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道隆行之月落虹桥 > 第12章 临觞忽不御 少年将远行 下

第12章 临觞忽不御 少年将远行 下

    蜀国三皇子府

    世人皆说蜀国三皇子乃妖妃之子,自蜀国国君胞弟信阳侯长孙鸿离开砜州之后,蜀国三皇子的母亲韶妃便在自己的寝宫自绝。蜀国君长孙凯悲痛不已,自韶妃死后,蜀国君对长孙子都更是疼爱有加。

    这是一片恢宏气派的皇子府,正门殿宇均覆盖黄色琉璃瓦,门上有钉,九纵八横共七十二枚。府中绿意盎然,不见半点鲜花艳果。雕梁画栋,精妙绝伦;亭台楼阁,规整有致。

    在一片假山之后,一行人在此喧嚣不止。这片假山四周环水,周边还设有九座水缸,却有藏风聚气之意。水缸旁边有雕刻着龙首的柱子,龙首不断向水缸中喷着清冽的泉水,淅淅沥沥之间竟使人听不清假山之中的动静。

    只见假山之中,枫杨搂着微格的脖子,一脸不开心的说道:“师弟,你说师父是不是不疼我了,怎么能这样对我呢!”

    微格有些紧张的看着司辰手中端着的大碗酒,尴尬的说道:“怎么会。”

    司辰一把抓住微格的右手,笑眯眯的说道,“微格,你可有事瞒着我!”

    微格心虚道:“怎么会!”

    枫杨收紧胳膊,阴恻恻的问道:“师弟,昨日不曾看到天涯师兄,你是不是知道天涯师兄在何处。”

    微格用左手努力拔了拔枫杨的胳膊,惨笑道:“怎么会?”

    此刻微格只想一头撞死,今晨自己也不知撞了什么邪,竟然相信这二人一番“兄弟情深,情同手足,肝胆相照”的鬼话,稀里糊涂的跟着二人来到长孙子都的府邸。虽说自己向来千杯不醉,但是这种灌法,当真有些受不住。

    “你们几人在我的地盘闹什么呢?”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来的人正是蜀国三皇子长孙子都。

    枫杨见长孙子都来了,便放开微格,扔了一壶酒给长孙子都,笑骂道:“真是稀罕,今日见到了为国操劳的三皇子,实乃我幸,实乃我幸啊!”

    长孙子都接过酒壶,痛饮一口,说道:“若不是这几日和我二哥争丹圣手中的合气归一丹,我早就去辰龙酒楼找你们了。”

    司辰放下手中的大碗,端起酒樽独自饮了一杯,说道:“不知丹圣何时离去?”

    长孙子都高兴地一屁股坐在司辰身旁,说道:“丹圣真是个怪老头,把丹药交给我以后,也不参加盛宴,就自顾离去了。”

    司辰嫌弃的推开长孙子都,状若无意的饮酒。

    长孙子都见司辰如此,亦不生气,他与司辰打小相识,那时他的皇叔信阳侯常常带他去司府和辰龙酒楼玩耍。这辰龙酒楼本是皇家酒楼,自从皇叔输给司辰的母亲后,皇家酒楼就不再是皇家酒楼了,如今那酒楼都有人敢阻拦他了,害他错过丹圣,折腾了许多功夫才拿到合气归一丹。

    想到这里,长孙子都不由得生气起来,朝微格扔了一个酒樽,说道:“微格,你们辰龙酒楼越来越不像样子了,前些日子一个小厮竟敢阻拦本皇子,此事你管与不管?”

    微格郁闷至极,冷哼一声:“本就不是你家酒楼,太过蛮横,自然得不到尊敬。”

    长孙子都楞了一下,对着司辰说道:“司辰,你家酒楼里的人真是越发厉害了!”

    司辰笑了笑,“以后就当自己家一样,不必客气!”

    “微格,你家少爷发话了,回去可得好好教训一下你的手下。”长孙子都挑衅的看了一眼微格,微格觉得此人真是一如既往的无趣,不在理会长孙子都,与枫杨痛快畅饮。

    这边,长孙子都贼兮兮的笑了笑,说道:“今日从父王哪里得知,司府大少不日就要归来了。若是他回来了,司邢晏可就又多了一个靠山,你可要想好对策呀!”

    一语方休,司辰不由得顿住,枫杨微格也停止了嬉闹。刚刚喧闹不止,如今却静谧的可怕。

    突然,司辰嘲讽一笑,说道:“不过是个外来子,怕他作甚!喝酒!”

