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乐园 > 242 黄雀在后

242 黄雀在后

    PS:

    谢谢渡鸟之力的粉红和评论支持(一会儿回复哈)、矫娇的桃花扇(真的要养肥了吗?)、一片橘叶子的2票粉红(有没有精神分裂之感……)~!

    妈呀,简直难以想象,我居然又坚持双更了两天………………

    今天又去吃了烤鱼,怀疑他们家是不是放了罂粟壳……………………

    耳朵好像被什么厚厚一层东西给蒙住了似的,什么也听不清楚,用手一抹便是黏黏的一层血。过了一会儿,自己“呼哈呼哈”的粗重喘息声才像是一下一下地冲击着那层东西似的,隐隐约约地叫楼琴听见了。

    天空中那颗黯淡的星子,仍然在原地没有隐去,从缝隙里正好能够看见。

    她挣扎着推开压在身上的厚重水泥板。

    从水泥板里面探出的钢筋断口尖锐得吓人,还差一点儿就扎中了她的脸——楼琴喘息着从废墟中爬出来,已经做好了体力不支倒下的准备。然而走了两步之后她才发现,腹部的血竟然不知何时已止住了。

    脏得看不出原本颜色的白袜子,如今破成了一条一条挂在腿上;然而少女光洁的小腿,却走得一步比一步有力、一步比一步稳健,很快,她竟然小跑了起来。

    在楼琴的身后不远处,是一片天地崩塌的模样。

    附近的四五幢大楼,都随着二十颗波纹球的威力而层层塌碎,在半空中已轰然化成碎片,山呼海啸一般朝地面倾泻下来——在爆炸正中央的两个进化者,按理来说自然更无幸理。

    事实上,黄晓霓在几栋楼倒塌在她身上之前,肉体已经爆了开来,飞溅出来的血肉没有一块超过小指甲盖的大小,已经碎得像是从榨汁机里出来似的——然而本已重伤濒死的楼琴,却不知为何仍然还活着。

    黄晓霓一死,【真心话大冒险】的拘束力登时消失。楼琴还记得她茫然地抬头看了一眼倾倒下来的几栋庞然巨物,随即下一刻便不由自主地迈开双腿、朝远方逃去。

    后来她隐约记得,在快要跑出危险范围时,自己被那块飞出来的水泥板给砸中了后背。紧接着便眼前一黑,昏迷到了现在才醒。

    楼琴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举目一望,林三酒和旦力所在的那栋大楼也塌了,周围静静的没有半丝人影。

    她此时一颗心如同在火上烤似的,疯了似的狂奔至不远处的马路对面。四周看了一眼,随即扑向了一个下水井盖。

    “哐”地一声井盖被楼琴掀了起来,随即当啷啷地扔到了一边;少女趴下去一看,只见黑黝黝的下水井里,一脸苍白的楼野仍然像之前一样躺在里头,双目紧闭,呼吸平稳。

    楼琴顿时大大松了一口气。

    负责追踪的朱明春,果然想不到她们就把楼野藏在了眼皮子底下。

    有点儿费劲地把哥哥从下水井里拖出来以后,楼琴干脆将他背在了身上;楼野跟她一般高,因此两只脚还在地上拖着。

    “林三酒……!”

    楼琴生怕高声招呼会把不知道藏在哪儿的敌人引出来。只好一边背着哥哥在废墟附近转圈,一边轻声地叫着她的名字。“你还活着吗,应我一声——”

    少女感觉自己轻轻的气声在寂静的夜空中传得很远,有点心惊地停了下来。顿了顿,她又叫了一声:“林三酒——”

    一块水泥板突然动了一下,仿佛是在回应她的呼唤——楼琴一惊,忙停下了呼唤。

    “是你吗……?”她小心地往前走了两步。

    “原、原来那个东西就是林三酒啊!”一声尖锐却粗哑的嘶叫猛然划破空气,水泥板被哐地掀开了,旦力矮小的影子爬了出来,状似疯狂地喊道:“人、人偶师的悬赏……我……我来了!”

    黯淡的天光刚一照在旦力身上。楼琴立时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这根本已经瞧不出来是个人了。好像被巨大的磨盘给飞快地磨了上百圈似的,旦力此时没有了“前边”,也没有了“后边”,整个身子都是血肉模糊的一段圆柱体。一切五官、皮肤、身体特征都早磨没了——叫人奇怪他竟还说得出话。

    正当旦力仿佛失心疯了一样,快要冲到楼琴身边的时候,从他身后的那个废墟猛然又是一声巨响,另一个比旦力大不了多少的黑影扑了出来,一跃一落之间,旦力便“咕嘟嘟”地呛着一口血砸在了地上。

    黑影停下来时。是半个苍白透明的骷髅头。

    “太好了,你还活着!”楼琴爆发出了半声哭,上来就要抱林三酒——然而胳膊一挥,却骷髅里轻飘飘地穿了过去,她立刻一愣。

    “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骷髅勉力写道。

    林三酒此刻只觉身心俱乏,只想就此闭上眼睛,什么都不管了。

    在她朝旦力扑上去的时候,如果她有一具真正躯体的话,恐怕早就在抽搐之中晕了过去。【人之毒】所释放出来的痛苦,是如同宇宙黑洞一般无边无际、没有尽头的深渊,是远远超过任何人想象的折磨,能够叫人将“自杀”视为无上的美妙解脱。

    然而意识体却没有“晕”这一项保护自身的功能。

    虽然林三酒因此而能够展开攻击,而这也同时意味着她必须以清醒的头脑独自承担人类史上千万年的痛苦所化之毒——

    包裹住人脸柱子以后,挤压碾磨的时间并不长,然而那4.7秒,是林三酒人生中最漫长、最黑暗、最恐怖的4.7秒。

    “好、好,你还能走吗?”楼琴抹了一把眼泪,“我们这就找个地方休息……”

    她即使不明白意识力是怎么一回事,但也晓得如今林三酒的情况不好。自打她还是个大脑的时候起,模样从来没有这么苍白虚浮过,看起来好像只是一缕烟似的,随时都能随风化去。

    由于消耗过大,意老师早就投身成了用于攻击的一部分意识力而消失了。养几天以后,好像她还会随着恢复的意识力再出来——林三酒虚疲无力地想道,慢慢地落在了楼琴的肩膀上,便感觉用光了力气。

    “我们要不要回到电车上去?”楼琴轻轻地问道。来到如月车站以后,也只有电车上的那段时间最安全了,她此时便不自觉地想到了电车。“这个地方不能久待,朱明春应该还在附近……”

    “找我吗?”一个粗咧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我一直跟在你们的后面呀。”(未完待续。)

    

  http://www.biqudie.com/28/28686/95176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