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祚永延 > 第三十四章 白翳

第三十四章 白翳

    祖母?也就是父亲赵玄策的母亲?

    青炎十分兴奋的问道:“外公,没想到我祖母尚在人世,她现在是在并肩王府么,她老人家身体如何?”

    这时秦秋水转过身来语气不善的答道:“你祖母那可好得很,她当然住在并肩王府中享福了,除了身体出了名的硬朗,还是整个南赵惟一的一品诰命夫人,并且御赐盘龙金拐,上打昏君,下打佞臣,文武下马,百官避让,整个金陵谁不知道她梁老太君。”

    听着秦秋水不善的语气,青炎有些尴尬的问道:“舅舅,怎么听您的话,好像对祖母有些不满?”

    一听这话,秦秋水仿佛变成一只被激怒的狮子,他低吼道:“我何止对她不满,除了灵儿,我对整个并肩王府都不满!我妹妹,也就是你母亲嫁到赵家后,一共过上了几天安生日子?平日里不光在王府中替他赵玄策提心吊胆,而且还不时的随他出征,那素衣擂鼓什么的虽说是一段佳话,但世上哪个做哥哥的忍心让亲妹妹上战场!”

    说到此处,秦秋水显然要将这些年的怨气一股脑的发泄出来,“话说回来,都是你爹赵玄策的错,我承认他姓赵的是个顶天立地的真男人,但他绝不是一个好丈夫,要不是那年寒冬,他在桃花谷外为了娶我妹妹站了三天三夜让我和老头一时心软,惜君她如今哪能落得这般下场!你说,你爹他是不是个东西!”

    青炎看着怒发冲冠的秦秋水,赶紧说道:“舅舅说得对,我爹他真不是个东西。”随后在心中暗自又说了一句:“我爹他是个英雄,当然不是个东西。”

    但秦秋水哪能知道青炎心中的小九九,所以听到青炎附和自己后,明显怒气消去大半,语气缓和不少:“话,话虽如此,但他姓赵的毕竟是你亲爹,我这个做大舅哥的说他可以,你这个做儿子的却也不能这般说自己的父亲。”

    这话听得青炎心中莞尔不已,看来即使接触时间不长,但舅舅的为人自己已经摸清了大概,简直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的模范。

    可心虽如此想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谦虚道:“舅舅教训的极是,外甥以后绝对会听您的话,不会再说自己父亲一句坏话。”

    “嗯,这样才对....哎不对,我也不完全是这个意思,应该是这样...也不对,怎么说呢....”

    秦穆将两人的表现尽收眼底,心中喜悦更甚,看来自己这个外孙的智慧当真随了母亲,三言两语就把秦秋水的前后路都给堵死来了,倘若以后秦秋水再问青炎类似的话,青炎完全可以把今日的事翻出来堵住秦秋水的嘴。

    “禀报家主,白翳来了。”

    正当几人其乐融融享受难得的亲情时,门外不知何时来了一位老人,这老人身材佝偻一身黑衣,面容是皱纹横生比之秦穆不知道苍老多少岁,当其禀报过后微微抬起头来,微笑着看着青炎,眼神十分慈祥。

    而秦穆和秦秋水听到‘白翳’这个名字,眼神骤然一凛,仿佛这个叫‘白翳’的人让他们十分不喜。

    秦秋水头也不回的向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到:“老头,你就和青炎在这好好坐着,我去会会这个白翳,看看他是长了几个胆子敢闯我桃花谷。”

    看着秦秋水的背影,青烟疑惑的问道:“外公,白翳是什么人?难道是吴越剑池的敌人?”

    “好外孙,他本来不是我们的敌人,但他此次来的目的如果外公所料不差的话,那他今天就是我们的敌人。”秦穆冷笑道

    这话让青炎不明所以,“外公,您这话到底是何意啊?”

    秦穆笑着拍了拍青炎的手,“还不是因为你这个臭小子,并肩王府来要人了。”

    “要人?外公您是说王府知道了我的身份,也知道我此时正在这里?”青炎一脸不可思议。

    秦穆依然含笑答道:“没错,他们已经知道了,不然以白翳的身份不会亲自到此,话说回来还是你手中的这两块石头,因为灵儿她跟你一样,从小到大都是将它贴身携带,十日之前我发现你身上的石头后,便猜出了你的身份,为了以防万一所以让秋水亲自去管灵儿借了这块石头一用,没想到你果然继承了你娘心思缜密的性格,到最后让灵儿这块石头派上了用场,可外公也没想到他们反映竟如此之快。”

    “听外公的意思,这为白翳在并肩王府的身份非寻常可比了?”

