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狂兵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小组会议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小组会议

    雷恩恐怕是做梦也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华夏人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用着有点略微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刘展道:“你知道他的名字?那你还敢和他斗,真是疯了。”

    在到达宾馆之后,科里昂就立马号召了所有人要在睡前开一个小小的会议,并点名了要玛丽一定要来参加,明眼的人立刻都明白这事是怎么了,刚才在晚宴上,就属她叫的最凶,还差点让伊利安的总统蒂亚戈下不来台,在打靶场说出来的那些话,比科里昂的官方客道话还要多,对于这样的组员,如果不好好修理一下,将来再外出工作的时候,那肯定是要出问题的。

    在大家都坐好了位置的时候,玛丽也悻悻然地把刘展也给拉了进来,并美其名曰‘贴身侍卫’。

    刘展倒也是乐的听一听这些个平时叱咤在央格鲁国会里的议员到底是怎么个讨论法,会不会比他的东龙小组会议还要激烈呢?

    在会议的一开始,科里昂就点名批评了玛丽的傲慢,无知,还有那几乎白痴似的问候,这让蓄势待放的亨利他们总算是找到了组织。

    “玛丽小姐,我本无疑指责你,可是你今天的举措,将无疑会是我们央格鲁人外交史上的一个灾难。”

    “哦?呵呵,你是认真的吗,科里昂,是因为你的那些在伊利安的破生意还是在国会上的影响力。”

    “说重点吧,玛丽,你今天不单单是丢了我们央格鲁人的彬彬有礼的形象,还同一个华夏人搞在了一块。”

    因为神针的效果已经解除了,所以亨利又能说话了,他砸吧着嘴巴,试图正在努力抹黑刘展,可能是他的脑子真的不太好用,在先后经历了两次莫名其妙的不能说话,他居然还没有反应过来那根本就是刘展所施展的手法。

    今天的主题看样子就是个玛丽的批斗会专场,科里昂指责玛丽对总统的无理举止令人无法原谅,而且还是那种愚蠢至极的程度,险些将科里昂苦心经营的两国友好关系,毁于一旦。

    但是玛丽,她却不以为然,反驳说:“科里昂是个一直以来就不爱听别人意见的人,总是想当然,更别谈不上理解了,或许这也就是为什么他的第一任妻子和他离婚的原因吧,现在他的脑袋又卡在了总统蒂亚戈的P眼里,无论是他拉出了什么屎,科里昂都会说香的。”

    玛丽的女强人气场展现的淋漓尽致,一时半会的还真的就让这些国会男性议员有点觉得这个女人不太好对付了。

    科里昂听了玛丽的形容词后,气的脸色都变了,说道:“玛丽,不是我说,有时候你的语气真的应该改改,看看你的样子吧,你好歹也是央格鲁的国会成员啊,怎么说出来的话是如此的让人惊悚,连三岁小孩骂街都不会如你这般。”

    随后,玛丽用着几乎所有人都可以听得到的音量回答说:“要不是在晚餐的时候,某人一直盯着她的胸沟看,她或许也就真的有时间

    去考虑一下科里昂所说的那种行为举止该如何矫正。”

    之后,双方都没有在这里讨到什么过多的好处,他们两个决定今天先停战一宿,然后择日再一决雌雄,议员们之间的战斗就是这样,先是发现一个点,然后无限放大,最后放大到了无穷大,让人感觉谁都补不上,最后失败的那个议员就算是彻底废了,只能老老实实的打包回家了。

    科里昂作为这一次的外访组长,难免会对玛丽有一些什么过多的想法,事实上,在下议院里,很多的女性议员都和他又说不清道不楚的关系,如果这一次来的要不是只有玛丽这么一个女同事的话,保不准现在科里昂就已经和另外一个女议员在滚床单了。

    斯科特静默的站在门边上,似乎不为之所动,就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科里昂使了个眼色,就让他乖乖的将外套递给了科里昂。

    “我先回房睡觉去了,你们也早些休息吧。”

    虽然科里昂一再强调他这是要回房睡觉,可是斯科特的车钥匙都已经拿出来了,任何人都知道他们这是打算要去哪,玛丽也是对此冷嘲热讽道:“小心别玩出什么病啊,我的科里昂大人。”

    “你也是,华夏人听说活不是很好,如果你要是觉得行的话,我不建议今晚就上你房间去。”

    “呵呵,那还真是很抱歉呐,我的床容不下你。”

