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种田忙 > 第241章 姑娘,侯爷,请节哀。

第241章 姑娘,侯爷,请节哀。

    今年苗居的年三十儿是热闹的。请大家搜索(书迷楼)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徐苗姐弟四个聚齐,再加覃五爷他们哥仨,月玄远、徐紫萱、泉东等人,大家都是同生共死过的,所以这一天,他们在一起过年,一起吃饭,没有身份的差别。

    推杯换盏,觥筹交错,这顿饭直接吃到年夜饭。饺子是婆子们包的,来饺子的时候,泉南又丢人的趴下了。徐苗看着这一幕,总觉得很是亲切,亲切的仿佛又回到了农家。

    吃过饺子,大家聚到一起,玩起了骰子跟叶子牌。三郎也难得加入战斗,徐紫萱一直再旁照顾,生怕他有什么不适。徐苗原本相劝的,不过想想终究还是忍住了。

    自从他身子不好之后,每年守岁都被迫提前停止,回去休息。本爱玩的年纪,生生的给磨平了。难得药引找全,让他放纵一下,也未尝不可。

    子时一到,小五跟小八便扔下手里的骰子,出去准备放烟花。大家也纷纷放下手里玩的东西,跟着出去。烟花燃起之后,大家互相说着“过年好”。

    徐苗把事先准备好的荷包拿出来,每个人都有,不偏不倚,没有高低之分,图一个乐呵。东陵国是没有烟花的,这玩意儿是从苝殇朝弄过来的。

    徐苗瞅着空散开的烟花,不禁感叹古人的聪明。说实话,一点都不现代的烟花差。整整放了半个时辰的烟花,大家这才心满意足。

    泉南醒酒出来的时候,烟花已经放完了。虽然有些失落,不过他是人来疯的性格,抓着泉东他们吵吵要玩大小。泉东没有参加,无声的从厢房退出来。

    来到后院马厩,徐苗正手拎着篮子站在那里。泉东走前,抱拳行礼一下,道:

    “姑娘,我过去了。”

    “嗯。”徐苗点头,把手里的篮子交给他,然后不放心的嘱咐说,“路小心点儿,去看看回来,要不……让泉北陪你去吧。”

    “不用。”泉东摇头,把篮子挂在马鞍处后,又说道,“那条路咱们修缮过,晚走也没事儿。这二年布兜这么过来的嘛,我回来之后不去厢房了,估计那会儿你们也回房睡了,我直接回房歇了。”

    “行,路注意安全。”徐苗说完,侧身让路。

    泉东翻身马,冲她一抱拳,侧身从后门出去了。徐苗站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动地方,直到身边传来熟悉的味道。放松的往后倚靠,被他拥入在怀。

    “子恒,如果当初绿荷不那么做,或许他们俩真的在一起了。”

    “嗯。”覃五爷应了一声,没有多说。当年的事情他在场,可如果时间重来,他还是会支持那么做。虽然这个想法很自私,不过……他不是圣人。

    徐苗握着腰的大手,轻咬着下唇、忍住哭意。老人们说过,如果年三十儿哭的话,这一年都不会顺当,还是不要哭了,都会好起来的。

    轻叹口气,拉着覃五爷回到厢房,继续他们的守岁。进了丑时,徐苗有些支撑不住了,小五跟小八也全都累到了,大家玩的很尽兴,便各回了各屋。

    ……

    “姑娘,侯爷醒了吗?”覃乾一边说着,一边疯狂的拍门。声音很是焦虑,焦急。“姑娘,侯爷快开门,快开门。”

    覃五爷习武,觉轻。听到这么没有规矩的拍门,立马睁开了眼睛,扑棱一下坐直了身子。这时,床的徐苗也坐直了身子,一脸懵逼的指着门口。

    覃五爷下地穿鞋,踢踢踏踏的来到门前开门。覃乾仍旧在拍门,这门一开,那几下全都拍到了覃五爷的身,然后瞬间缓过神来,抱拳行礼一下,说:

    “侯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小的不是故意的,小的……”

    覃五爷见他这般,皱眉挥了挥手,哑着嗓子说:“行了行了,出什么事儿赶紧说。”他了解覃乾,这小子跟覃钟一个样。

    守规矩,懂分寸。

    如果不是出了大事儿,他不能这么敲门。徐苗这时也穿戴整齐,来到门口,看着覃乾。

    只见他一脸凝重,然后抱拳行礼一下,冲着他们二人说:

    “姑娘,侯爷,请节哀。”

    轰——

    这话说出来之后,二人顿时懵住了。

    节哀?

    什么意思?

