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种田忙 > 第202章 没救了!

第202章 没救了!

    徐老歪一听欧阳紫鸢松口了,赶紧抬头,用袖子擦擦眼泪,激动的说:

    “姑娘请说。请大家搜索(书迷楼)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这会儿别说两件事了,就是两百件事儿,他都答应。

    欧阳紫鸢看看徐苗,又看了看覃小八,然后开口说道:

    “既然你答应我了,就不许反悔,今日你们里正、族长都在这儿呢。这第一件,你这儿媳妇打了八爷,这事儿不能算了,至于怎么严惩那得听八爷的,还有……”

    没等欧阳紫鸢说完话呢,徐老爷子不停地点头,说:

    “那是,那是,八爷怎么惩罚都行,全听八爷的,全……”

    后面的话,被欧阳紫鸢的眼神,生生的又咽了回去。徐苗再旁看的真切,这欧阳紫鸢绝对不是表面看的那般柔弱、温顺,毕竟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要是没有威严,怎么服众。

    “你只管听着,着急表态做什么。”欧阳紫鸢说完,翻了个白眼继续说,“你闺女打了苗姐姐一巴掌,那一巴掌原本是要打我的,所以让你夫人打她一百个嘴巴,这是我给的惩罚,明白吗?”

    “是,是,是是是。”徐老歪除了点头,没有别的意见。

    “第二件事,你们老宅上上下下的人,全都在屋里抄弟子规一百遍,没抄完不许出门,让里正过来检查,明白吗?”

    徐老爷子一听欧阳紫鸢这话,顿时惊得抬起头——

    “啊?!”

    错愕的惊呼出声。

    不仅是徐老爷子,徐家上下全都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徐苗跟小五也纳闷的看着欧阳紫鸢,弟子规大家知道,是一本书。

    可让他们抄一百遍?这……这……

    为什么?!

    “怎么?做不到?没念过书就照葫芦画瓢,照着写没啥不会的。”欧阳紫鸢挑眉看着徐老歪。

    后者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张了好几次嘴,最后重重的打了个“唉”声,没有意见的摇头表示答应。

    欧阳紫鸢转头看着覃小八,侧身行礼一下,说:

    “八爷,那个妇人您打算怎么处理?”

    覃小八看着地上的冯氏,又看了看屋里其他的人,冷哼一声,说:

    “刚才她当家的对紫鸢姐姐出言不逊,就罚他们夫妻俩睡猪圈,反正我后天才走,敢糊弄,板子伺候!”

    话音刚落,那边徐正湖不停的磕头求饶,这大冷天睡猪圈,不冻死也得冻病,他哪儿受得了啊。

    奈何求饶一顿,覃小八根本不为所动,最后狠狠地踹了已经昏过去的冯氏一脚,然后看着徐正江,微眯着眼睛说:

    “你不是秀才吗?你曾经不是告诉我说你最大吗?怎么现在一句话都没有,反而跪在这里求饶了?”

    徐正江听到这话,想要开口反驳,被一旁的郑氏拽住胳膊,没有吱声。徐正湖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懊恼的冲地上吐了下口水,又看见呆愣的跪坐着的徐冰,说:

    “还有你,自从有了你这个老来女,仗着爹娘宠你,你就无法无天,谁你不让份儿,侄子、侄女都特么得让着你,现在好了,闯了这么大的祸,这些人跟你吃挂劳,我……”

    说着直接扬起手,照着徐冰的脸就打了下去,一旁的徐亮见状,无奈的上前,握住他的手腕儿,说:

    “老.二,你这是干什么,两位贵客在呢,岂容你撒欢。”

    徐正湖瞅着徐亮,又看了看欧阳紫鸢跟覃小八,重重的打了个唉声,双手抱头的蹲在地上。族长徐文昌见差不多了,站起来,来到徐老歪面前,说:

    “老弟啊,这个跟头栽的狠不狠啊?”

    “……”徐老爷子没说话,只是默默的点头。

    “你一共四个儿子,除了送老大去念书,你还送谁了?四个院子属老大那院子盖得周正,可结果呢?是考回了秀才,然后呢?还有什么?老四活着的时候,都做过什么咱们心里都有数,可换回来的下场呢?”

    “这老话说的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你为了你们家老大,你媳妇儿为了你们家冰姐儿,这心眼儿偏到肋巴扇儿去了,其他的孩子能没有怨气吗?”

    肋巴扇儿,小八家子土话,肋骨边上。

    徐老爷子听到这话,猛然的抬头看了看二儿子跟三儿子,一个满脸怨恨,一个满眼怨怼,三儿媳更是斜眼盯着冰儿,在转头看徐苗,满脸平静,顿时老泪纵横,使劲儿摇头的说:

    “错了……错了啊?!”

