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狂兵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复仇之翼3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复仇之翼3

    不过他的心思很快就被文件夹里的另一样东西吸引了过去,  是一张电脑打印的银行对账单,  来自雷恩的境外户头。

    蒂亚戈不会对雷恩有个外国户头感到大惊小怪,  他们每个人都有,  这是为了他们的后半生有个保障,  前提当然是他们能活到那个时候。

    令蒂亚戈震惊的是,  雷恩从伊利安赌场拿的回扣竟然比他还多。

    即便照片的事情他可以宽宏大度既往不咎,  但银行对账单是无法伪造的,  它们就是雷恩背叛他的铁证,  而且他绝不会轻饶背叛他的人。

    这还不算什么,之后就是常常的一些油画的竞拍价格,上面用的都是米元来作为单位,如果要按照财力来说的话,那么现在的雷恩,真的可以说是富可敌国了,比起伊利安国家银行印出来的钞票还要多的多。

    蒂亚戈早就知道雷恩一直在妒忌他,  也察觉到雷恩有不臣之心,  但苦于没有证据。

    现在证据就活生生地摆在他面前,  睡他老婆的人和他的华夏朋友全都好端端地活着,雷恩干的好事。

    蒂亚戈的目光无法离开照片,  他一直盯着辛迪挂满嘲笑的脸,  想象着辛迪qi在他老婆身上满面汗水的模样。

    他被怒火冲昏了头脑,  完全失去了警惕。

    没人可以嘲笑他,  也没人可以背叛他,  他不仅是一位总统,  他也是一个男人。

    蒂亚戈彻底丧失了理智。

    总统立即派人把雷恩从央格鲁那里给他找回来。  、

    没过几天的功夫,  雷恩就出现在总统府,  迎接他的总统府警卫没有像往常那样向他敬礼致意,  而是把他捆起来塞进汽车后车厢,  然后直奔城堡监狱。

    雷恩先是挣扎,  口里不断威胁恫吓绑他的警卫,  但当他被拖向极端惩罚区时,  他才开始苦苦哀求。

    他们把他拖上绞刑架,  然后把绞索套在他脖子上,  雷恩的哀求声变得越来越凄惨。  他不停地问为什么,  想知道原因,  却没人搭理他。  吊死一个人什么时候需要理由了?

    蒂亚戈一直对雷恩的私生活感到好奇,尤其是取向问题。

    雷恩没结过婚,  没人见过他裤子褪到脚踝的样子,  而且所有关于他的取向有关的谣言最后都被他连根除掉。

    雷恩跟其他男人不同,总是独来独往,蒂亚戈猜测,  雷恩在劳改营期间被苏维联人毁掉的可能不只是双手。

    不过,当天晚些时候,  总统看到办公桌上的照片时,  不禁哈哈大笑,  照片中的雷恩一柱擎天,  把裤子顶得鼓鼓囊囊的,  蒂亚戈终于知道什么能让这个一肚子坏水的窝囊废耸起了。

    干得真漂亮。

    一天下午,  按刘展的说法,  就是央格鲁人该喝下午茶的时候,  辛迪不想喝下午茶,  他坚持要过一个没有茶,  没有蛋糕的下午,  不得不说,  有时候语言实在是太有趣了。

    辛迪现在对什么都没胃口,  他的身体消瘦得越发迅速。  所以他们的下午茶只有一种饮料,  马提尼酒。

    辛迪慢慢地咀嚼着橄榄,  像是在品味极为珍贵的鱼子酱。

    他们聊过去的事情,  追忆美好的时光和他们认识的人,  辛迪还谈到约瑟夫.,  仿佛他正陪在他身边。

    讲完一个故事后,  他们相对哈哈大笑,  辛迪晃了晃杯底,  最后一滴酒已经被他喝光,  “老朋友,  该去除草了。"

    “辛迪,  我只问你这一次,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你知道吗,  结婚前,贝拉也问了我同样的问题,

    我没回答,  我只管做我的。”  辛迪放下手中的酒杯,  动作僵硬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何泽,将军部署在央格鲁的一个重要棋子,作为伊利安的联络官,辛迪当然知道在央格鲁还隐藏着这么一位大神,他帮刘展把他约了出来,何泽他只迟到了七分钟,  刘展站在门口迎接他。

    何泽原本只是稍作停留,  却架不住刘展诚恳地邀请他去特种部队俱乐部吃饭。

    何泽早就耳闻俱乐部的大名,  于是决定多待几个小时,  而且他也很好奇,  刘展说的辛迪事情画上句号是什么意思。  他们两个人坐在餐厅一个安静的角落,  捧着菜单仔细研究。

    “如果你想试试多佛比目鱼的话,  我推荐你选烤制的做法,只加一点点黄油和柠檬。  搭配蛋黄酱会”

    刘展抱歉地耸耸肩,“像是土耳其人在厨房里暴动了。  我们可以点一瓶夏布利酒助兴,那可是酒中圣品,  保存在结实的玻璃瓶里,  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了。  菜好不好吃单说,夏布利酒绝对错不了。”

    “我亲爱的刘展,  看来我遇到了一位美食家。”  坐在戴高乐肖像下的何泽向刘展优雅地点头致谢。

    “将军,  你见过他吗?”  侍者送上第一道菜时刘展看着戴高乐的肖像问。

    “当然见过,  很多次。  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刚从阿尔及利亚回来。我才刚满十八岁。”

    “你大概不太赞同他对非洲的部署吧?  毕竟那么多人死在那里,  对不对?"

