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种田忙 > 第256章 消消气

第256章 消消气

    轰——

    徐苗这话说完,原本站着的四个人,顿时全都跪在了地上,双膝。请大家搜索(书迷楼)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徐姑娘若是生气,打骂我等就是了。既然当初身契在姑娘手上,我等自誓死追随,绝无二心。”

    泉东激动地说完,其他三个重重的点头,表示自己的决心。徐苗看着他们这般,轻笑一下摇摇头,什么都没有说,说多了也无果,指了指那身契,示意他们赶紧拿,拿完离开就是了。

    泉南见状,皱起了眉头,冲着徐苗再次抱拳一下,理直气壮的说:

    “姑娘这是为何,当日是您把我们放出去打探消息,我们哥四个找到欧阳大少爷时,他已身中剧毒。五爷身边的人,全都出去救欧阳大少爷的旧部,身边实在没有人手,我们留在那里帮下,又有何不可吗?”

    “泉南——”泉东身为老大,见他这般不敬的说话,自然是要出声制止的。

    “我说错了吗?!”泉南立着眼睛反驳,“当时是姑娘把咱们放出去的,不是咱们要求出去的,我……”

    “砰——”

    一声巨响,顿时全都安静了。

    徐苗看着泉南,又看了看泉东,一脸严肃的说:

    “当日是我放你们出去打探消息的,这个我承认。可你们知道你们出去之后,我这心里有多忐忑吗?整整两个月的时间,你们音讯全无,我担心不担心?你们是死是活,我全然不知,若你们真的客死他乡,我自责不自责?”

    “大奶奶冬月来了家里一趟,欧阳家的事情我略知一二。那个时候五爷没影儿,欧阳没音儿,你们更是没了踪迹,我一个小小村姑,一边要若无其事的过着日子,一边要为你们担惊受怕,你们……你们……咳咳……咳咳咳……”

    一时激动,口水竟然呛到了自己,猛烈的咳嗽,让跪着的四个人全都愣住了。泉北是第一个缓过神来的,起身来到桌前,从茶壶内倒了一点凉水,放在徐苗跟前,轻声地说:

    “姑娘,喝点水,消消气。”

    徐苗接过茶杯,也不嫌凉,喝下去之后,缓和了不少。泉北见她有待好转,这才又说:

    “姑娘有所不知,不是我们四个不想给姑娘报信儿。我们找到欧阳少爷的时候,他正是毒发的时候,五爷为了救他,耗费了好多真气,正巧我们四个到了,将五爷替换下来。”

    “每天我们四个轮换的替欧阳少爷逼毒,一直到前天下午,他的毒才算是全都逼了出来,我们耗费不少真气,一直睡到昨天半夜。如果五爷没带您过去,我们都说好了,醒了就立马回家。”

    “回家”,这个词,让徐苗的心里很是舒服。前因后果,泉北说的很详细,也解释的很清楚。为何这两个月,他们没有消息。徐苗听了,轻轻叹了口气,看着泉东,说:

    “刚才为何不跟我说呢?”

    “属下的错。”泉东低头说着,“还以为五爷跟您解释了,没想到……”

    “都起来吧,别跪着了,你们也辛苦了。”徐苗站起身,来到泉东他们三个面前,打算伸手将人扶起来。哥仨都利索的赶紧起身,谁也没敢劳驾徐菇凉。

    泉南站起身,看着徐苗,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说:

    “姑娘快收起身契吧,都是一场误会,咱们说开了就好了,就好了。”

    徐苗看着他的样子,伸手将身契拿了过来,反手塞在泉东的怀里,制止他拒绝的动作,说:

    “拿着吧,既然你们都商量好,睡醒了就回家来,那这身契要不要就没用了。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想出去闯荡江湖了,记得跟我说一声就好,不过别忘了回家就是了。”

    “姑娘,你……”泉东有些不知所措,低头看了看怀里的身契,又看了看徐苗的态度,顿时抱拳说道,“姑娘放心,我等誓死追随,有无这身契都无妨,我们绝对不会离开。”

    “嗯。”徐苗点点头,心里十分的开心。一个身契换回了人心,这笔买卖很是值得。当然,今日他们哥四个能这么对她,也是长久相处下来的结果。

    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外面天儿开始放亮了。徐苗瞧了一眼,又看了看哥四个眼底的乌青,想了一下,说:

    “你们从今儿开始就在前院住下吧,二郎哥住的屋子旁边,你们是自己睡还是俩俩一起随便你们,屋子多,住的开你们。”

    哥四个听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之后,泉西冲徐苗抱拳行礼,说:

    “徐姑娘不拿我们当外人,我们哥四个很是开心。不过工厂那边不能没人看守,我们四个还是晚上睡在那边,吃饭的时候,回来吃。”

    工厂还积压了那么多的包,确实是该有人去看着。想了一下点点头,继续说,“既然这样,我也就不乱出主意了,一会儿小五会在院子里练功,你们陪陪他,三郎他们都挺想你们的。”

    “吃过早饭之后,你们再回去睡上一觉,如果睡过了午饭也不要紧,醒了就回来,锅里我会给你热上饭,回来了就自己伺候自己,知道吗?”

