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种田忙 > 第340章 我都懂

第340章 我都懂

    “……所以提前把东西搞到手,这样那日你可以不用过去了。书迷楼 ”

    徐苗听到这样的解释,总觉得哪里不对。微蹙着眉头,盯盯的看着盒子,喃喃地说:

    “北冥洛薇年跟前儿从那么远的地方跑来,为了骗我打消念头?”

    “……”

    这很明显不合理,大家都是聪明人。三郎看着手里的盒子,微微着了下眉头,说:

    “五哥,你是不是早知道……他们手里的龟骨是真的。”

    没等覃五爷说话,徐苗木讷的喃喃说道:“子恒,我不希望你骗我,我要听实情。”

    从他们第一天在一起的时候说过,会无条件的相信对方,但是前提必须是——彼此不隐瞒。

    这件事……很明显,覃五爷隐瞒了她,可具体为什么隐瞒却没有说。她想知道,而且她也有权利知道。她相信,他不会害她,可是现在月玄远躺在床,妹妹徐芽会伤心。

    覃五爷见她的样子,重重的叹了口气,这才把事情的原尾说了一遍。当然,故事很长,要从北冥落尘的妻子姚氏开始说起。

    北冥夫人跟苗疆很有渊源,是苗寨的前任圣女。当年北冥落尘走商队,被仇家陷害,命悬一线。幸好得这姚氏所救,被带回了苗寨。

    姚氏心肠柔软,对受了伤的北冥落尘尽心竭力的照顾。孤男寡女,朝夕相处,难免心生了情愫。可苗寨根本不允许圣女嫁人,所以这姚氏竭尽所能的控制自己的感情。

    感情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北冥落尘又是个情痴,认准了不回头。如此一来,姚氏自然会土崩瓦解,两个心彼此心意相通,便说要私奔离开苗寨。

    每一代的圣女身,都被寨主下了蛊。寨主得知圣女叛逃,自然要催发蛊毒。也幸而姚氏在寨子里,待人随和。当她有难时,寨主的女儿过来为其要续命。

    一番折腾,姚氏没死,不过是身子毁了。北冥落尘为了信守诺言,把百年龟骨的其一半,交给了苗寨。另一半,如同大家知道的一般,给姚氏续命用了。

    “……欧阳旻睿不知道怎么跟苗寨的圣女勾搭了,这次的拍卖会,他们是想把你抓住,进而打击伊闪。至于再有什么其他,也不得而知了。”

    覃五爷说完,伸手摸着徐苗的肩头,“苗儿,你该知道我不可能让你去冒险。月玄远说他去倒龟骨,可能不能成是个未知数,我不能让你去冒险。所以不得已,才让北冥洛薇跑了一趟,让她……跟你说了慌。”

    徐苗看着他的眼神,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管怎么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不想她去以身犯险,可这个做法……

    轻叹口气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三郎看着那个盒子,冲覃五爷抱拳行礼一下,然后转身出去了。书房内只剩下他们二人,五爷没有避讳,直接把她拥入了怀里,说:

    “丫头,那欧阳旻睿到底想做什么,咱们到现在都不知道。当年他逼死欧阳夫人的事情,我们知道了原尾,也解开了一部分的疑团。可另外一部分呢?咱们始终猜测不透。”

    徐苗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重重的点点头,说:

    “子恒,我都明白,你想的是什么……我都懂的。”

    说来说去,她也很想知道欧阳旻睿为何要那么做,可怎么知道,如何知道?眼瞅着要过年了,好不容易大家聚到一起,月玄远又受了伤,说不自责都是骗人的。

    人家为了他们姐弟出事儿,还险些丧了命,这人情……怕是只有芽儿去还了。想到这儿,徐苗有些沮丧,这样的她,她看不起。

    “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芽儿如果不喜欢他,也不会在得知他受伤了,赶忙跑过去。孩子们的事情顺其自然,今年夏天……先把三郎的事情办了,嗯?”

    覃五爷说完,伸手轻捏她的面颊,他们的事情……仍旧遥遥无期啊!

