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种田忙 > 第264章 我是狐狸精

第264章 我是狐狸精

    覃五爷这话说完,徐苗半天都没有吱声。请大家搜索(书迷楼)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人家没说错,三郎那么做,也是为了这个家。

    一言惊醒梦中人!

    或许就是说她现在这样吧!

    徐苗轻轻地叹了口气,看着眼前的覃五爷,突然有种重新认识的感觉。她以为这货是跟三郎说了自己年纪大了,为了他们操心多少为由,才劝说成功的。

    却没想到,人家根本就不屑那个理由啊。

    果然是错怪了他。

    想到这儿,徐苗站起身,侧身冲覃五爷行礼一下,说:

    “还请五爷见谅,刚才……逾越了。”

    “无妨。”覃五爷摆摆手,喝下那杯冷了的茶水之后,“噗嗤”一声笑了,看着面前规矩站着的徐苗,摇摇头,说,“除了京城的圣上,敢直呼本侯名讳的,你还是第一人啊。”

    徐苗听了耸耸肩,略微有些尴尬。如果不是刚才气急了,她也不可能直接叫他的本名,说来说去一句话——

    冲动是魔鬼?!

    覃五爷看着小妮子的样子的,好笑的又说:“事儿说到这儿了,我等你们姐俩的消息,还是那句话,如果担心三郎,就让他跟欧阳学几年,几年之后长大成人,你也就不用担忧,不用顾虑了,你说呢?”

    此刻的徐苗,除了点头应着,还能有什么别的法子。说服三郎?她说服不了,也没有立场说服。她是姐姐,可人家也是哥哥,确实不能太强势了。

    跟着欧阳旻睿……

    “你放心,欧阳虽然这次败了,可他手里的那些人没有见光,保护三郎、保护他自己绰绰有余,你若是用人我那里也有,到时候会给你送过来。”

    覃五爷观察的很细微,也明白徐苗担心的是什么,故而没等她开口,就先帮着把她的疑惑给解决了。徐苗听了心头一暖,笑着轻轻地点头,起身来到小煤炉子旁,添火烧水。

    折回圆桌之后,看着覃五爷,想了一下说道:

    “五爷,有件事儿我想问您一下,还请您据实以告。”

    “嗯,旦说无妨。”五爷点头。

    “您跟欧阳旻睿……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何会这么帮他?”徐苗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又说,“当日您带他第一次来找我的时候,您的态度可不似现在这般。”

    “呵呵……”覃五爷听了轻笑一下摇摇头,重重的叹口气,说,“也罢,既然你要出手,势必要弄清所有,瞒你也没什么意思,就跟你都说了吧。”

    “好。”徐苗点点头,这时水开了,小妮子扔下一句“等会儿”,便起身泡茶,然后给彼此倒上一杯热茶之后,静静地听着五爷说着。

    “我跟欧阳说起来算是有点儿亲戚,我大嫂是欧阳母亲的侄女,五月我从你这走,去京城,就是因为我大嫂提前给我消息,说欧阳家有变动。”

    “欧阳春的那个王姨娘,一直都是得宠的。如果不是因为欧阳夫人娘家的势力,还有我大嫂的缘故,估计她早就被赶下正房的位子。”

    “这一次京城的事情,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王姨娘跟宫里的娴贵妃所为。我大姐……是因为保护欧阳紫鸢,不幸罹难……”

    其实说白了,就是那个王姨娘想扶正,宫里的娴贵妃又是三皇子的生母,皇后娘娘所生的孩子因为早产、身子弱,故而很早就夭折。

    皇上心疼发妻,将五皇子过继给她抚养。由于太子之位空悬,所以呼声最高的也就在三皇子跟五皇子之内、欧阳紫鸢就悲剧的成了这件事情的导火索,王姨娘原本是要借着三月三那天,除掉欧阳紫鸢的,没想到皇后力保。

    “……都说我大姐是心疾所致,不过我不相信。欧阳为了帮我,不惜涉险帮忙调查。家里那一块他顾不上,这就让那个王姨娘钻了空子。那毒原本是要给我下的,是欧阳替我挡下了。”

    “其实他可以脱身的,完全是因为我,才……”五爷说到这里,重重的叹了口气。看着那碗温热的茶,许久都没有反应。

    徐苗前面听得很明白,后半段就听不明白了。可五爷不细说,她也不好问,只能草草作罢。摩挲着杯沿儿,看着眼前的男人,想了一下,说:

    “五爷,我出面怎么接?总不至于直接就出去卖包吧,那跟找死可没啥两样儿。”

    “嗯。”覃五爷附和的点头,轻笑着喝了口茶说,“随便你,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女子,你想做什么都无所谓,人、钱我全都会给你备足,我要的是三年。”

    “三年时间你能做多大做多大,三年之后三郎跟欧阳也会介入,到时候你慢慢退下来,想出去看看就出去看看,想嫁人就嫁人,我绝对不拦着。”

    徐苗听到这话,微微蹙了下眉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半天都没有吱声。三年?为何是三年,难道说三年之后,还有什么变数吗?

