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种田忙 > 第352章 真是小瞧了他

第352章 真是小瞧了他

    东方念听到这话,动作稍微停了一下。书迷楼 看她那异样眼神,重重的叹口气,道:

    “你若是真的这么做,是再逼他现身吗?”

    “如果能逼出来自然是好,没逼出来,也得让他明白,利用我徐苗,下场是个什么样子。啪嗒——”

    说完,直接甩手把串签子扔在了桌子。高氏原本吃的很好,可看到她这个表情,微抿了下唇,轻声地说:

    “徐姑娘,不管你要做什么,都要保住自己的身子。”

    “多谢东方夫人。”说完,随手拿了一个鸡胗放在她的盘子里,又道,“吃这个,味道很好。”

    这顿饭吃的时间很久,徐苗也趁机跟东方念谈论了一下别的生意。吃饭的过程她发现,这个东方念跟高氏,还挺有意思,至少他们之间能这么恩爱,绝对是有故事的人。

    一顿饭的功夫,与高氏的关系突飞猛进,不仅知道了她的闺名唤作如玉,而且二人也没有客气,直接用闺名来唤彼此,很是热络。

    如今四个大庄,她与两家交好,一家利益关系。至于另外一家……既然不与她一条心,那也没必要再给留面,直接吞并是了。

    转天,跟东方夫妻俩分别,徐苗继续踏回乡返程的路。一路游山玩水,顺便传授串城的经验,三个人有说有笑,很是惬意。

    清荷一路走来,进步飞快。不仅在说话办事儿,还有是阅历也突飞猛进。徐苗看着她的成长,对妹妹徐芽越来越放心,尤其在识人这块。

    往回走到蛟阳县,已是四月旬的这天午时。原本是没打算在这儿歇脚的,再往前走,傍晚能到下一个县城。不过马车磨损太大,高风建议停下休息,顺道修一修。

    徐苗听了点点头,高风直接赶着马车去了迅闪客栈。蛟阳县不大,所以在这里迅闪跟伊闪的产业,都开的没那么多。基本,客栈摆在这里,是给那些商队提供一个临时休息的地方。

    至于酒楼一间,赚钱不多,足够维持酒楼正常开销,剩也剩不下多少,所以三郎也没想取缔它。来到客栈,掌柜的见到腰牌,顿时毕恭毕敬的开始伺候。

    这腰牌一共五块,可以随时查阅伊闪、迅闪旗下所有店铺的账目;也可随时预支银钱;更主要的是,见到腰牌是见到主家,必须全力以赴的照顾、操持。

    而这腰牌,只他们姐弟四个外加一个覃五爷有,数量也是少之又少。徐苗跟清荷被带二楼天字号房,每个客栈只有一间天字房,里面应有尽有,如同在家。

    掌柜的钱二用钥匙把门打开之后,划了一个“请”的手势,说:“姑娘请,咱们蛟阳县的客栈,不同其他县城的客栈,这边一个月也来两次商队,所以平日里您看都是这么冷清的,偶尔会有一些散客入住。”

    徐苗听了点点头,心里明白这是钱二看似无意实则有意在解释这边的生意。对于蛟阳县的迅闪跟伊闪,她多少都是知道一些。原本县城不大,开的店铺也有限,能每月都有结余,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看着打扫的干净、整洁的屋子,徐苗笑着说:“能做到每日打扫、没有懈怠,已经很不错了。你们做的很好,我会跟三郎说的。”

    钱二一听到“三郎”,顿时知道了她的身份,赶忙惶恐的抱拳再次行礼,道:“不知是姑娘大驾光临,还请姑娘宽恕则个。”

    对于大爷的乳名,他们这些人都是知道的。但是能唤大爷乳名的,也只有他传说的大姐。据说这个大姐一直生活在南疆,是伊闪的创始人,而且北方这边把她传的神乎其神,但是谁也没见过。

    今日如此一看,果然是一家人啊!眉眼之间确实有几分相似,而且那个气势、气场,都相当的不一样。钱二诚惶诚恐的样子,让徐苗有些好笑,侧身坐在凳子,道:

    “你看你,这般拘束做什么,我是回乡,路过这里看看,并不是来查账的。”

    “哎哟姑娘真是幽默,是您不说,一会儿小人也得把账簿给您拿来。”

    看着钱二如此懂事的样子,徐苗不禁还挺佩服三郎的,挑人挑的很有眼光。把这样的人放在这样的地方,的确很合适啊!摆摆手,笑着说:

    “别,我可懒得看,还是留给你们大爷看吧。”玩笑似的说完,伸手满足的抻了个懒腰,看着外面天气不错,歪头看着钱二又说,“蛟阳县有什么好吃的?我想去酒楼吃点东西,给我介绍点儿。”

