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鹿鼎记 > 【0444 营造葫芦岛】

【0444 营造葫芦岛】

    韦宝还真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一点,不过,韦宝脑子转的很快,这并不算是什么难题:“这也不难,我可以买通蓟辽系的将领们帮着偷运人口!只需在小凌河出海口打造一方港口,辽民不必经过山海关就能跑光!我看他们上哪儿拦着去?”

    吴雪霞有点生气:“买通买通,你到底买通了多少人啊?是不是从朝廷到地方,上上下下的人都被你买通了?你的鬼点子真多,早知道我就不告诉你了,这一下,我可是将舅父和爹爹害苦了!”

    韦宝被吴雪霞说的脸一红,厚着脸皮呵呵赔笑,心情却是极好,“害你爹爹损失不了几两银子的,而且,你嫁给我的时候,我会百倍千倍奉还的,我娶了你,便是得了这世上最珍贵的宝物!”

    吴雪霞听韦宝这么说,心情又好了起来,此时被情郎搂着,一门心思都放在了韦宝身上,也不在乎爹爹损失几万两银子,反正她家在关外的田地和人口都很少,说不定连两万两都没有。

    “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才好。”吴雪霞声音发腻的撒娇。

    “记得,记得,永世不会忘记!”韦宝说着便情动的向吴雪霞靠近了一些,有点想去吻吴雪霞的小嘴。韦宝重生穿越之后,还从来没有吻过女人的嘴唇呢,便是做那啥爱做的事情,也只是亲脸蛋而已。

    这个时代的女子娇羞,男人不主动去亲吻女人,女人很难得会主动回吻的,即便是回吻,也顶多亲脸。

    所以,韦宝的嘴唇,在这个时代来说,还是处男的嘴唇哩。

    吴雪霞感觉到了韦宝的意图,居然没有躲避,娇羞的闭上了眼睛。

    韦宝和吴雪霞的心都跳动的飞快。

    韦宝自己也没有想到与吴雪霞之间的进展会这么快,从若即若离,见了面必定吵架,到接吻,似乎一点距离都没有。

    虽然在现代谈过恋爱,但是这一次,韦宝仍然犹如初恋般的感觉,深深的体会到了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的金子般的少女心。

    韦宝犹豫了几秒钟,终究还是没有吻上吴雪霞的粉唇,自己都觉得自己挺‘善良’的,或许是不想伤害吴雪霞,或许是因为自己并不确定将来会娶吴雪霞为正妻,知道这种心高气傲的女孩子,一旦没有兑现承诺,肯定会气疯的,所以,韦宝只是轻轻地在吴雪霞的嘴角的粉脸上吻了一口。

    即便如此,已经足够香甜了,像是吻在一块玫瑰香的糕点上,软绵绵的,柔腻异常。

    吴雪霞被韦宝吻上的同时,娇躯不受控制的一下轻微的颤抖,整张俏脸羞红的如同大红苹果一般,不敢睁开眼睛。

    韦宝一笑,又在吴雪霞的另外一侧粉脸吻了一口,看着乖巧的像是小羊羔一般的吴雪霞,知道自己此刻可能强推都能大功告成,却并没有再进一步的放肆了,而是很绅士的与吴雪霞离开了一点距离,对坐而视。

    吴雪霞好半天才睁开眼,娇羞的看了韦宝一眼之后,然后像个新婚小媳妇一般垂下了粉脸,长长的眼睫毛扑簌簌的轻微跳动,显然仍然处于极度的亢奋情绪当中。

    “我不管你和我家里斗,和我舅舅斗的事,但我想你做决定之前能稍微想一想我。”吴雪霞娇羞的轻声道。

    “放心,我知道目前损害了他们一点利益,我不会占任何人便宜的,到时候会全数返还给他们!”韦宝笑道。

    吴雪霞轻轻的嗯了一声,“我要走了,真的得走了,这都好长时间了。外面不止有我二哥,还有我爹爹派的送我和我二哥的人。”

    “太不像话了!这是封建家长专政!”韦宝气呼呼道:“你别走了,我现在就跟你爹说去。”

    “韦宝!你别这样,这样我很为难的。”吴雪霞急忙握住了韦宝的手。

    韦宝反手抓牢吴雪霞的柔嫩小手,笑道:“都听你的,不让你为难。反正我等几天便要去山海关了,到时候我再找你去。”

    “嗯,你要是要参加科考的话,也要多留点时间给自己温习课业,我家有好些书,到时候你来我家借书。”吴雪霞越说声音越轻。

    韦宝却是乐不可支,調戏道:“我上你家去,你爹不在家的话,你娘也在家啊,不太好吧?”

