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燕王 > 第774章 三军皆动

第774章 三军皆动

    一个时辰之后,中军大营内最后几个仍在抵抗的金军将官和士兵被乱箭射死,海子村大营重新回到宋军手中。

    此战出动两万五千人,部署周密,营内厮杀,营外围困,翻越营寨想要趁乱逃跑的金兵无一逃掉性命,全部命丧宋军弓弩、刀枪之下。

    为了接下来的战斗部署考虑,宋军此战未抓俘虏,也未留活口,就连战场也只是简单的清扫一下,将金兵尸体集中丢至其中一片营区,腾出空间后,好给宋军将士暂且休整,因为接下来还有一场只能成不能败的恶仗要打。

    当晚全军在营内留宿休整,第二天一早,趁着飘舞的雪花,顶着呼啸的寒风,精武重骑兵在前,固安步军在后,两万三千多人在严寒中向北进发。

    在大部队周边十里之外,每隔两里都有宋军轻骑斥候,将整个部队围在其中,他们利用望远镜的优势,先一步发对敌方,一一将前进路上的金军撒播出来的岗哨和探子清扫干净。

    当年紧急运往雁门关的冬装,经过多年缝制储存,如今足以供给三十万军队,这次举国北伐,这些以往极少拿出来的冬装自然要全员装备。

    此时,寒风呼啸中,宋军便穿着厚厚的冬装前进,他们丝毫不觉得寒冷。

    这些冬装是杨丛义发动北伐的底气,有这些装备,宋军便能在寒冬中无所畏惧,在宋金两军对峙、防守反击战中占据绝对优势。

    两天之后,这支步、骑组成的北伐军在杨丛义亲自统帅下抵达预定作战区域。

    此地在通运大营西南方向,距离金军大营不到二十里。

    与此同时,在金军大营西北方向也有一支万人左右的宋军正在风雪中跋涉前进,距离金军大营已不足三十里。

    而在通运大营内,留守兵力近一步减少,原本万人,此时已经减少至八千人左右,但隔河望去,通运大营还是严阵以待,若斥候不深入营内,根本看不出兵力调整的痕迹。

    从通运大营缩减的兵力并没有撤离太远,他们转移到了南边三十里外的马头村,似乎是要加强桥梁防御等级。

    同时宋军也发现了运河结冰,单人可以踏着冰面过河这等未曾预料之事。

    随着运河结冰的事实被更多人知晓,并亲自下河踏冰实验之后,明复手下的将官们这才明白上面为何让他们将粮草物资和兵力纷纷撤出通运大营。

    毫无疑问,金军忽然收兵不再修建舟桥,而又不退走,就是在等严冬到来,运河结冰,而后金军便能踏冰而过,如履平地。若不是通运大营提前转移,待某一天早晨金军突然如潮水般冲进大营的时候,一切都晚了。所以提前转移粮草,分散兵力的决定,就显得非常英明。

    由此,将官们顿时对上面做出决策的人生出无限敬仰与信心,同时对北伐获胜的信念也更加坚定!

    同一天,马头村附近驻守的一万多人再次接到命令:撤往南岸,以唯一的一座桥梁为中心,沿运河部署防御阵地!

    得到命令的将官们虽然还不知道关于全局的部署,出于对上面的信任,他们还是迅速开始调动军队,部署阵地。

    金军大营内,金军统帅聚将做战前动员。

    “我们等待多时的天时已经到来,运河冰层已有两寸多厚,照目前结冰速度来看,明日午时之前,运河冰层一定能够达到三寸厚。届时,各军依照先前的部署,只需向前直冲宋军大营,此战便有胜无败。如果宋军跑的不够快,此战战果将超乎想象。拿下眼前的通运大营后,北边的潮白河宋军将成瓮中之鳖。我们是否能大获全胜,全看明日一战。你们可有必胜信心?”

    “有!”

    “有!”

    “有!”

    众将官齐声高呼,从他们的目光里可以看出,这不是恭维之语,而是发自内心深处,他们绝对相信此战能胜。

    “好!明日之战,斩获宋军首级最多的部队,本帅会亲自为他报功,若有机会定举荐其到辽阳府任职,给他飞黄腾达的机会!”看着众将火热的目光,金军统帅随即抛出一块肥肉。

    属下将官一听此话,顿时大喜,去辽阳府任职就相当于成了皇帝的亲近将领,往后前途将不可限量,这可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机会。

    但金军统帅马上脸色一变,又道:“若是明天有人偷奸耍滑,贪生怕死,不按计划行事,本帅也绝不留情!如果明天不胜,谁将人头落地,本帅绝不含糊,也不会管你们有多深厚的家世背景!明白吗?”

