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备胎大联盟 > 第二百零九章至二百一十章

第二百零九章至二百一十章

    回到家里的岳重趁父母出去打麻将开展了自己的能力实验,比起之前只能大范围的操作节气寒意来攻防的粗糙,他现在比单一的冰能在强度和精细程度上有所提升,放点属于⑨的符卡技能好像没什么问题了,之前那朵璀璨夺目的冰晶之花完全是依凭宫永咲的模板自动成型,他还远远达不到兼顾美感与力量的程度,是以在妹红的攻击下一触即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坏消息就是,琪露诺给我的冰之力量是以冬之节气而存在的,一旦到了春天我又会变成战⑨渣了。”岳重在实践中现了这个异状,“在其他季节使用这股力量的话,还没等放出去我自己就又变成冰雕了。”

    有了⑨之祝福的岳重并没有太过丧气,之前还是战五渣的时候也一样过来了,自己的力量并不会影响大局:“既然琪露诺变得这么厉害了,以后遇到危险是不是可以把她召唤出来打架,反正笨蛋挺好使唤的……不过还是得在冬天才行啊,现在距离立春也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

    节气的潜在衍变远不是冰霜之力能够概括的,岳重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上面过多纠结,虽然他好像不管再怎么脑补都没什么机会达到那种以武力定胜负的程度了。

    下午岳爸岳妈回来后,岳重将自己要出差的事情和他们说了一下,岳妈开始唠叨着让他多收点衣服注意保暖防寒,岳爸则是遮遮掩掩的表达了妹红怎么办的意思。

    “我说老爸,你就这么固执吗,那家伙可是个暴力狂啊。”岳重扶额道。

    “你爹我就想要个能管住你的,所谓知子莫若父,找个乖巧的还不整天被你呼来喝去啊,你这么懒一个人……”好吧抖m的天性是遗传的,岳爸可能以前有过什么强势的女朋友一直让他惦记着。

    “我妈不也整天就被你呼来喝去的吗?”岳重表示不服,你自己日子舒服了就把儿子往火坑里推。

    “儿媳妇漂亮我有面子啊!”岳爸总算说了一句实话。

    你儿媳妇有人选了啊……

    说完了这些闹心的事,岳爸又开始向岳妈炫耀今天打麻将的战绩,靠着Bug一样的冲锋鸡大杀四方,玩五块钱的底一下午都赢了上千块钱,可把岳妈给羡慕惨了,岳妈今天的手气不怎么行,一下午送了两百多块,岳爸大方的数了两张毛爷爷给她,虽然是一家人,不过这种和睦有爱的氛围倒是让岳重心中一暖。

    贵州麻将里杠牌称为豆,不仅是除了鸡以外算番的大头,而且还能作为任何和牌的通行证,如果是岭上开花基本可以保证每把都赚到大把的钱。

    想到这里岳重突奇想和老爹商量晚上是不是可以带他一起去打麻将,他最近正巧缺钱呢,有着咲的联络通道,岭上开花简直就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啊。

    平时岳重对打麻将没有多大兴趣,岳爸听到儿子的请求也一阵奇怪,不过既然他想玩玩就带他去好了,一家子在家里随便弄了点菜吃后气势汹汹的杀向了麻将馆。

    赌资不是太大的赌场警察叔叔一般很少过问,除非是上头下达了查处文件他们才会对这种地方下手,有的时候就连大街上那些买完了菜闲着无聊的老太太五毛一局的麻将都要管,距离年关还有段时间,年前的扫荡还没有开始,这也是岳重一家能够放心出来打麻将的原因。

    第一次和老爹老妈来到他们熟悉的小茶馆,说是茶馆其实没有谁来这里是喝茶的,这种名头大家都清楚就是麻将馆,这是因为赌场麻将馆之类的名称工商部门不会允许营业并放营业执照才衍变而来的。

    没有想象中那么鱼龙混杂的情形,也许这种小赌馆对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没有太大的吸引力,来这里的人基本都是工薪阶级,随便凑齐四个人就能坐一桌开始大战。

    岳重观察了一阵后等自己父母都上阵厮杀了,他才悄悄的向老板询问这里最大的牌是打多少的底金。

    “最大的是二十,喜欢玩那些的人还没有来,你先等一下吧。”茶馆老板看着岳重很陌生,知道他是第一次来便道,“小伙子,打那些大牌的都是高手,你真的要和他们玩吗?”