    “哎呀,你就说是来找我二哥的,有什么不好的?我爹娘又不是不讲理的人,你有正当理由找来,他们还能把你轰出去啊?”吴雪霞噗嗤一声笑道,笑容如同鲜花绽放。

    “嗯。”韦宝呵呵一笑,在吴雪霞粉嫩的鼻子上轻轻地点了一下:“那要是你大哥把我轰出去怎么办?”

    “也不会的,我大哥被我爹爹教训过了,不会随便轰你了,而且,你现在的身份也不同了,你是督师大人的弟子,谁敢随便轰你?”吴雪霞笑道。

    “这个督师大人弟子的身份还真重要。”韦宝高兴道。

    “一定要来找我,我等着你。”吴雪霞由着韦宝拉着自己的小手,而且还轻轻地握了握韦宝的手。

    韦宝心中乐开了花,又将吴雪霞搂入怀中,在她背上轻轻的摩挲,无声的回答了她。

    “真的得走了,时间这么久,别人会说闲话的。”吴雪霞含泪从韦宝怀中起来。

    韦宝将吴雪霞的眼泪擦去,又忍不住在吴雪霞的左右粉脸上各吻了一口,没有再儿女情长个不停,率先掀开车帘,下了马车。

    吴三辅见韦宝和吴雪霞的脸都红扑扑的,而且妹妹的眼角还有泪花,便知道这次谈的很不错,笑道:“好了,以后又不是不见面了,不必弄得像生离死别似的。小宝,你过几日便来山海关找我,我们一同玩几天,便赴京赶考。”

    “好。”韦宝笑了笑:“吴二公子请帮我照顾大小姐。”

    “呵呵,我自己的妹子,还用你说么?对了,你得把我输给天地商号的七千两纹银还我,我妹子昨天还跟我讨要呢。”吴三辅道。

    韦宝一汗,你这脸皮厚的够可以的啊?你输给天地商号,不就是输给我吗?你不买我输的话,你能输银子吗?居然还好意思要。

    不过,几千两纹银,韦宝也不在乎:“你的银子可以奉还,你家其他人的银子不能再找我要了,赌场也得有赌场的规矩吧?”

    “那是,这个我晓得。”吴三辅听闻韦宝愿意还自己的赌金,大为高兴,嬉笑着答应下来。

    “哥,我啥时候催你还银子了?你自己要去赌,输给了韦公子,居然还这么直愣愣的找人家要,好意思呀?”吴雪霞在一旁忍不住吐槽道。

    吴三辅呵呵一笑,对韦宝道:“看见没有?这就是女生外向,现在就开始处处向着你了,连我这哥哥都不要了。”

    韦宝笑着看了眼吴雪霞,吴雪霞也含情脉脉的看着韦宝。

    三人再闲话几句,韦宝又与吴雪霞依依不舍的眼神交流半天,若不是在场还有吴家的随从,有韦宝自己的随从,俩人恨不得又黏到一起去才好。

    最后还是吴三辅催促下,马车才启程,吴雪霞还一直掀开窗帘回眸望韦宝。

    韦宝则在路中央不停的挥手道别。

    回到督师府,韦宝立马找到督师大人提出想在宁远城北边修筑一座城池的事情。

    修不修城池韦宝并不是特别在意,主要想修筑一座港口码头!

    宁远城就是后世的兴城,这周边可以停泊木船,这时候的木船,几乎没有什么限制,在哪儿都能停靠,因为吃水浅。

    但是要大量运送人口和物资的话,就不合适了,而且公开兴建一座港口码头,也能名正言顺!为蓟辽系的将领偷偷帮着贩卖辽民提供先决条件!

    因为山海关是控制在辽东将门手里的,所以蓟辽系的军队即便想偷偷鼓捣辽民的贸易,也很难将人带入关,即便能浑水摸鱼,那速度也是绝对提不上来的。

    孙承宗听了韦宝的建议,立刻便明白了韦宝想怎么做,皱眉道:“小宝,你是担心辽西辽东的世家大户们不会将所有人都给你?所以在宁远城北边再筑城一座?并且修造港口码头吗?”

