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道隆行之月落虹桥 > 第21章 何适不艰难 胸中万斛宽 下

第21章 何适不艰难 胸中万斛宽 下

    少年重重的将手中的砍刀横叉在美人面前的地面上,冷冷的问道:“你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㿟绮一手捧着魔珠,一只手动作轻缓的抚摸手中的魔珠。她稍稍侧身,斜睨了一眼面前的少年,不屑的说道:“是我要什么,你就给我什么?”

    她抬眼的瞬间,一股黑气直直的朝司辰握刀的手凌厉的劈去,少年稍稍抬手,虽然避过凶险一击,但是手臂上的臂箍却被射落,宽大的衣袖陡然落下。

    司辰目不转睛的看着红衫女子,这女子眉目如画,朱唇轻点,精致的五官看似云淡风轻,黑色的眼眸之中却藏不住嚣张的嗜血。

    “那就要看你本事!”

    少年淡雅如雾的眼睛里透射着一丝萧肃,嘴角微微勾起,握有砍刀的那只手的衣袖,在夜风之中随意招摇,中指无声的摩挲着刀柄。另一只手的衣袖利落的箍在手臂上,少年无所畏惧的站在那美艳女子面前,脸上的神色比先前更加冷静沉着。

    夜凉如水,星空深邃,海面的磷光孤独而又华丽,泛散而来的海波,夹带着海的泣声,空气中飘散着海腥味,是令人沉闷的气息。这样的夜,这样的凉,丝丝浸透人心,让人惆怅而不满意。

    等待未知的危险恐惧,让气氛变得极其压抑。枫杨按捺着周身魂力,蓄势待发。

    下一刻淡淡的黑气迅速弥漫,锃锃锃锃一连串密集的刀锋出鞘声响起,营房顶上黑衣幽者,高举手中的刀,齐声大喝“哈”,气势如虹,刀锋在月光下闪着冰冷的光芒,凌厉强横。枫杨禁受不住对面突如其来的招式,被那蛮横霸道的气势生生震退数步。

    每一道刀光都是那般清冷决绝,令人不寒而栗。而那目光坚决的少年,此刻虽然狼狈,他微微躬身,左腿后撤,双臂微张,冷哼一声,竟将对面灵动诡异的声势破解了。

    这样浩大的声势,里面并没有夹杂过多的武魂之力,只是攻心之举罢了,想来杀人诛心不过如此。

    司辰双手紧握细长的刀柄,腰腹骤然发力,后撤的左腿向前一踏,爆喝一声:“斩!”

    刀锋闪电般逼近㿟绮,她美艳的脸上波澜不惊,对眼前这个能受得住诛心之势的坚定少年倒有几分刮目相看。砍刀的锋芒落在㿟绮的影子上,就在万分紧张的关键时刻,她灿然一笑,只是微微撤步,司辰的刀锋连她的衣袖都不曾碰到。

    㿟绮轻抬玉手,细长的中指弹了弹司辰的砍刀,噗的一声轻微的闷响,刀身剧烈震动,振开了司辰紧握的双手,应声跌落尘埃,震起一地尘土。虽然,㿟绮手下留情,但是少年依然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雷霆万钧之势,单膝跪地,低头咬牙,不甘的想到:只差一点……

    周围的黑气聚集的越来越多,这种黑气与冢林之中的黑气如出一辙,对武魂的压制效果更胜于冢林之中的黑气。枫杨来不及多想,被诛心之势震退之后,便升起周身武魂,在司辰跪地之时,利落的掌风向那手握魔珠的女子袭去。

    就在枫杨的掌风飞到她的身边,距离她的眉心不足一尺时,㿟绮突然闭上了眼睛,捧着魔珠的手轻轻握紧,双手中指如蜻蜓点水一般碰触魔珠,一触即离。那魔珠微微泛光,只消片刻,便又恢复黯淡无光的模样。

    然而,在㿟绮轻触魔珠之后,她的身后陡然升起磅礴浩瀚的黑色雾气,像巨大的黑幕,又如大海之滨的波涛万丈,枫杨悬在空中如凝固一般,动不得分毫。那黑色雾气瞬间化作巨掌,枫杨看着来势汹汹的黑色巨掌,怔怔发愣。

    巨掌之下除了单膝跪地的司辰、动弹不得的枫杨,还有倒地不起的羽阳。司辰挣扎起身,惊慌失措的怒吼:“收起武魂之力!”

    枫杨立即双手合十,利落的收起周身武魂。那黑色的巨掌在空中剧烈的颤动,四周的空气发出嗡嗡的尖厉啸声,那蕴含恐怖力量的黑色云雾骤然坍塌。

    云雾消散,枫杨跌落在地,㿟绮平静的看着司辰,呲笑一声,“好小子!倒是轻看了你!”

    司辰用力按住胸口,他体内天地灵气奔腾着,他的身体就像一个容器,里面包含着许多天地灵气,但是这是一个被封口的容器。无处倾泻的天地灵气,在他身体中游走,这种如坐针毡的感觉在他极力忍耐之下,却有势如破竹之势。

    司辰重重的吐了一口浊气,“阁下,谬赞!”