    “是!”哥四个再次行礼,然后转身离开了徐苗的闺房。

    小妮子坐在椅子上,想想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不禁有些疲惫。整理了下心情,来到屏风后面洗漱,屋子里每天都会存放一桶水,头天晚上从井里打上来,经过一晚上的时间,就不会那么凉,用来洗漱正好。

    洗漱完毕,徐苗又换了身衣服,这才觉得神清气爽。坐在梳妆台前,把灯芯拨了拨,让它再亮一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徐菇凉不禁微微上扬了下嘴角。

    徐家基因不错,各个长得都很好,皮肤白,眼睛大,鼻梁挺。拿着香脂将瓶盖打开,深深地吸了一口。淡淡的清香,很是好闻。挖了一小块在手心,慢慢的涂抹到脸上。

    冬天风大、还干,十六岁的年纪,正式爱打扮的时候。胭脂、水粉全都招呼一遍,头发重新梳好之后,这才起身去到厨房做饭。

    小五跟三郎已经起来了,不过一个在扎马步,一个却在一旁锻炼身体。小五见到泉东四个回来,热情的围上去问东问西。三郎也很高兴,不过自诩老诚的站在一旁,听着他们说话。

    徐苗看了一眼,被那个氛围感染的微微上扬嘴角。从缸里拿了一块肉回来,用凉水缓着。趁着这功夫,她开始架火,灶膛里的火点燃之后,徐苗这心里就觉得特别的敞亮。

    或许是因为他们四个回来了;又或许是因为欧阳旻睿没死;再或许是覃五爷也出现了……

    不管因为什么吧,大家都平安就是好事儿,唯独就是欧阳紫鸢……才多大的年纪啊,说没就没了。

    真是太可惜了!

    “徐姑娘,我帮你吧。”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原本还缅怀欧阳紫鸢的徐苗愣了一下,随即转头看着来人,是泉北。笑着点点头,起身让给他位置,泉北很自然的坐在小板凳上,往灶膛里添柴。

    徐苗把还没有缓透的猪肉放在案板上,切成片、再切成条、最后切成大小均匀的小肉块。锅里添水,下淘好的大米,用勺子稍微搅合了一下,盖上锅盖。

    拿个小盆,去到房檐儿下,又捡了(也叫装了)一小盆豆包。看着闷头点火的泉北,笑呵呵地说:

    “早上吃豆包、喝粥,怎么样?”

    “包豆包了?真好!”泉北笑呵呵地说着,“那天晚上的时候,我还想呢,是不是家里包豆包了。”

    “呵呵……”徐苗轻笑着点头。用另一口锅,把肉块凉水下锅焯去浮沫,然后装在碗里备用。

    锅开了,把昨天吃剩下的豆角丝拿过来,再加上那碗肉块,直接全都放进了粥里,用勺子搅合了几下,突然想起前世吃的皮蛋瘦肉粥了。

    “徐姑娘这是……在熬粥?”泉北看着有些愣,还真没吃过这样的,剩菜倒里,还有肉。

    徐苗搅合着锅,听到泉北这么说,笑呵呵的点头,解释着说:

    “以前在老宅那会儿,夏天都要下地的,回来现做饭不赶趟,就把早起吃剩下的全都和到一起,然后腾上几个窝头,就算吃饭了。”

    泉北听了,微微吐了下舌头,了解的点点头。

    “说白了就是大杂烩。”徐苗笑呵呵的说完,把帘子放上,再将豆包分几个小盘子装好,放在帘子上、盖上锅盖。看着泉北又说,

    “大火。”

    泉北点头,往里面继续添柴禾。徐苗这边,从小缸里捞出一颗辣白菜,放在菜墩上切成小块,装盘留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吃。

    “徐姑娘,要不咱们再吃个酸菜白肉吧,出去两个月,真的挺想吃家里菜的。”泉北抬头看着徐苗说。

    他们哥四个自打来了小八家子村,就从来没要求过吃什么。都是徐苗做什么他们吃什么,像今儿要求吃的东西,还真是挺少见的。

    徐苗原本不打算做菜的,看着泉北的样子,轻笑一下,说:

    “怎么,馋了?”

    

  http://www.biqudie.com/38/38838/135314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