    “不错,恩师,我已经收到了消息,他们不但不会把所有人给我,甚至有可能一半的人都不会给我,即便交出来,也是一些老弱病残。青壮年男女是肯定不会给的。这样的话,买辽民的意义就不大了,甚至是沉重的负担!”韦宝道:“而且我已经让人勘察过了,葫芦岛很适合营建城镇和开设港口码头,地利完全不成问题!”

    葫芦岛在后世是辽宁省下辖地级市,原名锦西,地处辽宁省西南部,东邻锦州,西接山海关,南临渤海辽东湾,与大连、营口、秦皇岛、青岛等市构成环渤海圈,是东北的西大门。

    葫芦岛属北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依山傍海,地势自西北向东南逐渐降低。

    水上长城,九门口长城、“第二北戴河”兴城、秦皇汉武东巡东征时的碣石宫遗址等游览区,都在葫芦岛境内。

    但是这个时候还没有葫芦岛这个地名,葫芦岛更不叫锦西,那里还是一片荒滩。一直到清朝后期才因为东北的人口有所增长而得到开发。

    葫芦岛地区在春秋时期属燕国领地,山戎部族在此居住。战国后期,燕国打败山戎部族,在北方设置五郡,今绥中、兴城等地属辽西郡,建昌西北属右北平郡。

    秦统一后,废分封制,立郡县制,绥中、兴城、连山等地属辽西郡。西汉时期,仍保留郡县制。东汉时期,汉武帝永初元年(107年),设立辽东属国,境内大部分地区属辽东属国的昌辽县(今河北昌黎)和徒河县(今锦州),建昌一带被乌桓人占据。

    三国、两晋及南北朝时期,大部分地区属昌黎郡。隋朝初期,实行州县两级制,后实行郡县制。大部分地区属柳城郡柳城县。

    契丹会同元年(938年),契丹国改国号为辽,葫芦岛地区归其统治。

    锦西设县治始于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始称江家屯抚民厅治所置于江家屯,后于大同元年(1932年)迁至连山。

    “但是,咱们才逼的祖大寿他们同意迁徙辽民,这已经很触犯辽东本地将门的利益了,现在又开设港口的话,那样,辽民自己就会大量逃亡到葫芦岛来!这样的话,辽东大户们岂不是收不到你答应付给的购买辽民的银两,没有登记的话,日后他们也没有办法收取你答应付给的每年的粮食。”孙承宗道:“那样的话,等于是挖辽西辽东将门的肉,他们是绝不会答应的,势必要同你拼命!为师可能也要被他们联合起来反对了。”

    “恩师,不会,咱们根本不必对他们说,只说为加强宁远城的防卫,在北边二十里处再造一座卫城而已!至于港口码头,有几片木板搭建便可,不必太正规!等到辽东将门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反对,恩师再装作毫不知情,出面制止便可!”韦宝笑道:“我手里已经有一直近百艘大船的船队,一天就能运走四五万人!有个两三个月功夫,就能将辽民运空!这段时间督师大人到前线各处去巡视一番,让人难以找到,等大势已定的时候再出面,谁也说不到恩师头上。”韦宝笑道。

    孙承宗想了想,对韦宝笑道:“你这招真够损的,即便他们这趟吃了大亏,算不到我头上,这个梁子可就结下的大了,你能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次让辽东大户损失几百万两银子不说,以后每年也从你手里收不上来多少粮食,他们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是他们咎由自取,本来我是要提前给吴襄银子的,契约都签订了!可他们要阳奉阴违,咱们怎么办?难道不接招吗?而且,恩师已经得罪这帮人了,再想缓和,其实已经不可能,咱们只有更加强大,让他们更加惧怕咱们,惧怕恩师,恩师才能更好的掌控辽东局势!”韦宝劝慰道。

    “那这筑城的银子呢?”孙承宗问道。

    “我愿意提供所有建筑材料!包括修筑宁远城的材料!只要是恩师的蓟辽将领有所需求,学生我可以一力承当!”韦宝大包大揽道:“这样的情况下,恩师预计还要多少银子?”

