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种田忙 > 第198章 杀猪菜

第198章 杀猪菜

    “哪能有劳徐姑娘,临近年根儿,您可是个大忙人,五爷早就交代过,不让您有烦心事儿。请大家搜索(书迷楼)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覃管事客气了,我哪有那身份,让五爷这般惦记。”徐苗谦虚的说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三个人进到院子之后,覃钟从袖口掏出一份礼单,双手交给徐苗,说:

    “徐姑娘请过目,这是五爷跟欧阳大爷送的,二位爷的意思是八爷跟欧阳小姐在您这,让您费心了。腊月二十二那天,小的会再过来一趟,接八爷跟小姐离开。”

    徐苗没有打开礼单,可看着地上的那些东西就知道,这肯定不是便宜货。又看了看欧阳紫鸢跟小八,点点头,说:

    “那就有劳覃管事了。”

    “徐姑娘客气了。”覃钟说完,行礼、带人离开。

    刚刚还热闹的院子,这会儿又安静了下来,徐亮看着地上的东西,又看了看两个穿着不俗的人,心里多少都是有些担忧的。春生倒是会看情况,带着春柱、李铁等人,帮着把箱子抬进了屋,徐亮走到徐苗身边,说:

    “苗儿,这……”

    “二伯放心,我能处理好的。”说着,给了徐亮一个“你且放心”的眼神,后者秒懂的点头,也帮忙去抬箱子。

    欧阳紫鸢走过来,略微有些羞愧地说:

    “徐苗姐,我是不是给您带来麻烦了。”

    “没有。”摇头笑说,其实徐苗是真的没想到,这个欧阳紫鸢会离家出走,而且去的地方,居然是自己这里,如果只是她一个还好,居然还把覃小八也带来了。

    欧阳旻睿她还真是不怕,毕竟那人对自己还不错,可是覃五爷就不同了,说实话,她徐苗还真的有些怕那个侯爷,覃小八又是他最宠爱的弟弟,下次见到五爷,不知道会被如何调侃啊。

    打开礼单,里面竟然有一封信,将信打开,是欧阳旻睿写的,客套话一堆,其实主要的意思就是让徐苗代为转达,不会将欧阳紫鸢送进宫,也不会让她去给四皇子做侧妃,还说他已经回来了,会陪她在府城过年。

    徐苗看完,将信递给欧阳紫鸢,又继续看礼单。礼物不少,基本都是过年能用得着的:

    大红灯笼两对,红烛若干,对联四副,江鱼六条,茶叶……

    林林种种一大堆,就是不置办年货都够了,徐苗将礼单收起,看着啜泣的欧阳紫鸢,说:

    “这两天在这边好好玩,今儿姐家杀了年猪,中午让你跟小八吃一顿地地道道的杀猪菜,散完心,回家乖乖陪欧阳大哥过年,啊!”

    “嗯!”欧阳紫鸢哭着点头,那个样子还真挺可怜的,徐苗心疼的帮她擦泪,说:

    “好了,快别哭了,乡下风大,再把脸给哭皴了。”

    ……

    临近中午,猪头烀好了,覃小八跟欧阳紫鸢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比谁都好奇的抻脖子瞅,三郎拽着覃小八,生怕他一激动,在靠前烫着。

    徐苗将八个猪蹄拿出来放在一旁,两个猪头,剔骨取肉,两个大猪头啊,结果姐出了十一斤挂零的猪头肉,怪不得在现代,这玩意儿挺贵的,这么不出数,还真就得贵一些。

    腾出两个灶,小五懂事的开始刷锅,徐苗把剔除来的骨头,放在一旁。春柱大叔家养狗,一会儿让他把这骨头带回去给狗加餐。

    覃小八颠颠的靠近徐苗,吸着鼻子,说:“苗姐姐,啊——”

    张小嘴的样子,倒是把徐苗给逗乐了,弄了一快瘦肉,塞进他的嘴角,小家伙边吃边摇头晃脑,嘴里不停地说好吃。徐苗虽然没尝,不过闻着味就知道肯定不错。

    两个口条放在一旁,两片白色的猪巧,徐苗用刀切成四块,放在碗里,说:

    “三郎,这四个猪巧,你们四个分着吃。”

    三郎接过碗,先让覃小八拿,接着是欧阳紫鸢,最后才是他们兄弟俩,徐苗看着弟弟懂事儿的样子,微微上扬嘴角。

    猪巧,又叫巧舌,是猪嘴里的上颚。煮熟之后白白的软软的很有嚼劲儿,一头猪就那么一小片。

    徐苗知道这玩意儿好吃,前世也没少买过,来到这里一年半,去年老宅烀猪头的时候,那巧舌被徐冰吃了,她还是挺想吃的。

    正回味呢,嘴边热乎乎的,低头一看,是小八举着吃了一半的巧舌,笑呵呵的说:

    “苗姐姐也吃。”

    徐苗没有客气,张嘴把那块巧舌吃进嘴里。小五这时也举了一块,徐苗蹲下身子,拍拍他的脸颊,说:

    “小五乖,这块留给你姐吃。”