    刘展在打开自己房门的时候,就发现玛丽已经换了一套紫色的睡袍鬼使神差的走了过来,因为他们的房间是对着门的,所以玛丽几乎不用费什么功夫就出现在了刘展的面前。

    “怎么样,有没有想我啊。”

    “并不然,你找我有什么事。”

    “刚才你偷偷的跑出去,是不是觉着被人盯上了,哎呀呀,你也太不小心了吧。”

    玛丽像是说着玩笑一样点评刘展,其实刘展刚才的确是尾随着科里昂他们出去了,只可惜在宾馆大门口就差点漏了陷,如果不是刘展聪明找了借口糊弄过去了的话,指不定现在就要被斯科特的那些特意安排的人抓走了。

    “你不能总是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盯着我吧,玛丽小姐。”刘展也有点烦了玛丽缠人。

    “我并没有刻意的盯着你啊,只是你身上就像是一块磁石一样,很自然的就把我吸引了过来,怎么样,还是第一次有异性这样夸你吧,好了,废话少说了,快告诉我,那块石头上面写着的到底是什么内容。”

    在进了房间之后,刘展刚准备趴在床上躺一会儿的时候,玛丽就已经很自觉的跑上来躺在床上了。

    “快翻译给我听,不然我就把你检举揭发出去。”

    “恐怕你不会这样做的,对吧,毕竟现在我可是你的私人保镖啊。”

    “既然是服务于我的私人保镖,那就应该有个服务我的

    样子,好了,快说吧,那块石头上的信现在都被血水染色了,但愿你还能看的清楚。”

    刘展将老虎拼死丢过来的信件拆开来了,里面用着娟秀的文字写着伊利安文,像这种小国家的文字是非常不入流的,这就是为什么造成了先进在这个信息互联网到处横行霸道的年代,而伊利安的人民思想还是停留不前。

    上面的信件阐述了射手的突击小队是多么的情不得已的发动了这次袭击,他们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希望和央格鲁的小组组长取得联系,并获取适当的国际援助。

    玛丽踢掉了自己拖鞋,已经打算在刘展床上入睡了道:“这就足够值一条人命?他们其实完全可以尝试着买通这里的人,然后让人送匿名信来的。”

    “如果真的是一封这样的匿名信,你会相信吗,你根本就不动什么是革命,什是团队精神。”

    刘展刚要打算教训一下玛丽的自大,结果在这个时候才发现她居然已经睡着了。

    玛丽穿的睡衣极度的宽松,只要有人稍微把那个紧身作用的带子解开,那么就可以来一场鱼水之欢了,但是刘展并没有这么做,在给玛丽盖好了被子之后,他又问工作人员要了另外一张被子进来打地铺。

    深夜的伊利安非常的寒冷,刘展在这一夜分析了许多,他没有时间去和远在华夏的秦舒她们取得任何联系,因为在飞出国境外的时候,他的手机信号就已经没了,如果要在这里打国际长途,那么肯定也是被监听了的,周克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若是胡一二那几个蠢驴能够现在赶来,那么刘展也真是要谢天谢地了。

    胡一二在刘展那架航班起飞了以后,联系了许多其它航空公司,最后于第二天到达了非洲的赞比尼亚,但是并没有找到刘展的身影,结果经总部的那边人查询才知道,原来刘展的那架航班居然在中亚的一个小国,伊利安国紧急迫降了,作为多年刑侦的国际警察,胡一二立马就嗅出了这里面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味道。

    在总部的督促下,赞比尼亚ZF破天荒的给胡一二他们派了一架专机将他们送往伊利安,可能伊利安从建国之初就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先是央格鲁的考察小组要来这里考察,现在又是国际刑警,还有华夏那边派来的援助访问小队。

    伊利安总统蒂亚戈正在一个红房子的床上享受着天伦之乐,而他的隔壁正响起一阵杀猪的声音,那是科里昂的,他就是喜欢重一点的口味,这事要是再央格鲁被人发现,那么他的官帽肯定是要不保的,所以他也就是敢在这里玩玩。

    斯科特给总统汇报了这些信息后,蒂亚戈几乎是快要笑的合不拢嘴了,胡一二用的身份是米国来的投机商,而夏天苏玖馨用的是华夏帝都夏家的头牌产业夏日酒店,还有龙家的投资顾问也都纷纷打着投资的旗号来到这座不毛之地。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biqudie.com/39/39242/136723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