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备胎大联盟 >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一屋之间知天下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一屋之间知天下

    “你们先出去吧,有些事情不要知道的好。”岳重进门就对管事还有其他仆人说了一句。

    很快客厅里就只剩下岳重与法监庭的人面对面,对方身上那种僵硬的气质岳重是不会忘的,先法监庭等着受审时自己已经见过了太多,好像所有人都是一个模板里刻出来的一样。

    “岳重?”法监庭领头的审查官冷冰冰开始了问话。

    “嗯。”岳重似乎很老实的样子站在他们面前,只是他脸上的笑容实在不怎么严肃,好像看着的不是能够决定他命运的人而是来家里串门的客人。

    “身份核实无误,接下来我们的问题你要如实回答,这将决定你是否能够争取到此次的特赦名额。”法监庭确认一个人的信息没必要多此一举的问什么年龄性别,他们只需要当事人承认,其他的东西在见面时就可以通过其他技术给确定了。

    “哦。”岳重没油嘴滑舌的说俏皮话,他表现的平静不代表心里真的古井无波,这是与小焰有着莫大关联的会面,自己每说一句话都将产生不同但严重的后果。

    自己的罪行面临着重新定性的机会,法监庭所谓的特赦也是要考虑犯罪的性质与成因的,这里没有什么坦白从宽的道理,也许岳重说出了没有在法监庭庭审时说出的话反而会让自己的罪行更重一些,可若是更改之前供认的证词也不行,那将意味着自己会被释放,然后作为交换条件小焰必将付出沉痛的代价。

    岳重没有打算现在就离开,或者说除非是小焰或者维内托、李小北她们亲自来接自己,他都没有想过要离开。他不想成为小焰或者其他人的累赘,自己要走要么是堂堂正正的离开,要么是轰轰烈烈的逃亡,除此以外其他的方式都会让岳重感到不安。

    他现在什么信息都接触不到,在一屋之间能知天下靠的只有想象,当事态超出了他能够想象的范畴且没有值得信任的人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岳重就不会相信天上掉馅饼了。

    自己必须谨慎再谨慎的想好回答,因为法监庭不是一个可以商量的部门,它认为自己还要继续服刑那自己就没有办法离开,它若认为自己会得到释放,岳重不能自己决定继续留在这里。

    范寒石和晓美焰谈的条件是什么岳重不会清楚其中的细节,但他明白自己的赦免一旦被确认了,那个条件的前提也将成立,自己再留在这里除了继续照顾小晴以外没有任何意义。

    “第一件事,当初你毁灭见泷原并造成了大量人口伤亡时是否是受到了黑暗绝望意识的侵袭?”

    “是。”这涉及到了岳重第一次起违背泛位面的法典,于不属于自己的位面世界大造杀戮与因果,破坏了本该有的平衡,在法监庭原本的审判认定中鉴于备胎大联盟刻意隐瞒了相关情报,并且混乱的根源也是由能源部门的丘比所导致的,所以岳重只是被认定为晓美焰的胁从,所以岳重可以果断的承认。

    “第二件事,明知晓美焰成为了法监庭的通缉犯后,你为什么要和她走在一起并对抗泛位面司法?”这个问题深入了许多,那意味着岳重明知道晓美焰对抗的是泛位面的法典却还要和她走在一起,原认定中也是岳重最主要的罪行,他若是就此否定了,那么一切罪名都有了被推翻的极大可能,现在范寒石必定会对岳重大开绿灯,更因为他的回答在他与晓美焰之间创造裂痕。

    岳重就此作出的回答便谨慎了许多,无可挑剔只是于法典不符,他好像忘记了之前的管事告诉他这是一个流程,也可能是他在这件事上连否定都不愿意去做:“她是我的妻子,无论她是什么身份我都将不离不弃。”

    他的这个回答没有让法监庭的审查官感到意外,岳重与晓美焰的感情十分牢固,仅凭话语或是利益是不可能动摇其分毫的,甚至连让他们违心的说一句话都不可能:“第三件事,出于什么目的你引发了七大星系的战争,是被晓美焰唆使的吗?”

    戚小萌在对岳重的裁决庭审上已经做出了精彩的辩白,情感的羁绊与外在的迫害导致的罪行应当无罪或减轻处罚,这个设想在当时没有得到法监庭的认可,不过现在因为戚小萌的努力已经有了实现的可能,只要负责这件案子的范寒石退让,那就有了可以操作的空间。

    是否为晓美焰唆使并不重要,审查官以这种方法提醒岳重把握住机会,他可以说是其他原因,因为维内托或者因为海盗猫,只要他能够把话给说圆满了。

    可岳重对此并不买账,似无知无觉且自以为是:“审查官,你这个问题好像是在刻意诱导我,按照法监庭的审查程序我有理由拒绝回答。”

    审查官终于生气了,因为岳重居然如此的妄自尊大,他以为自己在这个世界赢了一场重要的官司就专业人士了吗?气极便是反笑,审查官深深的看了岳重一眼,他到底是真的变傻了还是在装傻,明明可以借这个机会离开了却无动于衷:“是吗?那我们就说说细节上的事情。”

    ……

    本该只是走个流程的谈话让不识好歹的岳重给谈崩了,法监庭的审查官饱含着愤怒死死的盯着岳重,这个男人好像什么都明白一样,就连范寒石精心设计的那个无解之局也好像清楚的摆在他的面前,难道是那个同样能够出入泛位面的鹿目达也告诉他这些事的吗,他们现在应该是敌对的状态吧?

    岳重所有的回答都点滴不漏,既让法监庭没有理由重新定义其罪行加重处罚,也没有理由把他给赦免了,他对泛位面法典已经研究的相当透彻,知道用什么方式才能够精确的控制局面维持现状,哪怕是法监庭的专职人员也无法找到任何的机会。

    “岳重,你想好了这就是你最终的回答吗?”审查官认为自己这一次行动恐怕要失败了,在做最后的努力。

    “嗯,这都是我真实的想法与真实的历史,我愿意为我所说的每一句话负责。”

    

  http://www.biqudie.com/12/12394/41119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