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狂兵 > 第五百二十四章:地震清单

第五百二十四章:地震清单

    朱玉婷钻进车里, 拨打了尚志根的号码。 她担心他可能在睡觉, 她不想在他跟老婆躺在床上的时候跟他说话。 但是,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清醒,似乎已经起床一段时间了。

    “对不起, 把你的门踢坏了。” 她说。

    “你干吗要这样?” 他的口气更多的是好奇, 而不是生气。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没有应门。 然后我听到一声尖叫声。 我以为你可能遇到麻烦了。” .

    “你怎么那么晚跑过来了?”

    “你没有给我发送那个地震地点清单。”

    “噢, 对哦! 我就放在书桌上, 忘了发了。 我现在就给你传真过去。”

    “谢谢。”她把新建立的应急行动中心的传真号码给了他。“尚志根, 有一件事情我必须问你。 ” 她做了个深呼吸。 这个问题比她想象的更难问出口。 她不是个畏首畏尾的人, 但是她没有于丽丽那么胆大。

    她吞了口唾沫, 说道: “你让我以为你喜欢我, 可是你为什么要跟你老婆睡觉呢?” 终究还是说出口了。

    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一段时间。 接着, 他说: “现在不是太方便”

    “好吧。” 她试图不让自己的声音中流露出失望的口气“我马上就把传真发给你。”

    “谢谢。”

    她挂了电话, 发动了车子。 于丽丽的主意并不是那么有效, 要谈也得两个人才行, 而尚志根没有意愿。

    等她到达军官俱乐部的时候, 尚志根的传真已经等着她了。她把传真给了卡尔。 “我们需要派小组到这上面的每一个地点去监视, 等着地震振动器送上门来。” 她说, “我是希望能动用警察的, 但是估计不行。 他们可能会走漏风声。 要是当地人发现我们觉得他们是袭击目标, 那就会引起恐慌。 所以我们只能出动FBI的人手。”

    “好吧。 ” 卡尔对着清单皱起了眉头, “话说, 这些地方的范围都太大了。一个小组没有办法完全覆盖一平方公里的范围。我们应该派出多个小组, 还是让你的地震学家把范围缩小?”

    “我问问他。” 朱玉婷拿起电话, 又拨打了尚志根的号码。“谢谢你把传真发过来了。”她说,然后解释了问题。

    “我得亲自去一趟那些地方,” 他说, “看看以前的地震活动留下的痕迹, 比如干涸的河床或者断层崖之类的, 那样就可以让地点的范围更精确一点了。”

    “你今天可以去看吗?” 她马上就说, “我可以派FBI直升机送你去那些地方。 ”

    “当然, 我估计可以吧。” 他说, “我的意思是, 肯定可以。”

    “你可以挽救很多人的生命。”

    “是啊。”

    “你能来一趟要塞大厦的军官俱乐部吗?”

    “当然可以。”

    “等你过来的时候, 直升机就淮备好了。 ”

    “好的。”

    “谢谢你, 尚志根。”

    但是我还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跟你老婆做运动。 这是一个漫长的日子。 朱玉婷、 尚志根和卡尔坐直升机走了一千公里的路程。 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 他们已经在尚志根清单上的五个地方建立了二十四小时的岗哨。 等他们回到了要塞大楼。 直升机降落到了废弃的阅兵场上。 这座基地是个鬼城, 办公楼摇摇欲坠, 一排排住宅空无一人。

    朱玉婷必须去应急行动中心, 跟FBI华盛.顿总部派来的一个大人物做报告, 那位大人物早上九点钟就来了, 一副趾高气扬的派头。 但是她先送尚志根去了停车场。 他把车停在了那里, 现在停车场已经暗下来了。 “要是他们绕过了岗哨怎么办?”她说。

    “你手下的人都很厉害的。"

    “他们确实优秀。 但是就怕万一呢? 要是加州有什么地方发生了地震, 我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马上得到消息?”

    “当然有。” 他说, “我可以在你的指挥所建立网指挥中心,我只需要一台电脑利一根ISDN电话线就可以了。”

    “没问题, 明天可以吗?”

    “好的,这样一来, 如果他们在清单以外的地方制造地震,你也能马上就知道了。”

    “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吗?”

    “我不觉得。 如果他们的地震学家够优秀的话,他就会挑我选择的那些地方。 要是他不够优秀, 他们可能根本就没办法制造地震。”

    “ 那就好, ” 她说, “那就好。” 她会记住这一点的。 这样一来, 她就可以告诉华盛.顿来的那个大腕, 说她已经把危机控制。

    她抬起头, 看着尚志根被黑影遮住的脸:“你为什么要跟你老婆做运动?”

    “我一整天都在想这个问题。”

    “我也是。”

    “我估计我得给你解释一下。”

    “直到昨天, 我都很确信我跟她之间已经结束了。 后来, 昨大晚上, 她让我想起了我们婚姻当中一些美好的东西。 她很漂觉,风趣、 温柔, 而目性感, 更重要的是, 她让我忘了所有不好的事情。”

    “比如说?”

    他叹了口气道:“我觉得任莲喜欢被有权威的人吸引。我是她的教授。 她想要的是一个安稳的保障, 她需要别人告诉她该怎么做。 而我需要的是一个平等的伴侣, 一个能一起做决定、一起承担责任的人。 她不喜欢这样。”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还有, 在她的内心深处, 她对整个世界充满了仇恨。 大多数时候, 这种仇恨都是隐藏起来的。 但是, 当她发脾气的时候,她会变得很暴力。 她会对我扔东西, 非常重的东西, 比如有一次她把一锅菜扔了过来。 她从来都没有弄伤过我, 那只是因为她不够强壮。 可是, 要是家里有枪, 我就会害怕了。 而她的敌意这么深, 我们是很难一起过日子的。”

    “那昨晚...?”

