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种田忙 > 第287章 计划

第287章 计划

    若是这么解释,那就行得通了。书迷楼 跟那北冥落尘以后的交集肯定不会少,先欠着他一顿饭钱,日后也好说她的事情。徐苗想到这儿耸耸肩,几个人再次回了客栈。

    店小二过来相迎,笑呵呵的看着徐苗,问道:

    “这位公子,那四圣煲如何,味道还不错吧。”

    “嗯,挺好的。”徐苗礼貌性的点头回答。

    “那就好,那就好,就怕您吃不惯呢。”店小二故意夸张的舒口气,继续说,“热水都已经给您们烧好了,现在端上去吗?”

    “我们房间的等会儿,他们两个房间的先给端过去了。”徐苗说完,店小二点点头,去到后院张罗去了。

    几个人上到二楼,各自回房歇息。不过这一次,徐苗突然喊住了疾风,让他稍等会儿回房。泉东跟泉南愣了一下,随后先回了屋子。小林也回屋等着沐浴去了。疾风跟着徐苗回到她的房间,各种的局促。

    没法子,他是一个大男人,这么晚在一个女子的房间,怎么都说不过去。徐苗看着疾风的样子,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说:

    “坐吧,我有点儿事情问你。”

    疾风听到这话,悬着的心算是放下来了,点点头、走过来,然后撩袍坐在桌子前。绿荷端来了茶壶,徐苗亲自给他倒茶。这可把疾风弄懵了,惶恐的站起身,徐苗这边也把茶倒好了,看着他的样子,撇了下嘴,说:

    “怕什么,我能吃了你啊。不就倒一杯茶嘛!”

    疾风听到那话,不禁觉得各种无语,这大小姐觉得倒茶没啥,可他一个下人哪里受得了。徐苗看他那样,无奈的摆摆手,说:

    “坐吧,我又不能吃了你,都说了,是有事儿问你。”

    “哦,姑娘请问便是,不用这么客气的。”疾风规矩的坐在椅子上,老实的呆着。

    徐苗喝了口茶,然后手指摩挲着杯沿儿,想了一下,说:“既然这样,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你在那个地方呆了那么久,三教九流的人每天都接触,有没有听说过几样药材。”

    “?!”疾风疑惑的看着徐苗。

    “就是……我有个弟弟,名唤三郎。三年前曾在寒冬腊月的时候,为了捉鱼掉进了冰窟窿。原本将养的还不算不错,不过后来被我大伯的一件事儿气的少年吐血。”

    “我们农家有句话叫:‘少年吐血,年月不保,纵然命长,终是废人。’所以有个郎中跟我说了一个药方子,是需要千年的野山参做底,百年的龟骨做架,三九天上冻仍旧流动的寒潭水做流,天山雪莲做引。”

    “就这四种,你可有听说过?”徐苗说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这趟出来,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想给三郎找齐这四味药,尽快把他的身子骨弄好。

    疾风听了半天都没有吱声,随后轻叹口气,惋惜地说:“百年的龟骨北冥家就有,不过当年北冥落尘为了救他生产的妻子,直接把祖传的龟骨给砸碎、入药了。”

    徐苗一听这话,顿时半天都没有吱声。脸上失落的表情,疾风全都看在了眼里。那落寞、孤独的样子,还真的是让他有些不落忍。想了一下,又说:

    “姑娘莫要放弃,虽然北冥家的龟骨已经砸碎,可大千世界这么大,肯定还有别处有这百年的龟骨。况且其他几味药材,数千年的野山参跟天山雪莲好弄,不过这价格要贵上许多,我们慢慢碰,总会碰到的。”

    徐苗听着疾风安慰的话语,有些无奈的轻扯嘴角。单手托腮,喃喃地说:

    “这些道理我都懂,可每次看见我家三郎那个样子……唉!这一次到南方,我心里最大的想法……就是快点弄到这几样药材。我弟弟才十四岁,正是好年纪啊。”

    疾风听了缓缓地点头,十分理解徐苗心里的想法。这种事情谁摊上,谁都比较闹心。端着茶杯,轻抿了一口,然后又说:

    “这样吧姑娘,等我回到南阳城,找到新的栖身之所,然后再……”

    “不用。”徐苗摇摇头,打断他的话,然后想了一下,又说,“这也是我第二个找你的原因,疾风,你想一直都反串女子吗?”