    ……

    月玄远当天晚醒了,虽然身子还很虚弱,但是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徐芽伺候在其左右,徐苗亲自给他熬粥、炖补汤,三郎跟小五也随时听候派遣,月玄远的地位,明显了好几个档次。

    苗居的事情又都交给了覃乾,覃妍筝跟徐紫萱虽然要避讳一些,不过每天也都会过去看看怎么样了。泉东几个正式进入了放假阶段,每天在院子里来回闲逛,查看。

    眨眼到了年三十儿。徐苗早早的起来,开始张罗这顿团圆饭。徐紫萱陪在身旁,俨然已经有了徐家长儿媳的态度。两个人在厨房里准备,偶尔还聊几句。

    自打她跟覃妍筝到了之后,他们两个没怎么聚到一起说话。想聚的时候,月玄远出事,把这事儿给掀过去了。徐苗一边腌着虾尾,一边看着切菜的徐紫萱,说:

    “第一年带人皮面具……不好过吧。”

    徐紫萱切菜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后点点头道:“有点儿,不过也还好,是夏天不舒服一些。”

    “辛苦你啦。”徐苗由衷地说着。徐芽来信跟她提及过这丫头的不容易,看了也挺心酸的。

    “姐,其实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啊!”徐紫萱说完,重重的叹了口气,“你说他为何让我装你呢?欧阳枫轩明显是个冒牌的,而村里的他也是个假的,我总觉得欧阳家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啊。”

    对于这个问题,徐苗也不知道想了多少回了。无奈的摇摇头,把碗放在一旁,又清洗鳗鱼。

    “姐,你说他……会不会喜欢你?”

    “吧嗒——”

    徐紫萱的话音刚落,徐苗手里的鳗鱼直接掉进了水里。扭头蹙眉看她,满脸的迷茫。“别乱猜了,你说的这个事情……肯定不存在。”

    “为什么?”徐紫萱追问。

    徐苗轻笑,把鳗鱼收拾干净,清洗、控水,说:“那你说说,你这么说的原因在哪儿。”

    “……”答不出来,只能摇头。

    徐苗看她这般,把控水的鳗鱼拿到她的面前,晃了两下,说:“所以啊,你是胡乱猜测。这根本是没影儿的事情,傻妮子。”

    “你问我他为何那么做,我不清楚。但你说他喜欢我……这个根本不可能。他认识我的时候,我才多大啊。更何况还是一个小小村姑。你说欧阳家又见不得人的秘密,这个……我倒是有点儿赞同的。”

    “什么赞同?!”

    两个人聊得正热络时,三郎从外面走了进来。因为龟骨已经找到,所以他的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再加徐苗又答应了他跟徐紫萱的婚事,这更加的人逢喜事精神爽。

    徐苗扭头看着弟弟,又看了看徐紫萱,擦了擦手,说:

    “什么赞同也不告诉你。正好,你过来了,替我一会儿,我去看看月玄远怎么样了。”说着,不等三郎说话,迈步离开了厨房。

    徐紫萱见剩他们两个人,脸红的不行。低着头继续做手里的事情。三郎走到她身边,双手背后,微微俯身,说:

    “今天的饭菜你真的要做吗?我可以劝大姐的,让婆子们来做。”

    “不用。”徐紫萱摇头,把切好的菜放在盘子里,又拿了一根芫瓜切着。“姐说过年要自己做,那样吃着才会香,怎么好让她一个人做,这么多人吃饭呢。”

    “芽儿这会儿还要照顾月玄远,根本不可能过来的,我又不是不会,那天两桌席面,我不也做了嘛。”说完,扭头看他俏皮的笑了一下。

    三郎站起身,伸手轻点她额头一记。踱步来到窗子下面,看着外面道:

    “五哥刚才找我了,说是今年五月让咱们完婚。到时候大姐会回去,咱们过了初五回。”

    “这么早?”徐紫萱惊讶,看着窗子前的男子,目光有些崇拜,又有些迷恋。

    三郎听到这么个回答,有些备受打击。扭头看着她,揶揄的问道:“怎么?嫌早了?”

    “我……”徐紫萱被说的有些郁闷。很明显他们俩说的“早”,不是一个意思。轻扯嘴角,娇羞的又说,“你竟逗我,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呵呵……”三郎轻笑着走到她面前,伸手拍了下她的肩头,“初五回去是因为五哥有事儿让我帮忙处理,他要在这边陪大姐过完元节,他们一年也能在一起这几天。”

    “哦。”徐紫萱乖巧的点头,伸手很自然的给他打理一下衣服的前襟,“侯爷跟姐……他们打算什么时候成亲呢?姐今年都二十了。”

    话题说到这里,又差不多要聊死了。三郎重重的叹了口气,看着厨房门口,喃喃地说:

    “谁知道呢,大姐非要等我们都有了归宿,她才答应嫁过去。五哥疼她,自然也答应了,可是皇那里……今年我去宫里送货,听御前大太监说……圣已经打算让侯府跟京城那边联姻了,是不知道……是谁!”

    

  http://www.biqudie.com/38/38838/135315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