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狂兵 >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梨花针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梨花针

    在场的诸多位大佬都是抱着文艺的雅兴来这里够买一些古典货的。

    比如毕加索的画,或者是梵高的星空,再或者是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这些都是很好的选择。

    可是现在偏偏就无独有偶的出了这种货物,让其他大佬们瞬间有点感觉冷场,拍卖场的主持人是一个伊利安的当地人,但是从小接受央格鲁那边的培养,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还专门出国访华学习,华夏语也是说的不错的。

    “这是央格鲁的一位绅士收藏的绣花针,他说这个针非常经典,具有暴力的美学在里面,十万美元起拍价。”

    “呼!十万美元,我的天啊。”

    众人只觉得先前还有点小看了这枚绣花针,想不到居然绣花针的后头,还有一个傻子样的主人。

    就算是华夏国内的大佬们口袋里再怎么有钱,恐怕也不会考虑这种所谓的暴力美学吧。

    主持人见周围议论纷纷,但是仍旧没有人举牌的,也有一阵子尴尬。

    他仔细的端量了一下放在自己桌面上的针,如果要是没有后面的投影机在投放这款针的全貌的话,他还以为自己在桌面上拍卖的是空气呢。

    这场上了能除了刘展之外就再也没有人看的出这一支针的真正价值了。

    飞针的设计不能太粗,因为那样会影响使用者掌控飞针的平衡,太细了的话,么又无法进行有效的杀伤敌人。

    只有那种看起来即不是特别笨重又不是非常纤细,质地做工质量都是恰到好处的飞针还才可以被当做暗针使用。

    这款梨花针虽然是后人想象所打造成出来的赝品,可是在设计工程学上来说,完全符合了这个价,刘展对此很满意,立马举起了牌子道:“我出十万美元!”

    什么!十万美元啊,那可是整整七十万华夏币了,在三线城市买一套小房子收收租金完全绰绰有余,可是现如今在刘展的手里,居然只是为了买一根绣花针。

    周围很多不明所以的华夏富商们都匆匆摇了头,举着这个刘展虽然本事过硬,但有点财大气粗的样子,买东西丝毫没有头脑,只是看着贵就买,这样子是不会长久,要不得的。

    主持见刘展一个华夏人居然连这么简单的一根针都敢买,真是有点心生佩服,难怪别人常说,华夏人是这个星球上最有钱的团体,现在看来,所言非虚。

    就在众人以为事情就要这样尘埃落定了的时候,在场内又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那是华夏帝都夏家的投资顾问李宏,专门负责夏家产业的兼并以及扩张,这李宏的名字无论是华夏还是海外,那可都是声名鹊起啊。

    众人连李宏都参与到了一根绣花针的竞拍,也纷纷都要好奇这根针究竟有什么来路了,莫非里面还有点什么故事不成。

    李宏在登岛之后,本想去处理一下夏爽的尸体,可是眼见拍卖会都已经召开了,便也索性进去看看又没有什么好东西来壮大夏家的产业。

    这梨花针对李宏本人来说没什么意义价值,开是当他听说夏家的太子爷夏天近来开撕疯狂收藏针器就知道这种飞针铁定是夏天的最爱,如果李宏要是能收了这针献给夏天的话,那么往后在夏天接班的时候,他李宏的位置又可以再前进一步了。

    公司的高层就是这样,看似外表风光无限,其实内心的苦也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到了李宏这个位置上可谓是如坐针毡,如果投资稍有什么不慎那就要身败名裂,这还是往轻了说,如果说重点的话,那么李宏很有可能会坐牢。

    上一次在某个矿场投资的时候,损失了将近三个亿华夏币,辛亏李宏权力大,这事情让他给兜着了,如果这一次能把这未来夏家的继承人给照顾的心情愉悦的话,没准将来在他来得及补窟窿之前,还能放过他一马。

    人就是这样,一到了快要死的时候,总是喜欢设法用各种手段去求生的,这李宏也是如此。

    基恩和朱诺夫是真心看不懂刘展为什么要花十万美元来买一根绣花针,有这钱的话,完全可以去俄国央格鲁等地区,搂着模特喝香槟了。

    但是令他们玩玩没想到的是,除了刘展之外,居然还会有一个傻子举牌,而且要价要的比刘展还高。

    “我出二十万美元!”李宏的声音如同沉年老钟那样沉闷,似乎是一个特别爱功于心计的人。

    刘展一听,也有点好奇,想不到这世上还是有高人的,居然砍出了这梨花针的宝贵,便也加价道:“三十万!”

    “四十万!”(李宏)

    “五十万!”(刘展)

    “六十万!”(李宏)

    “八十万!”(刘展)

    “九十万!”(李宏)

    “两百万!”刘展大吼了一声,把全场的观众都给惊呆了,因为他们实在是想不到,这区区的一根绣花针,居然会价值两百万美元。

    真是城会玩啊,弄得这些大佬们一头雾水,难不成连夏家的人也很看好这根绣花针?

