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种田忙 > 第297章 锁

第297章 锁

    徐苗来到邵氏身边,伸手在那锁间,轻轻一按间的那个小钮,只听——

    “啪——”的一声,锁开了。书迷楼

    屋内所有的夫人、小姐,全都倒抽了口凉气。这是个什么锁,为何以前没有遇到过?好精妙!

    老夫人见状,毫不吝啬的拍去了巴掌,邵氏也不住地说着:

    “妙极、秒极,天下竟然有如此精妙的东西,真是让人开了眼界啊。”

    要说这老天,还真是给穿越人士配备硬件设施。前面曾经提及过,礼盒最精密的是这个锁。当初徐苗订盒子的时候,那木匠家的远方表亲正在他们家做客。

    那人原是在苝殇朝边住的,对锁特别的有研究。看着徐苗画的那个图纸,很是稀罕,后来听徐苗的描述,二话不说的要留下来帮忙弄锁。

    几番研究之下,这锁还真的让他给研究出来了,不仅他高兴,徐苗也高兴啊。当下小妮子把这俩人给签了下来,他们哥俩只管做盒子,有多少要多少,而且只给她一人做。

    为了这儿,她可是付了一百两银子的买断费用。不过现在看来,这一百两……

    花的真是太值了?!

    盒子打开,里面的东西顿时让邵氏眼前一亮。所有的人都不住的点头,唯有欧阳紫涵不屑的道:

    “这么个包啊,还不是我们卖的爱美。”

    老夫人一听这话,原本还高兴地面容,瞬间阴沉了下来。邵氏也十分识时务的没有再拿里面的东西。气氛,瞬间冻结。

    徐苗见状,也没在意,前走了几步,从箱子里把包拿出来,然后指着拿着银色的标牌,看着欧阳紫涵说:

    “欧阳小姐,这个是悦己,不是爱美。”

    一句话,字数不多,却足够打脸。

    老夫人听到这话,瞬间笑了起来。刚才的不悦也没有了,伸手把包拿到手,绛红色很是配她现在的衣服。用手摸了摸,蹙眉看着徐苗,问道:

    “这个……是什么面料啊,很硬啊。”

    徐苗侧身行礼一下,笑着说:“婶娘,这个是牛皮的。”

    “牛皮?”老夫人诧异,屋内所有的人都很是诧异。牛皮什么颜色,可是现在这个又是什么颜色。徐苗心知他们的意思,点点头笑说,

    “这个是悦己的特点,它通体材质都是牛皮,色彩全都是渡去的,所以看着会不一样。而且每一个悦己都有着特有的编号,这也还是这个包的特点。”

    几句话解释完,大家全都缓缓地点头。不少夫人、小姐见了,全都一脸的期待,很是想买。欧阳紫涵看着那个包,虽然外形跟家里的很像,可是标签、还有银色的标牌,确实家里的没有。

    皱眉头看着徐苗说:“不知道徐姑娘这包是哪儿弄来的?据我所知,整个东陵国,也我们欧阳山庄卖,而且卖的爱美,已经送进宫了。”

    “是嘛,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徐苗故作无辜,然后挽着老夫人的胳膊,又淡淡的说,“这个包是我在南疆时,看他们熟皮子的时候想到的,觉得这个还不错,尝试着做着玩。”

    “小打小闹罢了,跟欧阳家肯定是没法,而且我起这个悦己,也是觉得好玩罢了,跟您家的爱美,根本不值一提,还望姑娘不要介意。”

    几句话,说的很谦逊,大家听了也都很是赞赏。不过欧阳紫涵不一样了,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便没了下。弄得徐苗还真有点儿尴尬。

    老夫人见状,轻拍她的手背,看着大家,说:“今儿闲来无事,咱们玩会儿叶子牌吧。”

    “好啊,既然老夫人这么有兴致,那咱们可得好好陪好寿星才是。”人群里有一个穿紫红色衣服的夫人,笑呵呵地说着。

    她这么一附和,大家全都去了隔壁的厢房,里面摆了好几张桌子。叶子牌,说白了跟现代的麻将差不多。也都是要有岔牌、吃牌才能胡。

    不过这个跟麻将不一样的是,这个是细长的纸做的,麻将则不然。徐苗看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意思,便不着痕迹的退了出来。

    原本她是在老夫人身边卖呆的,这会儿那老太太玩的正兴起,肯定是顾不她。带着绿荷一路闲逛,等只剩下他们主仆二人的时候,徐苗这才淡淡的开口问道:

    “到底怎么回事儿?不是说他们得三五天才能到吗?”