    钱二听了没有立马回答,而是想了一下,才说:“不瞒姑娘,咱们蛟阳县的特产啊,还真是少的可怜。这地儿不大,是有也轮不咱们小老百姓……”

    欲言又止,轻咬下唇又说道,“您去咱们酒楼,蛟阳县有一种小银鱼,个小、但是做出来特别好吃,很美味。一天酒楼那里也能有个三五十斤,还是大爷那边跟南宫家要出来的,不然这三五十斤也没有啊。”

    南宫家,四大家族之一。

    当家人是南宫远,跟迅闪有生意的往来,关系还算不错。

    小银鱼,她没吃过,也没听说过。不过看着钱二描述的样子,应该确实很美味。不过为何轮到小老百姓呢?而且酒楼也三五十斤,还有一点很重要——

    “南宫家住在蛟阳县吗?我记得不是衡阳县吗?”徐苗纳闷的问着,这地方这么小,南宫家为何住在这儿呢?!

    正说着,伙计从外面走进来,手里拎着热茶水,放在桌子之后,冲徐苗抱拳行礼一下,转头看着钱二说:

    “掌柜的,这位姑娘的马车磨损的还算可以,是缺点儿铁。我带那大哥去冯铁匠那里补一补,行吗?”

    “行啊,行!咋能不行呢,快去,快去。费用我们客栈掏,记得跟账房那边说清楚,知道吗?”

    伙计听了忙不迭的点头,然后冲着徐苗再次抱拳行礼,离开了。钱二见他走了,扭头看着徐苗,重叹口气,说:

    “姑娘有所不知,南宫家的主家在咱们蛟阳县,衡阳县那里是南宫老太爷跟老夫人住的。这南宫现任当家跟夫人住在这里,而且这小银鱼是贡品,他们肯定要亲自督办,再有是……”

    又一次的欲言又止。徐苗察觉不对劲儿,看着他摆摆手,示意他无需顾虑,继续说下去。钱二一看这样,便又行礼一下,道:

    “再有是咱们蛟阳县的二老爷,县丞徐老爷。每日他们府内,要吃十斤的小银鱼,他现在的权利可县太爷要大,主管大牢的生杀大权。偷偷地跟您说,在这个地方犯了人命官司,只要你有钱,能买命。”

    轰——

    徐苗听到这话,顿时蹙了下眉头,看着钱二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猛地想起,那徐正江、徐凌等人,不在这儿蛟阳县嘛!

    如此祸害一方百姓,鱼肉相邻,确实该收拾啊!

    一个县丞,竟然能每日吃贡品。而且还把县令大人欺压在身下,这……牛啊!

    徐正江果然厉害,靠着一个富商能做到如此地步,真是小瞧了他啊!

    “姑娘有所不知的。这个徐老爷专门跟咱们迅闪、伊闪过不去。我招人打听过,好像这个徐老爷背后的靠山,是那个犯了事儿的原来的欧阳当家。”

    “你说谁?!”徐苗惊呼出声,皱紧了眉头看他,“腾”的一声站直了身子。

    钱二一看这样,缩了缩脖子,还是老实的开口说道:“是……是那个欧阳旻睿。”

    “砰——”

    他的话刚说完,徐苗一拳砸在了桌子。原本一旁老实站着的清荷,见到这样,赶忙走过来看她的手,有没有伤到。钱二更是吓得一个激灵,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赶紧“噗通”跪在地。

    徐苗见到钱二这般,重重的叹了口气,轻咬着下唇,道:

    “你起来,跟你没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

    “哦。”钱二听了松口气,站起身之后,规矩的低着头,不再说话了。徐苗缓缓地坐在凳子,盯着地面,喃喃地问道:

    “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他真的跟欧阳旻睿有勾结吗?”

    “这个……回姑娘的话,咱们没见着。”钱二说完,看到徐苗那个眼神,赶紧补充着又说,“可是那天去打探的人,回来说听到他跟他媳妇儿说欧阳少爷、欧阳少爷,还说欧阳枫轩是个样子货……还有一些……是这样。”

    徐正江跟郑氏说话,提到了欧阳少爷,但是没有提及名字。不过却提到了他们姐弟四个,而且还说欧阳少爷放弃他们跟他合作如何如何,那绝对是欧阳旻睿了啊!

    微眯着眼睛,轻咬着下唇,眼睛不禁冒出狠戾的目光。清荷再旁见了,赶紧把钱二打发出去,倒温水,再旁伺候。素手不停揉捏她的肩头,说:

    “姑娘仔细身子骨,别太累了。”

    

  http://www.biqudie.com/38/38838/135315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