    “你若肯全部包建筑材料的话,人手不用你出了,一两万大军筑一座城很快的,小半年就起来了!你拿30万两吧!这笔银子发下去,也让那些常年跟随老夫的将领有点甜头!”孙承宗道。

    “可以!”韦宝暗暗盘算一下,建筑材料加上这三十万两人工费,合计一百万两左右,虽然自己独立捐献一座城池很亏,但是没有办法!为了巩固辽南的防守,这么一大笔钱就当成做善事了!“为了恩师,小宝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而且有了葫芦岛城之后,宁远的防守将更加万无一失,两处互为犄角,建奴永远别想看一眼山海关!蓟辽大军在辽东也能有一处范围够大,足够稳固的根据地!辽东将门再难蹦跶了。”

    孙承宗呵呵一笑:“你是为了为师,还是为了你自己,你自己心里明白。不过,若真的在宁远城旁边修筑一座比宁远城更大更坚固的城防,的确能极大的稳固辽东防御!其实这一点,我早有打算,只是朝廷可没有这么多银子!我甚至想从山海关,一座堡垒,一座城池的连接,一直将山海关和锦州城连接在一起,这样的话,建奴再不敢打辽东的主意了!”

    韦宝见孙承宗答应了,便不再多啰嗦,暗忖照你这么个修城之法,你得多少银子?一座城池一座城池的连接在一起?你咋不说将整个辽东变成一座巨大的城堡算了?我可没有这么多钱!

    当日再开议事会议的时候,气氛比昨天就还要冷的多。

    事后醒过味来的辽西辽东世家大户们,一个个心里堵着很大的气!

    谁家都不缺几万两银子,也不缺日后每年能分到的几千斤粮食,他们的主要收入来自于朝廷的补贴,以及私下与建奴和漠南做些台面下的生意。

    一旦势力被分薄,蓟辽军队的势力必然会壮大,辽西辽东世家将门的势力必然衰落,更别说外面还有一个越来越红火的东江军,那样的话,辽东的边军在大明朝廷眼里,将越发的不值钱!

    众人皮笑肉不笑的寒暄几句,然后都闷葫芦一般依次的该坐着坐着,该站着站着。

    等众人到齐,过了半柱香功夫,孙承宗才到来。

    随着孙承宗一道来的,还有一大帮赞画,赞画不是什么实权官职,但是都是官身,唯独韦宝是老百姓身份,这是唯一的例外。

    偏偏没有官身的韦宝,还站的靠前。

    倒不是韦宝故意显摆,而是其他赞画鉴于韦宝是督师大人的弟子,除非是资格特别老,跟了督师大人好几年的,否则谁敢站督师大人的弟子前面?

    “该说的话,昨天也都说过了,大家能自动自发的,从边务大局出发考虑事情,这点很好!辽民暂时撤出,以后如果觉得不可行,还可以再弄回来嘛。反正银子是韦宝出,老百姓都由韦宝安置。大家也不会有什么损失,是不是?”孙承宗开门见山道。

    众人还能说什么?蓟辽系的将领和官员们立刻点头称是。

    辽西辽东的世家大户,各路将门,也都零零落落的称是,不服气也已经签订了契约,也搬不动督师大人的大腿,还能说什么?

    “至于各地的备战情况,还有锦州城和宁远城的城墙加固,这些事情,你们自己抓紧!考虑到大家的实际困难,我也就不逼的太紧了,朝廷要是问起来,主要责任,由我来承担!”孙承宗很气派的道。

    众人急忙纷纷说一定尽快将未完成的事情做好,全部做完,场面话人人都会说。若是没有出昨天那档子事,本来这种议事,都是和乐融融,皆大欢喜,走个过场的事儿。

    “祖将军,小宝捐助的那24万两纹银,你们锦州方面已经全部取走了,朝廷拨发的粮食,也先紧着你们用,现在你不能说督师府不支持你对建奴反攻吧?”孙承宗道。

    “督师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争取尽快在广宁附近同建奴打一场仗,不说夺回广宁,至少杀他建奴三五百人,以壮大我军声势。”祖大寿立刻起身道。

    孙承宗压了压手:“不必拘束,坐下吧,坐着说话就成。既然祖将军都这么说了,我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具体怎么打,你们自己看着办。来回联络不畅,遇到紧急的时候,不必知会于我。”

    “是,督师大人。”祖大寿坐着答应。

    “本来今天就可以散了本次议事。我多说一句,宁远城的城防还不牢固,我听了许多将领的谏言,当然,这些将领中,也有不少是辽东本地将领,大家都认为,应该在宁远城和锦州城之间,再修造一座城池!这样,不但能连接宁远城和锦州城的交通,不容易让建奴围困锦州城之后,吸引我们援军上去,然后借机吃掉我们的援军。这是其一,其二,葫芦岛方面有天然良港,修造个木码头便可以联络觉华岛和辽南,也利于大军的粮草调动!这个事情,马世龙将军,你办一下。”孙承宗直接道。

    马世龙立刻起身道:“督师大人放心,只要银子和石材到位,我保证在一年之内起一座比宁远城和锦州城更大更坚固的城池!”