    她暴露里,她敢肯定。

    绿荷听了也是忙不迭的摇头,满脸茫然的回答道:

    “这个……婢子也不知道,泉东一早是这么说的啊,可是……”

    “想不到姑娘还真是小八家村的那个姑娘啊。”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原本还要讨论的主仆二人,顿时都没有声音。声音不知道是从哪儿传来的,徐苗还四处找呢,绿荷直接把她护在了她的身后,而且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怎么了?”徐苗轻声的问道。

    绿荷拉着徐苗的手,眉头深锁,紧张得到:“姑娘小心了,是月玄远。”

    啥?!

    徐苗一听这话,顿时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且那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他们起先是怀疑自己的身份,如今他们是断定了自己的身份。

    如此一来,接下来她该怎么做?

    是保命,还是保钱财?

    这么一个选择题下来,真的是让徐苗措手不及。保命,那么欧阳旻睿不要想反击的事情;保钱财,自己肯定交代在了这南阳城。

    尼玛,可真是会给找麻烦啊!

    在徐苗深思的时候,一阵风刮来。接着,一身绿色衣服的人,那么大刺刺的站在了面前。

    仔细打量此人,身材颀长,一身书生气息。当然,这个是骗人的了。再看长相,十足十的美男子一个,可以说女子还要好看,杏核眼,娟细修长的眉,怎么看怎么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此人……应该是月玄远了。

    “姑娘可是好心思,让我们月阁好生难找啊。”月玄远说完,笑呵呵的往前走了几步。

    绿荷赶紧往后退,做出随时要应战的准备。月玄远见她这般,轻笑一下摇摇头,说:

    “你这丫头别罩量了,你有多少能耐不知道啊。”

    绿荷被鄙视的一塌糊涂,可职责告诉她,不可以退缩。眉头深锁,清冷的开口道:

    “想伤害我们家小姐,除非你先过了我这关。”

    “哈哈……哈哈哈……”月玄远听到这话,仰头大笑,然后有摇了摇头,说,“你这个丫头可真逗,过了你这关?你的意思是直接捏死你吗?”

    “我……”绿荷语塞,无奈的闭了嘴。

    徐苗见到这般,心知绿荷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清舒口气,然后看着月玄远道:

    “月公子,咱们可否谈谈?”

    “好啊,在下也正想跟姑娘谈谈呢。”月玄远说着,又往前走了几步。

    徐苗轻拍绿荷的肩头,然后对她摇了摇头。越过绿荷之后,走前,侧身行了一个万福礼,说:

    “月公子好。”

    月玄远见状,也双手抱拳,行拱手礼说:

    “徐姑娘好。”

    绿荷再旁看着他们这般,心里很是着急,真要是这月玄远动手,十个她都不是对手。

    徐苗看着月玄远,想了一下,说:“月公子可否告知,您接下来想对我做什么。”

    “做什么得看姑娘怎么做。”月玄远说话滴水不漏,弄得徐苗有些抓狂了。

    穿越到此三年,她遇到的人都是简单的那种,乡下妇人。可这个男人明显精的跟个猴子一般,她……到底该怎么办。

    月玄远看着徐苗的样子,轻轻地摇了摇头,说:

    “徐姑娘莫怕,在下若真想对你如何,早神不知鬼不觉的动手了,断不会等到今日。”

    “哦?那月公子想做什么呢?”徐苗再次追问,她真的想知道这货到底想干啥,只有知道了,她才能想下一步她该做什么。

    “我啊,难道姑娘不诧异吗?原本三五天才能到的欧阳紫涵,为何今日到了?”月玄远挑眉问着。

    徐苗听到这话,心里顿时了然,看起来这个人,是真的知道她的,抿唇轻笑,无所谓的说:

    “她来与不来,跟我还真没有什么关系,我对她……没兴趣,我现在主要有兴趣的,是你。”

    “哦?那可是在下的荣幸了。”

    徐苗看着他欠抽的样子,撇了下嘴。然后轻叹口气,道:“公子想如何?杀了我?亦或者是跟我做交易?”

    “当然,不然我可不来了。”月玄远说完,转头看了看,然后来到徐苗的跟前,伏在她的耳畔,轻声说了几句话,飞身离开了。

    绿荷走前,拉着徐苗还没等说话呢,听见——

    “小姐,您的意思是那个徐苗真的是那个村姑?可不对啊,月阁可是说了,那村里有一个徐苗,这个不会错的啊。”

    “有一个?谁知道那个月阁见没见真的,又或者说那个‘徐苗’,是不是人假扮的。”欧阳紫涵冷哼一声,继续朝花园走。

    “你刚才没看错,她们主仆俩,是朝这儿走的?”

    

  http://www.biqudie.com/38/38838/135314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