    “那倒没有,  你们是对手,这点我很清楚,  我一直认为自己不是他的棋子,  其实更像个管理人员。  有些事情早晚会发生,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然后放下。”

    何泽用叉子从螃蟹壳里掏出些蟹肉,  “无论发生什么,  都要不失风度地接受,  再说,  死得更多的是非洲人。”

    “大概到了你这个年纪,  看事情会变得超然,  总带点哲学意味。”

    “跟年纪大小没关系,  主要是心态和经验。  刘展,  我们两个都当过兵,  所以我们很清楚,  有时候是非对错根本说不清。  希望你不要介意我这么说,  这也是我一直不愿去非洲基地的一个原因。”

    “我明白你的意思。对了,螃蟹味道怎么样?"

    “地道的英式做法。”

    “你应该尝尝看我点的炖虾。”刘展用叉子指着炖锅说,锅子里是一些煮成褐色的带壳虾,  泡在已经凝固的黄油里。

    何泽大笑道:  “哪怕你劝我喝掉一整瓶上好的勃艮第酒,你也不可能说服我尝试那锅东西,  我的朋友。"  他端起酒杯,  刘展仔细研究着挂在自己叉子上的奇怪东西。

    “我想你是对的。”  刘展把头道菜推到一边,  也端起了酒杯,“可怜的虾子,  为什么一定要用凝固的黄油淹死它们呢?"

    “我们全都摆脱不了自己民族传统的影响。”

    “你们用法语说虾时非常好听,  crevettes,  除了”  刘展停顿了一下,  “在非洲你管当地人也叫crevettes吗?  那些被你从一千米高空处的直升机上扔到地中海里的人?"

    “刘展,  你了解什么是战争,  战争中有时必须选择捷径。  哪怕我们让再多的人去学习飞翔,  非洲的黑人还是多得数也数不清。”

    刘展记得,  那些从直升机上被丢进海里的黑人中,  很多人身上还绑着混凝土。

    他刚想开口说,  你们的飞行课实在匪夷所思,这时,  侍者过来撤掉第一道菜,  于是刘展换了个话题。

    “

    何泽,  我答应过你,  会告诉你辛迪的事。"

    “啊,  了不起的辛迪先生,我虽然只是猜到了一点,但却又不敢非常确定。  ”

    “我和辛迪要谢谢你。”

    “为什么?"

    “如果不是你在央格鲁这边不断搜查我的信息的话,  雷恩绝不可能知道我的真实信息。”

    “很高兴我能帮上忙。”

    “伊利安最近发生了一些事,  你听说了吗?”

    “我必须承认,  我不太了解"

    “动荡不安,  谣言四起,  好像有人企图政变。  蒂亚戈下令吊死了他的得力助手雷恩,  你知道吗?”

    “我刚刚说过了,  对那里的情况我不太了解。”  何泽不动声色地回答道,  等着刘展的下文。

    刘展抿了一口酒,  目光牢牢地盯在何泽的脸上,  “我不知道雷恩的死,  跟我给蒂亚戈的关于雷恩私人财产证明的调查到底有没有关系。  ”

    “你说什么?"

    “我给了蒂亚戈所有关于雷恩的资金,财产记录,连同海外账户一锅端。”

    “你们的蜂鸟查出来的吧。”

    “是的。”

    “看来你浪费了许多精力,  我亲爱的刘展。  ”

    “我倒没觉得。  你知道,  想除掉你痛恨的人,  有很多种方式,不一定非要把他们从直升机上扔下去。”

    “你设计陷害他?"何泽倒吸一口冷气。

    “完全正确。  无论是谁发现递给蒂亚戈信件的人,  但蒂亚戈首先一定会认为,  有人在向他行贿。  像雷恩这种到总爱处吃回扣的人,  很容易让人发现他银行账单里的秘密。”

    何泽感到难以置信,  他语无伦次地问:  “你会给每一个你痛恨的人都调查的这么详细吗?”

    “我可没那么时间,这场没完没了的混战让我损失惨重,  可是如果我给蒂亚戈的料不够猛,  蒂亚戈就不会中计。  按照现在的汇率,  那上亿的米元可是很大一笔钱,  不是吗?  怎么可能有人不中计呢?”

    “我可不懂这些。"  何泽笑着摊开双手表示无法理解,  然后伸手去拿酒杯。

    “有人故意制造了种种混乱,目的是为了伊利安小岛的开发项目。"

    何泽手中的酒杯停在空中,  “什么项目?  "

    “你不知道吗?  我想我已经查明真相了。  辛迪听到过一些小岛的传言,  雷恩又对我不明白的地方做了补充。  这么精彩的故事,  我想你一定感兴趣。”

    “的确如此。”

    “你知道的,  何泽,  苏维联实在是个很没品的客人,  他们拍拍屁股离开伊利安,  留下了大量的放射性垃圾,  堆在伊利安的矿井里,  丢得到处都是。  所以,  西方政府以对外援助的名义出资,  通过国际组织成立了一个项目,  专门帮助伊利安清理放射性垃圾。但是,就在工程师打算帮助伊利安的时候,还额外发现了伊利安小岛上的某些秘密,那些秘密,如果一旦被公布的话,那么久足够改变我们的生活。将军的发明无疑会是革新的,就像是计算机芯片带来翻天覆地的变革那样。  对伊利安来说同样意义深远,    小岛上的秘密研究远比石油有价值,  会让这个国家,  或者说统治这个国家的人,  比里底亚末代国王克罗伊斯更为富有。”  刘展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何泽,你的酒洒了。”

    何泽呆呆地听着,  仿佛化成一尊石像,  他手中的酒杯一直停在半空,  忘记送到自己嘴边,  “你的故事,  让我听得太入神了,刘展。"他慢慢放下酒杯。

    。m.

    

  http://www.biqudie.com/39/39242/153013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