    徐苗瞅着徐老歪这样,心里明白,这老家伙应该是想明白了,这个家还是这个爷爷当家,只要他想明白了,吕氏在想折腾啥都不可能了,想到这儿,徐苗缓缓的开口说:

    “八爷、大小姐,还请二位卖我一个薄面,祖父年纪大了,一生辛劳只为这个家,如今罚也罚了,就放过他们吧。”

    徐苗的话音刚落,徐老歪那边就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抖索着双手,满眼期待的看着徐苗,说:

    “苗姐儿啊,爷对不起你们姐弟四个,对不起你爹娘啊,呜呜……呜呜呜……”

    徐苗看他这样,虽然心里很畅快,可是鼻子竟然酸了,这应该就是骨血关系吧,就算这个老头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可跟这个身体还是有关系的。

    既然用了人家的身体,就应该……

    想到这儿,徐苗走上前,伸手握住徐老爷子的手腕儿,说:

    “爷,过去的事就别提了,家里还有地,你身子骨也硬朗,守着这地过日子,也足够了。”

    “唉,唉!”徐老歪边答应,边点头。

    徐苗见差不多了,冲泉东使了一个眼色,后者秒懂的带欧阳紫鸢跟覃小八出去了,剩下的就是家务事了,她自己来解决。

    等那姐俩离开之后,徐苗看着地上跪着的人,还有炕上坐着的人,侧身行礼一下,说:

    “今日这话本不该我一个孙女、侄女说,可今日如果我不说,日后你们再闯出什么祸端来,连累了我爷、我奶,那这事儿谁能负责。里正二伯、族长爷爷也在场,今日就给小女做个见证吧。”

    二人听了这话,缓缓地点头,示意徐苗继续说。

    “大伯,你念了那么多年的书,做了秀才,如今连个馆都坐不上,禀米都拿不到,还心安理得的在家吃爹娘的,你眼瞅孙子都出来的人了,你好意思吗?”

    被点了名的徐正江,听到这顿数落,自然是不乐意的,抬头刚要反驳,却被一旁的郑氏给压住了。徐正江的所有表情,徐亮二人也都看在眼里,可徐亮没有法子说,毕竟论亲排辈是他弟弟,可徐文昌就不同了,

    “徐老大啊,怎么你还不服气吗?你说说自从你回来之后你都干什么了?哪年开春种地有你的身影啊,你不是装病就是说在家看书,你看书你倒是有个禀米拿回来贴补家用啊,你看哪儿去了?”

    徐文昌在村这么多年受人尊敬,威信自然也是有的,徐正江就算再不同意他的说法,也不敢公然的就去顶嘴。徐苗瞅着他吃瘪的样子,心里多少都是失望的,今儿这个事,都没把他给教育了,看起来这个人,没救了!

    再看徐老爷子,面上没有意思反对的表情,看起来族长爷爷,也是说出了他的心里话啊。

    “大伯,我不管你听没听进去,以后如果我爷在找我,跟我说给你做官弄个实缺,你别怪我把你做的那些事儿,去镇上说道,到时候别说做官了,就是做馆,人家都不用你。”

    “你——”徐正江气的怒目圆睁,张了张嘴,又咽了回去。

    “还有你老姑,咱俩年纪一般大,你也该说亲、出门子了,有时间跟我奶多学一些女红,别总想着欺负我们,我今日把话撂这,在座的屋里每一个人,别总想着不劳而获,没有谁是应该应分付出的。”

    “若是日后你们再想起什么幺蛾子,里正二伯、族长爷爷可都在呢,到时候今日这事儿咱们就旧事重提,你们也清楚,那俩人跟我的关系,我可以说是随叫随到。”

    徐苗这话说完,徐老爷子重重的叹口气,说:“苗姐儿啊,你放心,以后……以后我看着他们,看着他们。”

    “那就辛苦爷爷了。”徐苗扔下这话,拉着小五,跟里正、族长离开了老宅。

    这些人前脚刚走,后脚吕氏就开骂了起来,什么没良心啊,什么肉心尖啊……总之老话常说了,可没说几句呢,就被徐老爷子一巴掌给抽了,老爷子立着眼睛,看着老伴儿,又看了看屋里其他的人,说:

    “从今日起,都消停的吧。老大,若是做不了官,就老实在家种地,家里还有九亩地,虽然不够,今年跟曹举人在佃一些出来。

    以后谁若是再提老四家徐苗给谁东西,有了什么好货,多少多少钱,谁就给我滚出徐家,人家那丫头给的够多了,老四死的时候那钱,人家给留了五两,现在西跨院也给咱们了,你们还想怎么得?”

    “难道真要人家天天供奉你们?你们生人家了吗?怎么就可以那么不要脸啊。”徐老爷子说到这儿,激动地一个劲儿的咳嗽,地上昏迷的冯氏,这会儿也悠悠转醒,屋子里全都安静了下来……

    

  http://www.biqudie.com/38/38838/135313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