    㿟绮真的很欣赏面前这个倔强的少年,虽然他的修武境境界低下,但是一双慧眼真是举世无双,竟能看出暗幽魔气的古怪之处。世间多少蠢钝之人,面对暗幽魔气,以强悍的武魂之力殊死搏斗,却不知这暗幽魔气面对多么强悍的武魂之力就会变得多么强悍。

    暗幽魔气就是修武者的阴沉的镜像,毕竟世间最难打败的不正是自己吗?那倒地不起的老者不正是无法打败自己,才会有如此狼狈之像吗?㿟绮嗤笑着看着羽阳,一根手指随意的在魔珠上画圈。

    她习惯性的轻蔑一笑,“蜀丹司,果然名不虚传。不知可能接我一掌!”

    司辰的脸色非常苍白,看起来也十分吃力,他艰难直起身体,动作显得格外缓慢。进退趋转刹那之间,司辰盘膝而坐,双手轻落膝头,面色平静的面对迎面而来迅猛掌风。少年口中念念有词,手上青筋暴起,额间冷汗滴落,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小小的坑。

    《大道司音》虽然可以化解天地灵气,使他体内奔腾的天地灵气归于平静,却不能帮他挡下㿟绮凌厉狠绝的掌风。如今,司辰耗费武魂之力,克制体内万马奔腾的天地灵气,早就无力与㿟绮抗争。司辰心知大难临头,内心却一片澄明,毫无波澜。

    羽阳绝望的看着一切在他眼前发生,眼睁睁的看着㿟绮拍出的透明的手掌以诡异之势向司辰袭去。当他不再挣扎,卸下一身武魂之时,浩瀚的修为骤然回归身体,他不再感觉绵软无力。他终于明白那黑色雾气之中的奥秘所在。

    枫杨紧张的大喝,“司小五!”却在运用武魂之力时倒地不起,他咬牙怒吼,愤怒的看着㿟绮。

    羽阳快速的朝司辰奔去,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他都要护这个少年一生周全!

    说时迟那时快,羽阳的脚步实在没有赶上㿟绮的厉掌,她的掌已然落下,快要生生的打在少年的身上,羽阳怒目圆睁,神情复杂的看向危险之中的少年。

    却在㿟绮掌风将落之时,黑子从司辰的器魂之中一跃而出,它细小的空洞之中溢出绵长的黑丝,如藤蔓一样缠绕在透明的手掌之上,只是此时无数微小的血珠却从司辰手上的毛孔渗出,他突然凶狠的睁开眼睛,嗜血的看着被黑丝缠绕的手掌,爆喝一声“哈”,黑丝骤然收缩,将透明的手掌勒碎成一地碎片,透明手掌的碎片只在地上闪亮片刻,便泯然消逝。

    张扬着漂浮着的黑丝,耀武扬威的在空中抖动了一下,便立即钻进黑子细小的孔洞之中,黑子在虚空转了几圈,狡捷的窜入司辰的器魂之中。司辰在黑子的突然一击之下,开始俯身剧烈咳嗽,殷红的血点咳在他的衣袍之上。

    “世人皆道,暗幽魔女,手执魔珠,照离魂,纵白骨,不提刃,便寸土皆坟!司辰,今日领教了!”少年抬手揩去嘴角的血丝,怒视㿟绮。

    㿟绮清脆的娇笑一声,“不成想,一个修武境低下的毛头小子,竟然身怀异宝。你可曾听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不若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㿟绮若有所思的用手指点着手中的魔珠,平淡的说道:“说来听听,未尝不可。”

    司辰极度虚弱的撑地站起,“黑子予你,放我三人离去!”

    㿟绮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而后掩嘴轻叹,“我可是暗幽魔女,黑子予我,命也予我,可好!”

    司辰不屑的看着眼前的美人,嗤笑一声,“若你有本事,尽可拿去!”

    即便此刻,司辰纵然轻狂,也不敢过分言语刺激这个风华绝代的暗幽魔女。但是他自信的知道,黑子极度舒适的“住”在自己的器魂之中,定然“不舍得”离开他,㿟绮最终什么也不能从他这里拿走,不管是黑子,还是命!

    㿟绮挑眉看着面前狂妄的少年,凌厉出爪,但是司辰器魂之中的黑子与她却无半点联系。她柳眉微皱,加深武魂之力,却还是一无所获。

    身着红衣的㿟绮,豪气万丈的挥动自己的衣袖,木质营房外围立即出现一大批幽者,她微微眯眼,平静的问道:“蜀丹司,可愿邬钜殿一聚!”

    司辰并不理会对面嚣张的暗幽魔女,只是转身看着波澜微起湍海,㿟绮微微招手,一群幽者便围了上来,将三人迅速控制住。

  http://www.biqudie.com/45/45800/165133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