    三年之后,自己二十,三郎十八,徐芽十六,小五十三。如果三年的时间,自己真的变得强大,倒也不怕什么变数了。人生无非就是一个“赌”字,三郎已经决定下注了,那么自己……

    “好,我答应你,就三年的时间。”徐苗坚定的说着,微抿着唇,想了一下又说,“三年时间,我能做多大就做多大,所有的盈利我要四成,其余的你跟欧阳旻睿一人三成,可有问题?”

    “没问题。”覃五爷说着,从腰间拿出来一个荷包,放在桌子上之后,说,“这个是我的私人印章,用的名字是西早,就是覃字拆开罢了。”

    “这笔银子是我娘的嫁妆,还有你给的那些银子,没多少,林林总总加起来不过一百万两银子,至于你需要的人,过完年我会给你送来……”

    “不用。”徐苗摇头,微微抿了下唇,琢磨了一下之后,说,“一股脑的送过来太过炸眼,先送过来四个,我没打算在这边,既然是冲着分食去的,我就不能在这辽东府做。”

    覃五爷听到这话,微微挑了下眉头,看着眼前的徐苗,心里各种的佩服。可下一刻,五爷就反应过来了,食指凭空虚点着她,说:

    “你这个丫头啊,是不是早就想出手了啊,还这么拿乔。”

    “嘁!”徐苗也轻笑着翻了个白眼,然后耸耸肩,说,“说白了,如果那天没有那个试探,我当天就能答应帮忙,可被人试探很膈应……”

    “丫头,你记住了,日后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无条件的相信你,不管别人说什么。”

    覃五爷郑重其事的一句话,让徐苗吓了一跳,可看他的样子,又不像是开玩笑,不禁点点头,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脖颈子,说:

    “日后如何看我折腾就是了,只要给你的银钱不少,就行了呗。”

    “嗯。”覃五爷点点头,站起身看着外面,天儿已经蒙蒙亮了,这一个年三十儿过得,竟然跟她聊天中度过,倒也不错,“丫头,你说我要是把我六妹妹送进宫……”

    “啊?!”徐苗听到这话,顿时惊呼出声。六小姐?覃妍筝?这……怎么可能。

    “你觉得行吗?”覃五爷转头,询问的看着她。

    徐苗下意识的摇头,说:“不行。”欧阳旻睿出事儿,覃妍筝第一时间就去救人,就冲这份心思,他们只见的感情,就不是常人能理解的。

    如此的棒打鸳鸯,会不会缺德了点儿?

    覃五爷的叹气,让徐苗很是同情。古代剧看多了,大户人家跟皇室错综复杂的关系,这事儿……就不是那么轻易能理顺的清的。

    皇后娘娘殡天,覃家自然会想方设法的送人进宫,可……小妮子想到这儿,看着满脸愁容的覃五爷,说:

    “五爷,辽东府一向是你们镇远侯把守,如果不送人进宫,对你有什么不妥吗?”

    “不知道。”覃五爷摇头,看着眼前的女子,心里不禁想笑。真是病急乱投医啊,居然跟这个女娃儿讨论家里的事情,还真是……

    “五爷觉得跟我讨论不妥?”

    “哟,啥时候学会看人面、揣人心了?”覃五爷打趣的问着。

    徐苗见状,也不否认,耸耸肩,说:“不这么做咋办,以后我肯定要身先士卒的,看不懂人家的脸色,那还不是做炮灰的?”

    “五爷若是听我的,就暂且不送人进宫。京城如今的局面,肯定是太子之位之争。那些现在就站队得人,无疑是给皇上制造了机会,趁机拔除的机会。您别忘了,给您俸禄的,是当今圣上。”

    轰——

    覃五爷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大姐活着的时候,就跟他们说过,谁都不要去提早的去站队。大姐死后,他心乱如麻,早就忘了这些事情,没想到被一个农村的丫头给提出来,皱眉看她,再次问道:

    “你真的是徐苗?”

    这句话,徐苗第二次听见。

    第一次还是在那个豆腐坊的南屋,也是这个家伙说的。那会儿她提醒自己,别太急于求成,枪打出头鸟。今日这又一问,小妮子轻笑着歪头看他,说:

    “我不是啊,我是狐狸精,你信不?”

    

  http://www.biqudie.com/38/38838/135314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