    大元帅可很少说这种狠话,这番话入耳,众将不由的心下一惊。

    但在心惊的同时,他们还是马上给出回应:“末将明白!”

    “明白就好。接下来本帅给你们分配渡河攻击顺序。”

    运河表面的冰层虽厚,但也只是冰层而已,是冰层厚度就有极限,能一次承载多少将士过河就有限度,若是一不分先后,一股脑全都往冰面上冲,冰面很有可能承受不住而破裂,一条裂缝将影响一队将士通行,如果冰面裂缝过多,攻击宋营便是问题。

    因此,四万大军哪支军队先过河,哪支军队随后,哪支军队殿后,必须提前安排清楚,同一片区域,同一时间,冰面上能承载多少人也需要交代清楚,而后各军才好渡过冲杀。

    这些问题,金军统帅早已思虑、实验清楚,所以很快便将各军先后顺序和攻击阵型安排清楚。

    “还有,战马容易踩破冰面,明日渡河进攻宋军大营之时,任何人不得骑马过河,包括你们在内,谁都不能将战马牵出大营。另外,冰面很滑,第一批次渡河部队将士必须带足干草,渡河之时铺在冰面上,以便后续各军迅速渡河支援。这来两件事,你们务必谨记,若有人不遵守将令,导致攻击不如预期,本帅必定军法处置!”主要事项安排完毕,金军统帅提出补充要求。

    “是!”大战当前,众将官不敢不从,也不能不听,因为大元帅所言确实有道理。

    关于明日渡河攻击宋军大营的安排部署交代完毕,将官们听明白之后,他们随即离开帅帐,各自回营召集各营军官传达大元帅的要求和命令。

    这一夜,大宋各路北伐军和金军大营各军将士都在紧张、恐慌、期待等复杂的情绪中挨到了天明。

    次日上午,数骑从金军大营西南二十里外的宋军临时营地出发,向北方和东南方向飞奔而去,他们带着的是北伐大元帅杨丛义的命令。

    与此同时,斥候哨探继续近距离对金军大营进行观测探查,监视金军一举一动。

    午时将近,宋军斥候凭借望远镜看到大队金军离营,朝运河方向前进,一斥候立即飞马回营禀报,其他斥候则继续监视金军。

    两刻钟之后,杨丛义得到斥候禀报金军动向,当即下令全军准备,随时出击!

    又过一刻钟,监视金军营地的斥候再次禀报说,金军大军出动,在运河沿岸部署,随时准备渡河进攻通运大营!

    又一刻钟过后,金军营地附近的斥候再次禀报,金军已经在箭真掩护下,踏着运河冰面渡河,离开之前已有数千金兵攻过河岸!

    金军动向每隔一刻钟便会送回大营,各军将官都在关注、打听,他们自然知道金军已经对通运大营发起进攻,于是不少将官派人到帅营询问何时发兵。

    杨丛义只是下令全军准备,并未下令全军出动,因为大军出发的时机还未到,还要继续等待。

    他回复各军,让他们静心等待,时机一到,各军可自由冲锋,向金军大营发起攻击,绝不约束!

    半个时辰之后,金军数万士兵渡过运河,与通运大营内的宋军将士在营前激战,随着源源不断的金军过河,加入混战,宋军渐渐不支,开始节节败退。

    一个时辰之后,宋军败退数里,金军攻进通运大营。

    一个半时辰后,宋军残兵南逃,不见踪影,金军攻占通运大营。

    “令!全军出击,目标金军大营!”

    申时一刻,将令从帅营发出,一刻钟不到,便传遍全营各军。

    接到命令后各军陆续出发,直奔东北方向金军营地。

    精武禁军虽是重骑兵,全员拥有战马,还是比仅凭两条腿奔走的步军要快,不到一刻钟时间便冲到了步军前头。

    步军此时望着扬雪远去的精武禁军真真切切的是羡慕嫉妒恨,要是他们也有一匹战马,绝不会落在禁军后面吃屁!

    精武禁军远去之后,步军各军因行军快慢有别,也很快分出前后。

    在骑兵面前步军行军速度赶不上,自然无话可说,可同是步军,有人跑到自己前面就很难接受了。

    于是各军各部在大战之前,在荒野雪地上展开了罕见的行军大比拼,一会儿这支部队在前,一会儿又被其他部队赶超,各部之间比拼的热火朝天。

    而这场比拼的目的就是为了早一步赶到战场,投入战场,抢得军功!

    很快,这种比拼的势头被杨丛义发现。

    他稍一思索,便立即下令停止比拼,命各军按现有顺序匀速前进,不得随意浪费体力!

  http://www.biqudie.com/21/21187/196716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