    孙承宗刚才并没有说征求大家的意见,而是直接将这件事情以命令的形式委派给了自己的亲信将领马世龙。

    祖大寿、吴襄和所有辽西辽东世家大户,将门,以及蓟辽系的所有将领,官员,都吃了一惊。

    可以说,在场众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很惊讶,不知道孙承宗为什么会忽然有这种决定?修造一座城池,这可绝不是小事情!

    大家似乎完全没有听到朝廷有类似的风声传出来啊?

    “这座葫芦岛城,算是宁远城的卫城,仍然算在宁远城的修筑城墙范围内。不过考虑到工程浩大,所以特别让马世龙将军亲自督查。”孙承宗道:“至于银子和石材,全部由韦宝捐助督师府。30万两纹银,以及所有修筑城墙的石材,韦宝都负责,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众人听完,又是一惊,这起码要百万两纹银左右吧?还从来没有听说有人这么捐助督师府的!

    韦宝肯捐出24万两纹银给辽东打仗,已经很吓人了,这回倒好,韦宝直接捐助一座城池,这是什么概念?韦宝到底要干什么?

    祖大寿、吴襄,以及辽西辽东的世家大户们倒是逐步醒过味来了,若是宁远城旁边多出一座港城,能让人随意进出的码头,而且又是蓟辽系的将领控制的话,这等于与辽西辽东本地将门没有任何关系。这还不止,再配合上眼下韦宝要购买辽民的计划,他们立刻意识到,若是不赶紧将手中的辽民都交给韦宝,将使得所有辽民一起往葫芦岛方向逃走!到时候,大家都竹篮打水一场空!

    “督师大人,在宁远城旁边修建一座卫城,固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若说到重要性,首当其冲的是右屯卫和锦州城,是不是在右屯卫或者锦州城旁边修筑一座卫城,更加和适宜?”祖大寿发问道。

    孙承宗平淡道:“这不是我的意思,是很多将领的意思,还有,这是捐助,韦宝私人的捐助,他爱在哪里捐助,咱们督师府也不好太强人所难吧?”

    韦宝也急忙道:“督师大人说的是,我主要觉得督师府所在地是至关重要的,我这么做,主要担心恩师的安危,若是在旁的地方筑城,我也不是家财万贯,这么大一笔银子,我也是很用力挤出来的,可能就不能立时拿出来了。”

    祖大寿和一帮辽西辽东世家将门闻言,都哼了一声,暗忖你们师徒二人自说自话,反正现在银子在韦宝手里,韦宝想怎么说都可以!

    祖大寿本来是还想直接点破韦宝的‘阴谋’,点破韦宝在葫芦岛筑城,修筑港口码头,是为了让辽民流散的更快!但是这话似乎不太方便出口,因为他和辽西辽东的其他世家大户若是没有想要留下大部分青壮年辽民的想法,也就不存在怕辽民流散,逃走的担忧了。

    所以,祖大寿、吴襄,以及所有辽西辽东世家大户们立时便识破了韦宝的‘阴谋’,识破了韦宝的‘诡计’,都暗中大骂韦宝阴险狡猾,却是谁也不方便为这事发难。

    毕竟,韦宝是拿真金白银出来支持边事,支持边防,支持修造城池,这事情传到朝廷,传到皇帝老子的金銮殿去,也是韦宝有礼,闹起来,说不好还能给韦宝闹个重大奖励回来呢,所以谁也不会给自己找不自在。

    “行了,其他也没有啥事了,该散了。”孙承宗见事情都说完了,祖大寿等人并没有闹起来,暗暗安心,便想见好就收。

    韦宝却道:“恩师,不忙的,大家再吃一顿饭吧?我都已经让人去安排了,还有,我见各位将军和大人们连日奔波劳顿,都是为了大明的边务劳心劳力,所以,给大家准备了一些红包,以表心意。”

