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麻衣相师 > 第415章 长舌勾脖

第415章 长舌勾脖

    就在这个时候,我就听见张曼“卧槽”了一声:“那女的这么有钱?”

    接着,八角亭里一阵清脆的锤响,拍卖师神采飞扬的说道:“贾女士,两千五百万拍得水晶碧霞木,恭喜!”

    江辰也跟着意兴阑珊的鼓掌,显然他不过是举牌玩玩儿,对这个凳子也没到势在必得的程度。

    而Tommy身边的大龙眼则含笑致意。

    “不愧是大佬的女人,真是出手不凡啊!”

    “能有这么多闲钱买这么个玩意儿,她们家的股票看来可以买入。”

    大龙眼装作没听见,春风得意,但我马上就看出来了——自打落了锤,一股子黑气顺着她的奴仆宫直往印堂上爬,主她马上要面临一个无妄之灾。

    而且那个黑气挂赤,要见血。

    这个贾女士眉心很窄,虽然看似风光无限,但是命格不大,承受能力很弱,这种人走夜路都容易遇上鬼,拍到了这个挂着吊死鬼的凳子做主人,跟自杀差不多。

    我属于敢扶老人那种大胆子,从来不当沉默看客,自然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人倒霉,可我脑子不慢,也明白,现在说出这个东西不好,大龙眼不可能相信我,而且还会给拍卖行招来乱子,闹大了,别给拍密卷带来麻烦。

    回头跟Tommy说说,让他劝这个大龙眼一下吧。

    刚想好了,我就回过了头,想跟上那个破衣烂衫的怪人——那个八宝神坛本身就是个邪物,如果把八宝神坛带在身上,自然就会有邪气出现。

    那个人对这个宅子非常熟悉,我跟过去没走几步,他过了一个转角就不见了。

    我还想进转角,就看见转角后面有两个保镖,一下把我拦住了,客气却不失戒备的告诉我,说这地方不对外开放。

    我不死心,说刚才那个穿的破破烂烂的人怎么进来了?

    那俩保镖倒是面面相觑,说根本没人进来,问我是不是看错了。

    我的眼睛是吃饭的家伙,怎么可能看错,一个保镖早先可能看见我是跟着鉴宝老头儿进来的,对我有几分忌惮,这才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给我看了看监控。

    我一瞅脑皮顿时就麻了,怎么,还真没拍上那个怪人?

    那他……难道不是人?

    程星河说的没错,还真是有不好的东西混进来了。

    正这个时候,俩保镖忽然对着我就点头敬礼。

    我还没反应过来,一只手搭在了我肩膀上:“大师,我让你等着我,你怎么四处乱跑呢?可叫我一番好找,你快过来吧!”

    鉴宝老头儿来了,拉着我就往里走:“我跟上头沟通了,只要你找到了那个八宝神坛,今天你要买的那个卷图,不管落价多少,我们全额给你出。”

    我顿时精神起来了,这样的话,我就非把坛子给找到不可。

    老头儿就带我到了监控室,给我仔细指了指:“你看。”

    画面上,是一个玻璃罩子,里面正是图片上的八宝神坛。

    监控画面十分清晰,那个八宝神坛,还真是美的摄魂夺魄,似乎能把人魂给吸进去。

    但是监控画面一抖,那个玻璃罩顿时就空了。

    我一下就愣了——刚才那个速度,绝对不可能是人能偷得了的。

    简直像是隔空取物——我倒是想起了大肚公子那件事情上的大狸子。

    于是我就把监控调了回去,凝气上眼细看。

    可这个东西似乎等级不低,靠着我自己的玄阶行气,根本就看不出来。

    没办法了,我就平心静气,试探着把老海的天阶行气,引到了眼睛上。

    在额图集的时候已经能用上了,但是短时间用的次数太多,才差点把眼睛给闹崩了,现在休养回来,适量用它个一两秒钟,应该没什么问题。

    果然,天阶行气往眼睛上一冲,我瞬间就看清楚了,监控之中,还真走过了一个衣衫褴褛的人,那个人微微驼背,没看见正脸,这个时候,我眼睛开始剧痛,就把天阶行气撤了下去。

    已经够了——难怪那个穿的破破烂烂的人浑身是邪气,那个八宝神坛果然是他偷走的,邪气,就是八宝神坛的气息。

    我立刻就把那个人描述了一下,问老头儿宾客里有没有这么个人?

    老头儿一皱眉头立刻摇头,难以置信的说道,还真没听说哪个贵宾好那么打扮,按理说,这种场合,他穿成了那样,进都进不来。

    我一寻思,就顺着围墙往下看了看——果然,这个拍卖行邪气冲天,那个穿着破烂的人还没走。

    这个贼本事这么大,什么来头,又为什么偷八宝神坛,也被八宝神坛给迷住了?

    老头儿就给了我一个小通行证,说只要有了这个东西,上哪儿保镖都不会拦着。

    我去找那个人的踪迹,老头儿本来想跟着,但是因为这事儿对他造成的冲击太大,他冷不丁犯了心脏病,就留在了后面休息,说他这身家性命,可全交给我了。

    我顺着邪气转了一圈,也没什么收获,一合计,还是上拍卖现场看看去。

    结果过去一看,顿时就愣了——刚才那些贵宾还岁月静好的看着拍卖,这会儿你哭我叫,乱成一锅粥了。

    周围的工作人员也忙成了一团,靠近贵宾席的位置,围了好些穿西装的。

    这时那个服务员小姑娘来了,连忙给我指路,把我往安全的地方引,还训练有素的让我不要惊惶。

    她岁数不大,应该是来勤工俭学的,说起这个尤为惹人怜爱,我说我倒是不惊惶,这里出什么事儿了?

    那个小姑娘犹豫了一下,就指着那一团子穿西装的说道:“一位贵宾……患上了癔症。”

    癔症还是好听的说法,普通来说,不就是中邪了吗?

    我立马奔着那就过去了——我认出那个位置来了。

    小姑娘顿时就慌了,连声说为了我的安全着想还是不要过去了,而这个时候,那一圈穿西装的跟烟花一样直接被凌空抛出,像是被力道极大的东西给掀翻了。

    我一瞅,没错……里面的还真是大龙眼。

    而大龙眼跟刚才已经是判若两人,一开始盘的锃光瓦亮的头发,现如今全披散了下来,跪在了桌子前面,正在用力撞自己的脑袋——头破血流。

    周围也有医生,但是没有一个能摁住她的,反倒是被她摔的鼻青脸肿。

    我凝气上目,就看见一个长长的东西,缠在了她的脖子上——跟勾魂索一样。

    程星河他们倒是想帮忙,但是被一帮保镖拦住了——保镖的意思说这里有工作人员,不劳他们操心,其实是怕他们帮倒忙。

    程星河看见了我,连忙跟我打招呼,兴奋极了:“七星快来,行走的功德,便宜你了!”

    显然是有死人缠在了她身上了。

    而大龙眼一边撞脑袋,还一边呼号了起来:“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

    这会儿要是用七星龙泉,大龙眼也得倒霉,我一寻思,就想起来了一个东西。

    大汉送给的诛邪手。

    

  http://www.biqudie.com/48/48939/196715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