    疾风想都没想,直接笃定的摇头,随即又自嘲的笑了笑,说:“不想有什么用,我要给你们搜集小心,那个地方是最容易得到消息的地方,更何况我个子矮小,不去那儿又还能去哪儿。”

    徐苗看着他不甘、自嘲的样子,突然有一点心疼。轻叹口气,刚要说话,房门被推开了,是泉东过来了。他走上前,抱拳行礼一下,说:

    “姑娘。”

    “有事儿?”徐苗挑眉问着。泉东跟泉北是他们哥四个里最有分寸的,而且这泉东又自认是大哥,不会无缘无故闯到她的房间的。

    可没想到这泉东竟然摇头,然后撩袍坐在了疾风身边,说:

    “没事儿,就是过来串个门。”

    呃……

    徐苗无语,跟疾风交换了下眼神,对方也是不知所谓。喝了一口茶,又说:

    “串门就老实坐在那里听,我跟疾风有事儿商量。”

    “是,姑娘继续,我不打扰。”泉东说完,拿着茶壶给自己到了一杯茶。徐苗也没有再理他 ,而是看着疾风继续说:

    “我是这么想的,如果你不想继续反串做头牌,那么我想在南阳城开个乐坊,由你来打理。”

    “乐坊?”疾风诧异,就连喝茶的泉东,都顿了一下,很想说出心里的话语。

    徐苗知道他们的想法,轻笑一下,耸肩说道:“我知道你们心中所想,但是我这个乐坊跟妓.院不同,妓.院什么样的人都招待,但是我这个乐坊,唱什么、跳什么由我们自己做主,来看的人凭票进场。”

    很新鲜的说法,疾风跟泉东全都聚精会神的听着,谁也没有打岔。

    “乐坊的姑娘一律要那种自重的女子,欧阳大哥跟五爷,都给了我一些人。所以我打算穿插几个进去,前期的口碑打出来,这个疾风应该有经验,当初你是怎么做的头牌,那么就帮我把这些姑娘们,各个包装成头牌。”

    “南阳城不是自认都不是凡夫俗子吗?那就给他们一个不是凡夫俗子能呆的地方。就像我曾经说过的,自己把自己的位置摆高,自然别人看你的时候也会高看不少。”

    疾风听的不是很懂,可大体又能明白她的意思,只不过半天都没有吱声,应该是消化呢。徐苗瞅着他也不着急,相信以他的能力,再加上比较高端的限制,这个乐坊不会弄不起来的,况且她还知道不少前世的古风流行歌曲。

    这么多的因素摆在这里,做不起来,就只能说明……她发不了这个财。不过这一路上,倒是听疾风谈论过不少南阳城的事情。有不少都自负是圣人,去到妓.院找疾风,也就跟他聊天、聊心事,给自己一个说心里话的地方。

    如此一来,她那个乐坊……应该没有任何问题的,只要前期噱头搞起来……

    起身来到床边,从包里把自己这一路写的企划书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说:

    “你们俩看看吧。”

    泉东愣了一下,疾风倒是动手把那几页纸拿到手里,仔仔细细的阅读起来。越读越皱眉,越读越咋舌。弄得一旁的泉东,特别嫌弃他,瞅着徐苗,又指了指他。

    小妮子看他这样,“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当然,是笑泉东的。不过疾风顿时觉得失礼,赶忙放下纸,抱拳行礼。跟平日里,应付的那种不一样。这一次,他是心悦诚服的。

    泉东也没有客气,直接推了他肩头一下,皱眉说道:“你也知道你失礼了啊,干什么呢啊,跟小八家子村里那些长舌妇似的,啥感兴趣的事儿啊,让你这般。”

    面对泉东的调侃,疾风也不恼。直接把手里的那几页纸,交到他的手上,便不再理他了。而是看着徐苗,特别激动的说:

    “姑娘,你这……这是怎么想的啊。如果真的这个客栈要是开业了,那可把商队给救了啊。不仅如此,南方滞留的货物,北方运不出的东西,可都收益了呢。”

    相较于疾风的激动,泉东却直接撇了下嘴,看着徐苗,满脸怀疑的说:

    “姑娘,你这又管早饭、又办什么打折卡的,还能赚到钱吗?”

    “必须能啊!”徐苗耸肩,单手托腮的看着泉东,指了指那几页纸,说,“你们想想一个商队多少人,我这又三个人一间房的,四个人一间房的,价格虽然高一些,可比咱们现在一两银子就住俩人要好得多吧。”

    “况且那些商队的人,一顿早饭不吃出去十两银子,都算我没说吧。可若是咱们自己做饭,那就另当别论了,你们说是不?虽说供早饭,可羊毛出在羊身上,明白不?”

    徐苗这话刚说完,疾风就直接拍了泉东一下,特别激动的说:

    “你懂啥,就北冥落尘他们家的商队,从南疆走到这儿,那一趟的花销就不下千两银子,你说他北冥家还能赚多少?那人家不也照样走吗?这要是……”

    

  http://www.biqudie.com/38/38838/135314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