    “不错,据外公所知,这白翳曾经好像是你父亲的旧部,十九年前婉拒的皇帝任命,然后去并肩王府做了十九年的护卫统领,并且你祖母十分的新人此人,平常都是护卫在灵儿身侧轻易不会离开的。”

    听到这,青炎已经明白了来龙去脉,随即有些焦急的说道:“外公,这王府派白统领前来不管目的为何,咱们万事好商量,不然亲家之间如果大打出手伤了和气,不光并肩王府脸上无光,江湖上也会耻笑我们吴越剑池啊。”

    这话一出口,秦穆沉吟片刻,拍了拍青炎的手臂,“好外孙说的不错,瞧我以为王府来要人,都气糊涂了,没错,这是我桃花谷,外公如果不想交人,他白翳还能反了天不成,走,咱爷俩也去瞧瞧。”

    ----------------------------(我是分割线)

    半柱香后,桃花谷西侧那条小路的出口外,秦秋水一人独自站在那里,望着远端地平线上飞扬的尘土,嘴角泛起冷笑。

    那尘土飞扬之处并不是刮起了狂风,而是一队骑兵正迅速的向桃花谷路口狂奔而来,速度奇快。

    不过片刻功夫,那队骑兵便已经来到了桃花谷外,与秦秋水相隔十丈停了下来。

    这队人马不过二十多人,但整体散发出的气势却犹如千军万马,而他们无论是勒马,翻身,下马,所有动作都是整齐异常,宛若一人,即使不懂治军之人见到,也会从心中由衷的钦佩这是一支纪律极其严明的队伍。

    队伍正前方的人是一个一身粗布麻衣的高大男子,男子面容棱角分明十分威武,并且龙行虎步器宇轩昂,当他走到秦秋水身前不远处站定后,拱了拱手沉声道:“白翳见过秦少主。”

    秦秋水嘴角依然冷笑:“白大统领,几年不见,想不到风采依旧啊,可你不在并肩王府好好的保护灵儿,怎么不辞辛苦来到我桃花谷了?难道是想参加剑三?倘若当真如此的话那实在是可惜,十日之前剑三已经结束了,如果想参加剑四,那就在并肩王府中再熬二十年吧。”

    白翳听到秦秋水略带奚落的话,面上如古井不波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他平静的道:“秦少主,白某此番前来并不是来参加剑三盛会,但却与剑三也有不小的关系,白某听闻十日前,贵谷出现了一位少年,不知这位少年现在身在何处?”

    “少年?不知白大统领口中的少年是指多大年纪,是七八岁呢?还是十二三呢?白大统领想必也知道,我桃花谷每次开剑炉那来的人可着实不少。不如这样,白大统领先回金陵,等我回去一一核查后,便将所有七八岁十二三岁或者八九十岁少年的名字写成一本册子,亲自给你送过去,你看如何。”秦秋水一边踢着脚下的石子,一边悠哉的说道。

    而白翳的性子却沉稳如钟,“不劳秦少主费心,白某已经得到消息,这个少年此时正在桃花谷中,而且来时太夫人已经下令,如果带不回这个少年,那白某就要提头回金陵了。”

    秦秋水哑然失笑道:“白大统领,且不说我秦秋水让不让你进得了桃花谷,你说你带不回人要提头回去,那我敢问一句,你的头提不提回去,跟我秦秋水有关系?”

    白翳深深看了秦秋水一眼后,依然平静的道:“如果白某没有猜错,秦少主是既不想交人,又不许白某进谷了?”

    秦秋水仰天长笑,指着白翳道:“看来咱们白大统领也还没傻到家,没错,你今天要是能进得了谷,我秦秋水就把唯一这条手臂送给你。”

    “白某没有一丝一毫想冒犯秦少主的意思,但兹事体大,即使白某眼前有万马千军,今日也必须进谷。”

    “呦呵,软的不行来硬的?也好,早就想领教领教你白大统领的那杆‘朱颜枪’了!”

    说到此处,白翳已经确定秦秋水的态度,随即沉声道:“枪!”

    随着白翳一声令下,身后抛来一个被蓝布裹住的长条之物,待白翳头也不回的接住后,两眼紧盯秦秋水。

    ‘噌’的一声轻鸣,秦秋水毫不示弱的拔出了身上的佩剑,剑锋直指白翳。

    双方一触即发!

    “舅舅!且慢动手!且慢动手!”

    这时,青炎已经气喘吁吁的从小路中跑了出来,身后还跟着闲庭漫步的秦穆。

    当见到两人听到自己喊声后并没有立刻动手,青炎微微松了一口气后,便加快速度来到了秦秋水的身边,“舅舅,万事好商量,千万别伤了两家和气。”

    秦秋水见到自己的外甥,心情立马由阴转晴,笑道:“青炎,不是让你陪着老头么,怎么大老远的跑出来了,你现在伤势还没有彻底痊愈,听舅舅的话,赶紧回去歇着,不出一盏茶,舅舅就能回去给你讲你娘的事了。”

    见秦秋水还要动手,青炎是紧紧拽住其右臂,劝到:“舅舅,咱们何必打打杀杀,先听听对方到底想干什么后,咱们再做决定不迟。”

    “你问他们干什么?他并肩王府这么多年没有找到你,这帮吃干饭的不说引颈自尽,现在还想来捡个现成的,外甥你说,天下可有这般道理!”秦秋水一脸气急败坏。

  http://www.biqudie.com/55/55332/196036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