信号,并没有如期而至。

    齐煜突然感到一阵巨力带着剧痛从左肩传来,身体已经在预感下不由自主地向右移动了一下,但莫名而来的袭击还是让齐煜重重摔倒了地上,齐煜整张右脸浸在了黑水里,眼睁睁看着两三条白影冲着自己头部而来。虎窝里,总是有胆大的漏网之鼠。

    无情冰冷的撕咬声细细密密地从眼罩传到耳边,齐煜感觉全身正在出着冷汗。七鳃溺鳗的幼体就在面对面地啃噬着自己,虽然隔着一层眼罩,虽然眼罩里只有白影,但那种贴近的撕咬声让齐煜感到切切的恐惧。

    咂咂声中,一条幼体太过用力,顺着眼罩的上缘在齐煜的脸上呲开一条血线,被齐煜一把拂掉。还没等齐煜站起,旁边站立的白影一道链刃再次挥了下来。齐煜狼狈地在恶臭的黑水里打了个滚儿,险险让过第二击!

    心里满是窝火的齐煜抓起一直没丢手的屠凡,重重地扭了下去,只是他忘记了马克之前打开的超级集火模式没有切换!

    “嗡嗡嗡嗡~昂昂昂昂~噶~”

    巨大的推力直接让齐煜飞出了十几步的距离,而偷袭的夜尅绝大部分的身体直接消失,仅剩下两个刃尖和脚部跌落在黑水里。

    不仅是这只夜尅,白色浓密的涡流雾墙,随着冲击波出现了一个宽达数十步的大洞。

    齐煜全身像散架了一样,当他艰难地抬起上身,眼前不深处洞里,露出谕塔熟悉的身影。

    一阵诡异却十分悦耳的哨声从雾洞中传出,仿佛之前被锁在里面一样,偷溜了出来。而谕塔整个下半部的岩缝里充满了黑水,那些黑水像有生命一样随着哨声,正不断地蠕动向上蔓延。

    这从未见过的景象,并未让齐煜惊讶,让他惊讶的是,一名带着高大混圆峨冠,肩和腰部批挂着黑底彩布的黑褐色皮肤的人正端着一本书一样的东西,吹着哨子坐在地上。

    他的后面高大的白影静静地伫立着,纹丝不动。

    他的面前,泰芙努特之目悬浮在半空的头环上,只是不再生机盎然。

    黑色的宝石吸取着庞大的白雾,却流出黑色的孽流,蜿蜒着吞噬腐蚀着四周。

    正是谕塔的边界,让屠凡强大的冲击波穿过只有十几步之厚的迷雾就失效了。

    原来,齐煜早就到达了逃生的目的地。

    ............

    透明,扭曲,寒冷。这是在哪里。

    马克醒了过来,身边是冰寒刺骨的禁锢,眼前是畸变难明的景象。

    随后马克感觉这禁锢在倒转,扭曲的光亮逐渐消失,外面一片黑暗。

    我在哪!马克心中呐喊,无人应答。

  http://www.biqudie.com/55/55449/194544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