    “我把这些都忘了。 她似乎想再试一次。 我觉得或许我们应该再试一次, 看在尚明的分上。 况且......”

    她希望自己可以看着他的表情, 但是光线太暗了。 “什么?”

    “我想跟你说实话, 朱玉婷, 即使你可能会生气。 我必须承认, 我没有自己装出来的那么理性, 那么正人君子。 有部分原因是她很漂亮, 我想跟她做运动。现在我说出来了。”

    她在黑暗中微笑了。 不管怎么说, 于丽丽有一半说对了。 “我就知道,” 她说,“但是我很高兴你跟我说了。 晚安。” 她走开了。

    “晚安。” 他说, 一副茫然的口气。 过了一会儿, 他在背后叫住了她, “你生气吗?”

    “不生气,” 她回过头说, “已经没事了”

    刘展本来以为任莲大概能在三点左右就能回到村庄,到了晚饭时间, 她还没有回米, 他开始担心起来,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 他开始担心她出什么事了? 难道她决定回到老公身边了? 难道她把ー切都跟他坦白了? 难道她现在已经在旧金山联邦大厦的审讯室里跟朱玉婷特工抹泪了?他没有办法安安静静地坐在伙房里, 或者躺在自己的床上。他拿起蜡烛灯, 穿过葡萄园和树林, 来到停车的圆形空地, 在那里等待着, 看看能不能听到她的斯巴鲁发动机声,或者如丧钟一般的FBI直升机的呼啸。

    狗狗先听到了动静,它竖起了耳朵, 紧张起来, 然后跑到泥泞路上, 狂吠着。 刘展站起身来, 凝神静听,是斯巴鲁的声音。一阵宽慰涌上心头。 他看着车灯穿过树林, 越来越近。 他开始头痛起来。 已经好多年没有这样了。

    任莲把车胡乱地停下来,下了车,摔上车门。

    “我恨你,”她对刘展说, “我恨你让我做那种事情。”

    “我猜对了吗?” 他说, “尚志根是不是在帮FBI列清单?”

    “去你的!”

    刘展意识到他做错了,他应该表现出理解和同情的态度。他任凭自己的焦虑蒙蔽了双眼。 现在, 他必须花时间来哄哄她。

    "我让你这么做, 是因为我爱你,就像家人一样,你不明白吗?

    “不,我不明白。 我什么也不明白。” 她把胳膊抱在胸前,用身子去背对着他, 盯着里漆漆的从林里看, “我只知道, 我感觉自己像个街女。”

    刘展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她打探到了什么, 但是他必须让她先冷静下来。

    “你去哪里了?”他说。

    “开车到处逛。 我在路上停下来喝了点酒。 ”

    他沉默了一会 儿, 然后说: “街女是为了钱出卖身体的,她们拿到钱以后, 就会把钱浪费在衣服和毒品上。 你这么做是为了救你的孩子。 我知道你心情很糟糕, 但是你不糟糕。 你是个好女人.”

    最后,她朝他转过身来,眼里含着泪水。 “我难过不仅仅是因为我跟他做了运动, ” 她说, “现实比这还糟糕。 我享受那种感觉, 我觉得好羞耻。 我高嗨了, 真的, 我尖叫了。”

    刘展感觉到一阵嫉妒的热浪, 他努力克制着自己。 总有一天, 他会报复尚志根的。 但是现在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需要稳住她的情绪。

    “没关系的,”他喃喃地说道,“真的, 没关系的, 我理解你。 总会有一些怪事情发生的。” 他把她搂进怀里,抱住了她。

    她慢慢地放松下来, 他能够感觉到她的紧张情绪正一点一点地消失。

    “你不介意吗?”她说,“你不生气?”

    “一点也不。 ” 他撒着谎, 摩挲着她的头发。 快点说正事,说正事!

    “关于清单的问题, 你猜对了。” 她说。

    终于进入正题了。

    “那个FBI女特工已经要求尚志根找出制造地震的最佳地点,就跟你猜测的一样。”

    她当然会这么做了。我太他喵聪明了。

    任莲接着说道: “我到那里的时候, 他就坐在电脑前, 快要完工了。"

    “我给他做了晚餐, 然后就像那样。” 刘展可以脑补当时的情形。 任莲一旦勾引起男人来, 是谁地抵挡不了的。 当她想要某样东西的时候,她是最性感的。她可能洗了个澡, 穿上了睡袍, 然后身上散发着肥皂味和花香, 在公寓里走来走去, 倒杯酒或者泡杯咖啡,时不时让睡袍滑下去一点,让他能够瞥一眼她的长腿和酥胸。

    她会问尚志根一些问题,然后凝神静听他的回答,同时对他微笑着, 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 我 好爱你, 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电话铃响的时候, 我跟他说不要接, 然后我把电话线拔了。但是那个丑女人还是过来了。 她看见尚志根没有应门,就把门给撞开了。 天哪, 她当时真是吓到了, ” 刘展意识到她需要好好发泄一下,因此没有催她。 “简直快要尴尬死了。”

    “他给她清单了吗?"

    “当时没有。 估计她太困惑了 吧, 以至于都没有心思问他婴。 但是她今天早上打电话了, 于是他把清单传真了过去。”

    “你有没有拿到清单?"

    “他洗澡的时候, 我打开他的电脑, 打印了一份副本。”

    “那它现在在哪里?”

    任莲把手伸进牛仔裤后面的口袋里, 抽出一张折成四折的纸,把它递给了刘展。

    

  http://www.biqudie.com/39/39242/160085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