    覃五爷第一个缓过神来,满脸诧异的看着他,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回五爷的话……泉东……泉东他……”

    覃乾吞吞吐吐,徐苗顿时觉得一盆凉水从头浇到底儿。扒拉开覃五爷,一把抓住覃乾的脖领子,哆嗦的问道:

    “你……你刚才说什么?泉东怎么了?他怎么了?”

    “姑娘……姑娘……还请保重身体啊。”覃乾提醒着。

    徐苗使劲儿摇晃着他的衣领,紧咬着下唇,从缝里挤出话——

    “泉东到底怎么了?咳咳……咳咳咳……”

    “我……”覃乾有些为难,这个时候怎么说?覃五爷拍着徐苗的后背,心里也凉透了。重重的叹口气,冲他点点头,随后把人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覃乾得到指示,耷拉着肩膀,有气无力的说:“泉东没了,一早尸体挂在了咱们苗居的门口。是早起开门的二虎发现的,尸体僵硬,已经死了……死了许久了。”

    “噗——”

    话音刚落,徐苗直接一口血喷了出来。

    “苗儿——”覃五爷直接把人打横着抱起,打算送回屋里的床。不料徐苗竟然薅着他的前襟,倔强的说:

    “带我……带我去看他,去看他——”

    覃五爷心知她的倔强,劝说徒劳,只得迈步出了闺房,看着覃乾使了个眼色,后者秒懂的头前带路。

    来到后院,泉南他们都已经到了。哥仨跪在地,三郎、小五跟徐芽还有徐紫萱都跪在地。泉东被白布蒙着,据说尸体不能见阳光。

    覃乾把人带到之后,转身快步出了苗居,去请大夫。徐苗被放在地之后,看着那白布,半天都不敢往前走。

    “你个杀千刀的,你他娘.的不是做大哥的嘛,呜呜……你把我们哥仨这么扔了啊,你忍心啊你,你个王八犊子啊,呜呜呜……”

    泉南边哭边说,泉西跟泉北虽然很安静,不过眼泪却簌簌的往下落。他们四个的感情,不是三言两语能概括的。三郎跪着往前走了几步,握着冰凉的手,无声的流着泪。

    曾经跟泉东在一起的画面,一幕一幕的浮现在眼前,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让人心痛。可在场的所有人,除了覃五爷,他们都忘记了徐苗,她才是最心痛的那个。

    自从两年前,迫不得已来到南疆养病,身边只有一个泉东跟覃乾,其他的人,她一个没留,都打发了出去。怕看见了,会想到绿荷跟春杏,更怕想到欧阳旻睿那个畜.生。

    清明、端午、元、秋、腊月,他们俩都会一起去坟。然后在墓碑前坐着、吃着、喝着、聊着。泉东虽然名义是她的随从,可实则他们俨然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

    她有什么不痛快的,不跟覃五爷说,都会跟他去诉说。因为跟他说了,等于进了保险箱,他不会透漏出一句,一个字。

    但是现在……

    这样的人没有了,难道老天爷这么残忍,他才二十五啊。泪大滴大滴的滑落,徐苗怎么走到灵前的没有印象,只是那一跪,惊了所有的人。

    冬梅赶忙走过来要拉;泉南说“使不得”;泉西、泉北全都跪着移动过来,却什么都没有说。三郎想开口,可却被覃五爷的挥手,生生忍住了。

    众人见主子都已经同意,便没有人再去阻止。徐苗跪在那里,伸手拄着门板,咬牙切齿的哀求着说:

    “醒过来吧,求求你醒过来吧。这二年的时间里,都是你陪着我度过的,求你醒过来好不好?你没了,谁跟我去看绿荷啊?春杏还等着我送她吃云片糕呢啊。”

    “我再出去谈生意,谁帮我驾车?天冷了,谁又能提醒我添衣啊!我心烦的时候,还得找人说话呢,你快醒过来,好不好?好不好,啊——”

    最后一声仰天嘶吼,吼出了心疼,吼出了不舍,更吼出了无奈!

    月玄远站在一旁,看着这样的徐苗,心疼不已。扭头看覃五爷,更加的同情他。这样的徐苗,他们都见过,第一次是两年前,那个生与死交替的日子。

    没想到才短短两年,这个丫头竟然……

    小五见到大姐这般模样,想都不想,直接伸手照她后脖颈处敲了一下,随后,徐苗便昏了过去。覃五爷眼疾手快,赶到跟前,伸手把人搂在了怀里。

    月玄远站在一旁,重重的叹口气,看着小五说:

    “你敲晕她干啥啊?如果这招好使,两年前我们用了。你自己的姐姐,你不了解吗?她是那种昏过去完事儿的人了吗?你啊你啊——唉!”

    徐芽见状,赶紧起身来到他的身边,轻声提醒着说:

    “注意你的身体。小五做的对,任由大姐那么伤心下去,身子完了。”

    

  http://www.biqudie.com/38/38838/135315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