    李宏听了也有点暗自心惊,他作为夏家的投资顾问也的确是捞了不少油水,可是他再怎么有钱,也不能和刘展这么比吧,居然会因为买了一根绣花针,而动用两百万美元的资金,这在投资界里来讲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

    李宏轻推了一下眼镜框,朝着刘展那个方向望去了,似乎是要记住这个年轻人。

    因为刘展的霸气,几乎没有人敢和他争锋相对,有的是因为他在擂台上的勇猛,而有的,则是因为害怕刘展的土豪气息,被他所折服。

    “两百万一次,两百万次,两百万三次,成交!”伴随着一锤定音,刘展的梨花针就算是拿到手了。

    激动的不仅仅只是有刘展,还有在央格鲁贵宾区里的一个破落贵族,他本是一个公爵的儿子,只是因为家道中落才打算拿出点东西跑到这里来混混运气,都说这华夏人的钱好赚,看来没想到会是真的。

    其它贵族鄙视的看着这个破落的贵族,心里满满的都是不屑,心想着你这宝物算个屁,劳资的可是高仿。

    有了刘展这么开头一炮,其它的贵族对今天的拍卖会开始变得更加期待了,光是一根绣花针都买卖到两百万,那要是当年八国联军入帝都时所抢占的高仿艺术品,以及意大利的文艺复兴石雕呢?到时候,恐怕这群大佬恐怕眼睛都要看直了吧。

    犹豫温莎勋爵的暂退,现在这里暂时由威廉公爵暂代主位,在看到自己身后的一个小弟因为卖了家里祖传的绣花针而感到兴奋的同时,他也很市侩的和科里昂喝起了提前的庆功宴。

    “真是有劳你了科里昂。”

    “哪里哪里,威廉公爵不辞辛苦,千里远渡重洋而来,我才是要说抱歉的人呢。”

    “哈哈哈,这帮愚蠢的华夏人,光是一根绣花针都能卖两百万美元,简直就好像是家里有印钞机一样。”

    科里昂哪敢说刘展的钱是怎么来的啊,只得赔笑道:“这些华夏人就是这样,命贱着呢,哪怕就是咱们拉泡屎做成艺术品,他们都会趋之若胡,竞享观赏的。”

    “哈哈哈,科里昂,你真是太有商业头脑了,等这次回去以后,我一定要上报给央格鲁的女皇陛下,让她亲自册封你。”

    “是吗?那真是太谢谢你了威廉爵士。”

    一旁的亨利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这科里昂就是个人精,在央格鲁国会里就是这个样子的,十足的马屁精,兼贪污犯,但是亨利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这央格鲁上下议员,也是乌烟瘴气。

    只是科里昂现在很有可能凭借着这个,当上了爵士也说不定,毕竟他可是现在讨好了一片的贵族们啊,等到回到央格鲁的时候,那铁定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接下的东西都是一些雕塑,还有名人油画,对于这种东西,刘展也是懂得一点的,只是这些东西现在和他都不太相关,就算买下来了,他也没地方挂啊,所以就很自然的打起了瞌睡。

    但就是在拍卖到一半的时候,主持人也很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宝物罗列名单里居然额外的又托增添一个东西,伊利安马王。

    说完,工作人员就牵来了一匹马,那匹有着乌黑鬃毛的马王现在就和货物一样给工作人员生拉硬扯了上来,弄得观众商人们一片哗然。

    “哇,这是一匹宝马啊!”

    “铁定是混血的,要不然不肯能长得这么彪。”

    “就是就是。”

    商人们议论纷纷,毕竟这种.马王可遇而不可求,但凡若是遇上了的话,那么必须得拿下,一场马赛下来,那可都是动辄几千万乃至上亿的收入,等同于一台活着的印钞机。

    在见到马王终于出场之后,懂事的朱诺夫连忙摇醒了刘展道:“师傅,那匹马出来了。”

    刘展点点头道:“看样子,我的马在里面被人抓起来还受了点虐待啊,这样可不行,待会儿,我可得好好找找科里昂他们算算这笔账。”

    马王身上浑身遭受过鞭刑,让人看了触目惊心,可是鞭子打的越多,就代表这匹马的耐性就越好,看着那匹马身上密密麻麻的印子就知道,这匹马王在被收纳期间,就少受过折磨,就算是再怎么不懂马匹的人此刻也知道,这匹马定然是一匹无价之宝的烈马。

    烈马的性子越倔强,就代表日后被收服的时候越是对主人百依百顺,简直就是人生的伴侣那样。

    “一百万美元起投。”

    “不用多说了,这匹马肯定是我的了。”说话的是华夏中海省的马场协会主席沈涛,这个人有一个外号,叫做马痴,对待马匹比对待自己老婆还要重要,现如今见到了如此一匹良马有怎么可能会舍得撒手。

    当即他就开口喊价了道:“两百万!”

    这宝马就是宝马,比起其它东西来的见效都要快,伴随着沈涛的叫价,接下来就是三百万,四百万起了,基本上每到一次叫价的时候,都是一百万的涨幅度,这样的情况让人看了不禁沸腾,都纷纷加入到了此次的竞标当中。

    李宏见绣花针是买不到了,可是用公款把这匹马买下来也是个不错的投资,将来牵去马场里面,找个一流资深的骑士给公司打工,那么他所亏空了的窟窿就可以补回来了。

    “一千万!”李宏报出这个价格的时候连自己都有害怕,因为这一千万美元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完全足够弥补上他亏空财政的三分之一了。

    那些央格鲁的贵族们,在看见了那匹马之后也不是很淡定啊,英雄爱宝马,贵族好贵马,就是这个道理。

    威廉公爵在见到了那匹马王之后,盯得眼睛都不会转了,就好像是一个打色狼,终于盯上了自己心仪已久的女神那样。

    当即威廉公爵打破天窗的在贵族厅里头一次跟着喊价了道:“一千两百万!”

    但是等他声音还没传过去的时候,堂下就爆发出了一阵怒吼道:“都别争了,这匹是我的!”

    说罢,众人就寻思着这收悉的声音是谁的,果然不出众人所料,就是刘展站在那里大喊。

    

  http://www.biqudie.com/39/39242/141704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