    再看三郎跟欧阳紫鸢,两个人都没有吃那巧舌,徐苗“噗嗤”一声笑了,摇摇头,说:

    “吃了吧,没啥舍不得的啊。”说完,走过去,抓着他俩的手,将他们手里的东西,为进了他们的嘴里。

    两个大锅已经洗净,徐苗用一口锅,焖上纯纯的大米白饭,另一口锅放油,等油热之后,放入葱花、姜片、大料、花椒爆香,接着再放酱油炝锅。

    然后再将猪脊骨、棒骨、猪肉、猪尾巴一股脑地扔进去,翻炒,炒出油和香味来之后,再把刚才切好的酸菜丝也倒进去继续翻炒。最后添水。将锅盖盖上。

    灶下用旺火、上汽以后,也就是烧开锅之后,打开锅盖,放进去锅撑子,再将搅拌好,加了油、调味过的猪血,用盆子盛着,放在撑子上,重新盖上锅,接着烧火。

    这一套全部弄好之后,徐苗松口气的看着一旁看热闹的四个人,笑说:

    “等着吃肉吧,三郎,你去看看芽儿回来没,顺道把二伯娘、李大婶跟李铁嫂子接回来,让他们在家吃。”

    “嗯,知道了。”三郎点头要走,覃小八就跟个小尾巴似的,跟在三郎屁股后也出去了。小五则是带着欧阳紫鸢,去豆腐坊看做豆腐。

    徐苗来到屋内,看着地上堆放的箱子,这箱子很是考究,朱漆刷的箱面很光滑,纹路都是手工抠出来的,有花开富贵,有并蒂牡丹,还有鱼跃龙门……

    一一打开箱子,里面的东西满满,江鱼还真够大的,拎起一条在手里,估计足有十斤,六条就是六十斤;还送了四匹锦缎,其中有两匹居然是蜀锦,这玩意儿在府城,冬梅曾跟自己介绍过,没想到侯爷那么大的手笔。

    两对大红灯笼过年用得上,看着长度就知道挺大,几副对联不是覃五爷跟欧阳旻睿写的,不过那字却苍劲有力,十分养眼。

    还有几张皮子,都是上好的雪貂皮;茶叶应该也是今年的新茶,闻着就特别的香,还有一些胭脂水粉,就不知道是谁准备的了。

    那礼单的最后,是覃五爷写了一行字,意思就是这些东西,是他们俩这两天的花销。说实话,还真挺多的,徐苗都犯愁回礼了。

    院子里传来聊天声,徐芽他们下工了,徐苗赶紧把箱子盖上,码齐、摞好。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转身迎了出去,站在门口就看见单氏拉着欧阳紫鸢,一个劲儿的夸赞,弄得欧阳紫鸢俏脸儿通红。

    徐苗笑着赶紧走过去解救,指着单氏,说:

    “紫鸢,这是我二伯娘,那位是李婶子,她旁边的是她儿媳妇,你叫嫂子就好。”

    欧阳紫鸢闻言,规矩的站好,侧身行规矩的万福礼。这一个动作,倒是让徐苗挺诧异的,毕竟她是千金小姐,对这些人客气的打招呼就算可以,没想到居然……

    单氏到底是里正娘子,看着这么规矩的行礼,心知这丫头不是一般人,赶紧伸手把她扶住,笑呵呵的说:

    “咱们这儿啊,可不兴这个,走吧,进屋吃杀猪菜,丫头第一次来吧,你这徐苗姐姐做饭,那可是好吃的不得了。”

    几个人笑呵呵的往屋里进,徐芽拉着徐苗,小声的说:“姐,今儿覃钟管事问咱们出货的进度了,我是照实答得。”

    “嗯。”徐苗点头,算作知晓。

    杀猪菜已好,今儿是泉东过来拿饭菜,徐苗又给他们装了一些猪头肉、跟两个猪蹄子。至于家里这边还是老规矩,摆了两桌,南屋一桌,姐妹俩这屋一桌。

    都是上的盆,满满一盆杀猪菜,肉多、量足。血豆腐也是一盆,油亮亮的血豆腐上,零星飘着葱末,还挺好看。猪头肉切了两盘,猪蹄子掰开、装盘,桌上还有一碟辣白菜,这是给大家解腻的。

    单氏看着桌上的饭菜,跟李婶子二人相视一眼,杀猪菜这么量足已经很不错了,居然还吃的是白米干饭,这在农村根本就不存在的。

    覃小八没有去南屋那桌,而是粘着徐苗,坐在她身边。大家都没有客气,敞开了吃,即便这样,也是没有吃完,剩了不少,徐苗更是大方,用大碗盛满满上尖的杀猪菜,给他们送回去。

    什么春柱家啊,李郎中啊,里正家啊,一个不少,全都送了。李郎中临走的时候,还打趣说这叫吃不了兜着走。

    送走了客人,覃小八躺在炕上不想动,嘴里还不停地说:

    “苗姐姐,我不回府城好不好,就在你家住下了,行不?”

    

  http://www.biqudie.com/38/38838/135313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