    枫杨却提不起兴致,他对这司府大少,印象十分深刻。虽说司府大少司其宇是司其圣的义子,但却一直占据着司府大少的位置,甚至入了司家宗谱。外界相传,司其宇实际是司其圣的私生子,但是枫杨知道,这都是传言。

    枫杨不由得想起五百年前,家主失踪的那夜,他在司府不小心窥见的秘密,正是因为这个秘密,司其宇才会和长孙嫣然联手暗害少爷。

    长孙子都看枫杨一直在愣神,喊道:“枫杨,每次喝多了就会犯傻!哈哈……”

    微格不清楚其中曲折,只知道司其宇与司辰很不对付。看着杯中难得一见的寒武佳酿,竟有些恍惚。

    枫杨懒得理会长孙子都,抱着酒坛继续沉思。

    司辰两指轻捏酒樽,微微晃动酒樽之中的美酒,却没有心思饮下手中美酒,对长孙子都说道:“我打算去参加南阁北山千年考核,与他应该撞不上。”

    长孙子都大惊:“什么?你去参加南阁北山的千年考核,你不想要命了,你可知道九州之中修武魂的英才都会参加,你一个修武魂的废材凑什么热闹!”

    司辰邪魅一笑,“我就去凑热闹!”

    长孙子都紧张的摇了摇司辰说道:“司辰,你醒醒!我还不想给你收尸啊!”

    司辰一把抱住长孙子都,哈哈大笑道,凑到长孙子都的耳边说道:“南阁雨声要收我为徒!”

    长孙子都惊讶不已,一把推开司辰,惊悚的看着他,说道:“你又想骗我!”

    “只要我通过南阁北山考核,我就会是雨声之徒!”

    “当真!”

    司辰笑而不语。

    长孙子都高兴地大笑起来,“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若你去遂宁州,我必相护。”

    四人在假山之中,饮酒作乐,畅意快哉!

    等到几人作别,司辰对微格说道:“微格大哥,帮我把枫杨送回去吧!我有一些事情与子都商议。”

    微格告退后,司辰不怀好意的看着长孙子都,狡诈一笑:“可想知道前几日在辰龙酒楼为何不见丹圣身影。”

    长孙子都好奇极了,用力的点了点头。

    司辰朝长孙子都招了招手,长孙子都高兴地将脑袋凑了过去。

    “你帮我查一个人,我就告诉你。”

    长孙子都皱了一下眉头,不满的说道:“谁?”

    “你的姑母,长孙嫣然。”

    “哼!”长孙子都不屑的哼了一声,“她也配做我的姑母!此事包在我身上,你想知道哪方面的消息。”

    “这是冷香丸。我想知道长孙嫣然手中商铺的全部消息。”

    长孙子都从玉瓶之中取出丹药,认真的在手中把玩,“这小小香丸,除了做香料,能有屁用!”

    “这冷香丸化水涂于眼鼻耳,可窥见隐身者。”司辰看着长孙子都*的模样,知道这人又憋着坏心眼了。

    司辰又从怀中掏出一本秘籍,抬手作揖道:“这是我从孙叔哪里拿来的《隐形术》。麻烦子都兄了。”

    长孙子都高兴极了,一把夺过司辰手中的秘籍,“没问题,包着我身上。”

    二人谈论一番,司辰便作别离去。

    司家破书楼

    司辰踏入破书楼,见破书楼二楼灯火通明,不急不缓的步入二楼。

    书房之中,羽阳一脸严肃的坐在塌上,枫杨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

    “羽伯,今夜好雅兴。好久都不见你在书房看书。”司辰笑呵呵的看着羽阳。

    羽阳看着少年依然稚嫩的脸庞,“听说司其宇不久就要回来了。辰儿,可有什么想法。”

    “能有什么想法,我不久就要前去遂宁州,与他不会有过多交集。”司辰冷冷的说道。

    羽阳叹了一口气,“你自小就是这般,嘴上说着无所谓,却是个睚眦必较的主儿。”

    枫杨有些怒气,“那司其宇本就不是个东西。就算少爷大度,不与他一般见识,他也不会放过我和

    少爷的,师父,你也不应该让我们忘记五百年前的那件事情。因为司其宇就没有打算放过我们。”

    羽阳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我平日是如何教导你的!怎么就把你教成这个蠢样子!”

    司辰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羽伯!”

    而后直挺挺的跪在羽阳面前,说道:“新朝一千五百年,枫杨无意间看到醉酒的司其宇在伶韵院和

    长孙嫣然争吵。不过知道了他是一个不被叔公认同的私生子而已……”

    想起往事,司辰不由得哽咽,深呼一口气,平复了激动地心情,忿忿的说道:“不过是知道他是司其圣同父异母的弟弟而已!他就险些要了枫杨的性命!这样的人,使我们避也避不开的!羽伯,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枫杨更是异常气愤,“少爷的暗疾虽然已经治愈,但是那些年的病痛,全都拜他和长孙嫣然所赐。五百年前,若不是他利用司邢晏下毒,少爷又怎会落得一身病痛,还错过与家主的虹桥之约,连家主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可恨!”

    羽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已做好安排,三日后动身前往南阁。若你们能够跨入修武境不凡,我便不再阻拦你们做任何事情!”

    “此话当真!”

    羽阳看着少年脸上的坚毅,闭了闭眼,心里无限惆怅,沉重的点了点头。

    枫杨在心中暗下决心,下次见到司其宇,定要让他好看!

  http://www.biqudie.com/45/45800/165132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