    孙承宗一怔,这事韦宝之前并没有对他说过,他没有想到韦宝还有这一手,又是请吃饭,又是发红包的。

    不过,这是好事,而且,又不同他掏腰包,何乐不为?“吼吼,这倒是好事,还是小宝想的周到,那为师就代大家谢谢你了。”

    蓟辽系的将来和官员听闻有红包发,而且是督师大人的弟子给大家发红包,都很高兴,一个劲兴高采烈的感激韦宝,不管发多发少,有额外的财富进账,肯定高兴啊。

    祖大寿等人当着孙承宗的面也不好说什么,辽西辽东世家大户当中也有一小部分人相谢,声音却轻的多,大都是出于礼貌性。

    并不是所有的辽西辽东世家大户都讨厌韦宝,虽然韦宝动了很多人的利益,但是辽西的一部分世家大户,现在已经与韦家庄有生意上的往来,对于韦宝和天地商号做买卖规规矩矩的,且和韦宝,和天地商号打交道,基本上是稳赚不陪,也让一部分人开始接受韦宝了。

    韦宝之所以要发红包,也是缓和关系的一种手段,不管人家谈起他有没有好话,至少他试着做出缓解关系的动作了,这就可以了。

    韦宝说着,到门口,从林文彪手上提溜过来两个袋子,一个袋子装的是一百两纹银的大红包,一个袋子装着的是五十两纹银的红包。

    韦宝会看人发红包的,一般参将和四品以上的官员,才有一百两纹银的大红包,低于这个等级的,便是五十两纹银的红包。

    而有的蓟辽系的高级将领,韦宝甚至会发两封一百两纹银的大红包,以表示好的意思。

    “恩师,这是您的。”韦宝先发大官和大将的,头一个就得发孙承宗,给了孙承宗一叠大红包!韦宝也没有细细去数过,总有一两千两纹银!

    孙承宗笑道:“这可不是贿赂,这是小宝看大家打建奴辛苦,私人出的银子犒赏大家,这件事情,还有小宝捐助24万两纹银的事,还有小宝捐助葫芦岛城和葫芦岛港的事情,等会大家写个联名的奏本,一起将此事奏报给朝廷,咱们也不能白白拿小宝的银子。”

    众人一起称是,这回,不但是蓟辽系的将领和官员,连带着,辽西辽东的大部分世家大户也开口了,对于韦宝出手只阔绰,笼络人心不惜重金这一点,大家都是服气的,尤其韦宝才只是一个14岁的少年而已。

    众人看着韦宝那张年轻的不像话的俊脸,再配上韦宝那城府很深,做事很沉稳,处事很圆滑的手腕,都暗忖,此子将来一定了不得!必定是人中豪杰。

    不管是去朝廷当官,还是在民间当个富豪,都将成为一方声名赫赫的人物。

    “马将军,修建城池的事情,还不是很着急,关键是码头,五日内要能容纳上百艘大船进出!”韦宝一脸笑意的轻声对马世龙说完,偷偷抓了一叠红包给马世龙。

    马世龙是孙承宗的亲信将领,韦宝是孙承宗的弟子,而着葫芦岛又是韦宝一力支持下修建的,马世龙自然满口答应,笑道:“韦小官人真的会做人,你放心吧!等会我就让人动起来,石材木材,这周围就不缺!人手我手下也有近万人!绝不会用到五日,保管你来多少船都能进出!”

    韦宝大喜:“多谢将军了,以后将军有事只管吩咐小宝去做。”

    “都是督师大人亲近之人,何谈这些?有事互相照应。”马世龙很给面子的道。

    韦宝笑了笑,又接着发红包。

    之所以要亲自发红包,是跟每个人都接触接触,这是拓展人脉的大好机会!韦宝这种很重视营销的人,自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等发到了祖大寿身边的时候,韦宝也抓了一叠大红包递给祖大寿:“祖将军,以前要是小宝有什么不小心得罪的地方,您千万大人不记小人过。我的石材运过来,要是锦州城需要的话,尽可以让人来取。还有您在山海关和辽西的房产地产啥的,有需要我派人去帮衬的,您都只管说话。”

    韦宝说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祖大寿身边的吴襄却听的真真切切的,暗忖这韦宝,是真的会做人!这么一通红包洒下来,至少十多万两银子洒出去!对祖大寿也足够客气,这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自己找个台阶下了,毕竟钱又不扎手。

    谁知道祖大寿冷哼一声,当时就把韦宝的手推了回去:“我祖大寿再不济,也不靠这么几个银子!锦州城的城墙不是修不出来,是一直人手不空闲!不过,我自然有办法,还轮不到你一个乡里闲人帮衬什么?说出去,笑掉官场的大牙!”