    二十块的大牌……手里流经过以亿为单位的资金的岳重还真不觉得这是什么大牌,不过那些高赌资的地方他暂时找不到,而且一个人去的话也不安全,虽然他有⑨之力加持不怕那些,但闹出事来免不了被别人注意。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茶馆老板所说的“高手”们出现了,一个个杀气腾腾的样子让见惯了天天卖萌的麻将少女的岳重有些失神,不过和他们坐上牌桌后这种不协调的感觉就消失了。

    来自咲那神的岭上开花护佑着身上分文没有的岳重开始征伐,当然天朝没有岭上开花的说法:“杠!”

    暗杠称为闷豆,每家两倍底金累计,一开始的岳重就给三名“高手”来了个下马威,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岳重就将面前的手牌全部掀开:“杠上胡,每家5倍。”

    开局就是每家一张毛爷爷,收过赌金的岳重从中提了二十块出来,这是茶费,二十块的赌桌要收取两百块的茶费,凡自摸的人都有抽二十,直到凑足两百为止。

    面对神秘的岳重,三名“高手”没有被他开局的气势给吓倒,开局不和牌是一种比较通行的迷信说法,基本靠这个吃饭的“高手”们见到有愣头青出了头还挺高兴的。

    不过很快他们就不这么想了,虽然岳重打麻将的技术的确烂得可以,放到麻将少女那边就连京太郎都能够各种吊打他,然而天朝各地方的麻将很多都是简单粗暴的赌博,即便只凭借联络通道带来的开杠和牌能力就足够让岳重将“高手”们杀得片甲不留了。

    “杠,清一色四黄金鸡。”

    “杠……再杠,每家2oo。”

    “杠!”

    一开始杀气腾腾的麻将“高手”不到一个小时就输得脸都绿了,这是哪里冒出来的愣头青啊,杠上花跟不要钱一样一个接一个的来,三个人被打得一点还手的余力都没有,眼睁睁的见着包里的钱渐渐减少,在一个半小时以后,时间正好是九点,岳重成功的将他们带来的赌资都给赢光了。

    到现在岳重也算是能够明白大魔王的名言是多么令人酸爽了:“打麻将真特么开心啊!”

    “高手”们因为输光了赌资灰溜溜的走了,临行前像看着史前巨兽一样看了岳重一眼,他们想把岳重的样貌给记住,并誓以后见到他都绕着走,绝对不再和他打麻将了。

    岳重一个人坐在牌桌上清点战果,一共入账两万七千多块钱,这些职业赌徒还真是敬业,要是和自己父母那样的工薪阶层打,只能玩五块的底金不说,要是每家赢上了千元就肯定不和自己玩了。

    这里的战况惊动了茶馆老板,他向岳重确认了情况后语重心长的道:“小伙子实力很强啊,但这么竭泽而渔以后他们肯定就不会和你打了,我这里就这么几个打二十的人,都被你打怕了你以后可就找不到人了。”

    岳重挥挥手表示没事,自己也不是真要靠这个家致富,将钱塞进了自己带来的皮包里后他去看了看自己爸妈的打牌情况。

    “儿子你怎么出来了,是不是输光了,来老爹这里给你五百,再去玩玩嘛。”岳爸延续了上午的手气,红光满面的数了五张毛爷爷递给岳重。

    岳重拍了拍皮包道:“不用,我已经把那几个打跑了,现在看来似乎凑不出一桌人,我就先回去了啊爸。”

    “这么厉害?不愧是我儿子,去找你妈看看,她要是输了的话你给她点。”

    “我会的。”岳重点点头退出岳爸所在的房间,找到岳妈后现她果然又输了,岳重拿了一千块钱给自己老妈,并告诉对方自己先走了。

    赢了钱的岳重回到家里本想在网上订购几张机票,不过想到妹红还是个黑户口,就算买了机票也上不了飞机,到时候再闹出些事情来就不妙了。

    “还是做班车吧,虽然时间长了点,但现在也只有这个不查身份证。”岳重拿起电话打给自己在车站的熟人,让他帮忙给自己预定两张靠在一起前往省城的车票。

    将事情安排完了以后,岳重将老爹给自己的银行卡悄悄放到了他父母卧室的抽屉里面,自己有钱了没有必要再去啃老。

    时间还早的岳重还不想睡觉,从书房中将历史长轴找出来本打算再进去看看,然而自己触碰到历史长轴时,已经变得异常灰暗的轴卷隐隐亮起了一缕冰蓝的光芒。

    “因为琪露诺的力量吗?”心存怀疑的岳重连忙进入毁灭后的幻想乡,这里依旧是一幅毫无生机的暗色主调,在岳重仔细寻找后,隐隐于视线可及的范围内望见了一滩水洼。

    在满目苍凉的环境下,这滩水洼的积水清澈非常,好似独立于整个世界的生命初始之地,即便渺小却象征了无限的希望。

    “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雾之湖的原址了?”

    

  http://www.biqudie.com/12/12394/41104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