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月老难当:刁萌小月老 > 第173章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第173章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我想他们不会轻易放过我的,从他们的话里,我能听出他们知道飞雨为什么会自杀。但他们想要找个人承担责任,来减轻自己的愧疚感,而我正好撞了上去。那个贤妃更是不可能放过我。如果她真的是下毒害我的凶手,下毒没有达到目的,那这次更不会放过我了。

    贾思文冷哼一声,眼神里射出一道杀气,“你放心,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动你一根汗毛。”

    “谢谢你,文文。”我由衷地感谢他,多亏还有他在我身边,否则我真的很难在这个皇宫平安的活下来。

    贾思文道:“我说过了,不要谢我。我这样做不是为了你。”

    我愣了,“那是为什么?”

    贾思文望着窗外,不说话了。

    我这次再见到他,觉得他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似乎不如以前开朗了。难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我不安地问,“你……没事吧?”

    贾思文笑了笑,“我能有什么事?”

    我觉得他笑的很勉强很苦涩,眼睛里似乎多了些忧郁,那落寞的神情为什么那么像洛洛。

    这些一想我吓了一跳。他说不是为了我,难道是他爱上了一个人,而我和那个人有关系,所以才对我这么好。

    你啊,还是别瞎猜了,若是再弄的再像飞雨这样,你就真的该死了。他既然不想说,你还是别问了。

    我想了想问道:“皇上要带我离开,那贤妃和花丞相没说什么就放我离开了吗?”

    贾思文道:“那个花丞相倒什么都没说,抱着那女孩离开了。但是那个贤妃一直不依不饶,非要你偿命。听说,皇上为了安抚花家,答应要册封贤妃为贵妃,才平息了她的怒火!”

    “哦?”

    皇上此举我有些不明白了。飞雨是自杀的,唉,要怪只能怪我和洛王,都是我们害了她。花家要闹也好,要说法也好,不相信是自杀要查凶手也好,怎么也怪不到皇上头上。皇上为什么要答应册封花飞雯为贵妃?

    如今花丞相权倾朝野,豫王又对皇位虎视眈眈。现在居然封花丞相的女儿为贵妃,这不是养虎为患吗?

    这花飞雯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如果皇上真的封了花飞雯为贵妃,以后会不会封她为后,这样的女人若是皇后,可真可怕。算了,关我什么事呢?

    现在我心情很差,什么都不愿意干,只想这样躺着,躺一辈子。但我知道,我现在还不能垮,飞轮他们都还关着呢,我还要去救他们。

    我问贾思文,“我睡了多久了?”

    “睡了一天。”

    “啊!睡了一天了?”我居然又耽误了一天,我心里一急,边掀开被子,边问贾思文,“那飞轮他们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在天牢里。”贾思文皱皱眉,按住我,“你干什么去?”

    我推开贾思文,“我要去见皇上!”

    “为什么要见他?”

    “我要去救飞轮他们!”

    贾思文拦住我,“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连自己都救不了,还要救别人?昨天若不是我及时赶到,你的小命可就没了。”

    我忙道:“我知道,我非常非常感谢你。我有我的办法救他们,你放心我一定能救出他们来的。”

    “什么办法?”

    我看了看站在门口监视我们的宫女太监,低声道:“我自有办法。”

    贾思文叹了口气道:“好吧,我陪你一起去。”

    我想了想道:“不用了,我自己去。你放心,我可以保护自己的。”

    对于这件事,我想皇上一定不希望有太多的人知道,而且贾思文有些脾气,万一那句话不对,顶撞了皇上,反而会坏事。

    贾思文低声道:“我怎么能放心。我看我们真的不能再在这里待了,我带你逃出去吧?”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逃?往哪里逃?这次我一定可以救出他们的。”

    “若是救不出呢?”

    “救不出?”我愣了,如果皇上食言,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我只好道:“救不出再说救不出的事!”

    贾思文低声道:“如果救不出,那你就答应一起逃出去!”

    我点头,“我答应。”

    我走到门口,立刻有侍卫将我拦住,看来我现在还是被皇上限制了自由。

    我只好道:“我要见皇上!”

    其中一名侍卫道:“你现在不能离开这里。你想见皇上,我可以去禀报。”

    “好,你去禀报吧。我等着!”

    很快那侍卫就回来了,道:“走吧,皇上同意见你。”

    我跟着那名侍卫走向大殿,远远地就听见皇上在里面怒道:“那么多人,都找不到?真是一群废物!”

    立刻有人道:“属下无能,请皇上恕罪。”

    皇上冷哼一声,“继续去找,直到找到为止,找不到你可以不用回来了。你先下去吧!”

    片刻后侍卫副总管张凡顺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

    皇上让他去找什么?难道是……传国玉玺?

    是啊,既然齐快不肯交出来,皇上当然要派人去找了。看来,皇上没有找到。

    我进了大殿,皇上端坐在龙椅上,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觉得那微笑里含着浓浓的讽刺。我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小月子,拜见皇上!”

    “起来吧!”皇上嘴角勾了勾,道:“你可真不简单,让你去问句话,你都能惹出这么大的事来。”

    皇上这句话戳到了我的痛处。是啊!都怪我,若不是我自作聪明地带飞雨去见洛王。飞雨,就不会……皇上也不用为了安抚花家封花飞雯为贵妃。我真的是给皇上惹了个大麻烦。

    我羞愧的无地自容,“对不起,皇上。我不是故意的。”

    皇上冷哼一声,道:“你见朕有什么事?”

    “我……”

    皇上没等我说出来,又问:“对了,昨天你要问的事,问清楚了吗?”

    我道:“问清楚了。洛王说不是他下的毒。”

    “他说不是你就相信他?”

    “是,我相信。”

    皇上脸色沉了下来,忽然站了起来,吟道:“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听到这句诗,我忽然就想到了我和车轮子。那时我们还都是小屁孩,不知道烦恼为何物,整天无忧无虑。那时的我们总是那么的开心那么快乐,就算有不开心的事,也很快就会忘记。那时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没有争权夺利,没有生死劫难。我突然间好想回到那个时候。

    皇上走到我面前,盯着我的眼睛,忽然问道:“那飞雨的事,你不觉得他骗了你?”

  http://www.biqudie.com/49/49240/175761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