    祖大寿的声音不是很大,却也不小,在场的大部分人,又都在暗中注意韦宝和祖大寿,都猜想韦宝给祖大寿发红包的时候,祖大寿肯定会出啥变化,却没有想到,祖大寿当真没有收取韦宝的红包,这点,是很不给孙承宗面子的。

    果然,孙承宗的脸立时拉长了!不给韦宝脸面,就是打了他的脸!但是孙承宗此时也不方便说什么。

    韦宝才刚刚发完蓟辽系将领们的红包,正要给辽西辽东系将领和世家大户们发红包,却没有想到,才第一个红包,就出了这种事情,也是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了。

    在场一时间鸦雀无声!

    幸好韦宝的脸皮够厚,将一叠红包装回到袋子中,拿了五封大红包递给吴襄:“吴大人,一点小小意思。”

    吴襄看了看祖大寿,摇头道:“韦公子,我也多谢你的好意了,这红包,你拿回去吧!我吴家也不至于缺这么点银子!”

    韦宝笑道:“不过,我今天早上将三辅大哥输在我天地商号的七千两纹银还给三辅大哥的时候,三辅大哥却是很感激的,说他正好缺银子呢。得,吴大人想什么时候问我要这个红包,我都会立刻让人给您送过去。”

    吴三凤闻言怒道:“韦宝,你不要以为有了两个臭银子就了不起!吴三辅收你的银子,是他没有骨气!我们吴家其他人跟你可没有半点关系!”

    “乡里人要成精了,有了几个臭银子也是坑蒙拐骗来的!不过,别以为有了几个臭银子就不是癞蛤蟆了,仍然是癞蛤蟆!顶多半癞蛤蟆,半青蛙!”祖可法也阴阳怪气的道。

    惹得许多辽西辽东世家大户哈哈大笑。

    韦宝微微一笑,连面色都没有变一下,完全没有理会吴三凤和祖可法的语言攻击,在这种场合,吴三凤和祖可法自然也不敢骂他。

    韦宝仍然接着发红包,挨个发下去,有祖大寿和吴襄的样板在前,辽西辽东的世家大户们哪里有人会接韦宝的红包?就算许多人想接,此时也不敢伸手,都觉得没有必要为了百把两纹银得罪其他将门。

    不过,就算没有人来接银子,韦宝依然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仍然一个接一个的与众人说几句话,并且叮嘱他们,这个红包,他们想要,随时可以找到他天地商号的人要,他给他们登记在账上的。

    还有辽西辽东的世家大户轻声对韦宝道谢一声。

    世上的事情,逃不开一个理字,和一个礼字,韦宝能做到有利有礼有节有理,已经做全了功夫了,至于人家买不买账,他实在管不着了。

    “督师大人,这个饭,我就不吃了!锦州方面还有很多紧急的事情,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想早些回去!”祖大寿在韦宝仍然在与辽西辽东一众世家将门寒暄的时候,声音宏亮的对孙承宗道。

    孙承宗平复了一下情绪,淡然点头:“好,祖将军要是有急务,尽管先去忙吧!边务最大,其他都是小事。”

    “多谢督师大人!”祖大寿说着,也不抱拳,很傲慢的昂着头率先离开。

    祖大寿一走,吴襄和一众辽西辽东世家大户们,也鱼贯而出,显得很团结。

    韦宝无奈的看了眼孙承宗,意思是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这么补救,他们还不领情的话,我就没办法了。

    孙承宗淡然一点头,意思明白,也暗暗嘉许韦宝这手做的不错,反正礼多人不怪。

    不过,随即,孙承宗看向辽西辽东一帮将领和世家大户们离去的背影,脸上瞬间笼罩了一层寒霜,他一直很注意笼络边军,笼络辽西辽东本地将门和世家大户,却没有想到,双方的关系仍然降到了寒冰一般。

    再怎么说,我这个蓟辽督师在场,你们也不能这么不给面子吧?

    

  http://www.biqudie.com/25/25237/13805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