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备胎大联盟 > 第七十三章 杀人麻将

第七十三章 杀人麻将

要出事了啊……宫永咲笑得越是开心,空气便越发的寒冷,谈什么隐藏气息啊,宫永咲就是站在休息厅的角落里什么也不做,就将全部人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然后十米之内,无人敢近。

    这个状态下的宫永咲,放在牌局中就是一颗释放绝望的利器,岳重知道自己完全可以不用去管她对手的死活,反而放任宫永咲去打,对他是最有利的行为。

    “兔子现在已经有140分了,咲酱有信心吗?”岳重给宫永咲转移了注意力,他认为天江衣就算不是现在的大魔王的对手,也能给她造成不小的麻烦,所以果断把兔子给卖了,让宫永咲把她压抑着的力量继续积蓄,等到对战天江衣的时候再释放出来。

    宫永咲完全不在意自己和海底兔之间巨大的分差,反而举起手指头做出呆萌的表情道:“我现在是56分,只要遇见小衣衣再把她连同其它两人一起给直接打出局,她会扣25分,我就加75分,一来一回就是100分了,小事一桩啦。”

    岳重抽了抽嘴,很想问把去年全区大赛的MVP给打到负分出局,你哪来的自信。但最终没问,不是怕惹怒宫永咲,而是没有见到过宫永咲现在这个状态下的表现,一切都是未知。

    宫永咲黑化并不代表着变了一个人,她还是原来的那个天然呆,因为她刚刚走出赛场的大门后就再度上演了平地摔。只是她将对胜利的渴望充盈到了极端的地步,只要涉及到输赢的概念,就绝对会暴走,而恰好这个会场里无处不在的战斗因子在不断的挑动着宫永咲的神经,以至于她说话和动作都在不时的散发出一股血腥味,并不代表她会敌我不分像个怪物一样释放自己的狂暴。所以,在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岳重虽然还是能感受到那种来自灵魂层面的压迫感,却一点都不害怕宫永咲会对自己做什么,因为自己在这段时间里的相处,一直都是以半师半友的身份在指引着宫永咲的,她也很清楚这一点,对此依旧有着恭敬和依靠的态度在言行举止中。

    有理智而且智商极高的魔物,远比疯狂的魔物要更为可怕,岳重看到了宫永咲第三局的对手分配后,心中开始提前替对方默哀起来。三个对手,全部来自风越,无论是作为魔王初临的首战,还是报淘汰赛上的一箭之仇,宫永咲接下来的狂暴可想而知。

    宫永咲看了看电子公告牌又看了看指示路牌,清楚自己的下一个比赛场地后便慢慢的走了过去,没有一路火花带闪电的特效,但所有人都自觉的给低着头前行的大魔王让开了道路。

    八场比赛的D赛区,三名风越的选手早早就位,趁大魔王没有到来之前简单的商讨起战术来。

    路人甲:“我们运气很不好但也很好,虽然遇到了清澄最强的大将,但我们三人却都是风越的,而对方恰巧状态不佳,这场比赛,有很大的机会再灭一次清澄的威风。”这人之前没有去休息区,自然没有见到十分不正常的大魔王,所以很是自信的道。

    路人乙高度赞扬了路人甲的观点,同时再度重申了风越的荣耀与辉煌,指出要攻坚克难,不怕牺牲,团结奋进,发扬风格打出一场精彩的配合,输光25000点不要紧,只要能赢清澄就是胜利。

    路人丙则显得信心不足,就灭清澄威风一事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警示大家不能掉以轻心,廋死的骆驼比马大,要考虑到清澄隐藏大规模杀伤性技能的可能,做好早防范,早针对,早部署,以校内比赛排名靠前的路人甲为核心,从东一局就开始送分,不能走上清澄在昨天的老路,必须坚定不移的走团队配合的道路,不允许有个人英雄主义的出现。

    三方在良好的氛围里达成了一进两退边缘化清澄的战略安排,等待着宫永咲进场,然后折戟沉沙。

    宫永咲如她们所愿来了,只是人未到,浩瀚的阴冷先到,瞬间的占据了赛场的每一个角落,紧接着大魔王脚步声的响起:一步响,将风越三人的所有自信踩得粉碎,两步响,如直接接触到心脏一样将她们的心跳都压慢了半拍,三步响人影至,原本满怀战意的头颅微微抬起却再也放不下,僵硬的眼睛看向大魔王的目光充斥着惶恐与不安。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宫永咲站在赛场的入口处,忽然向风越的三人发问道。

    无人应答,或者说无法回答,所有的话语都卡在了喉咙中,在无边的恐惧下便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了。

    摇摇头,宫永咲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低着头伸手指示翻开选位的风牌,身上的气息仿佛退去了不少,至少风越的三人能缓慢的翻开属于自己的风牌了。

    位置确定,宫永咲北家,正式配牌开始前,风越的三人也渐渐回过神来,眼神也不再显得空洞,但此时的宫永咲却突然抬起了头,像故意玩弄风越的选手一样,更盛的魔王压迫荡然而出:“我是宫永咲,这场比赛,我要一个人的命。”

    只是简单的挑衅让对手愤怒而打乱原先针对她的计划吗?岳重觉得宫永咲没必要在对战三个杂鱼时还这么做,因为风越的三人,连愤怒都已经做不到了,就如同失去了灵魂的木偶一样。那么只有一种解释了,宫永咲说的话,是她真实的想法。

    “为了胜利,她比我想象的要更加残酷……”麻将,是能杀人的,岳重完全不怀疑通过不间断的心理压迫能直接杀掉一个人,这对操纵恐怖气场炉火纯青的黑化宫永咲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在这场比赛中,要了一个人的命,那么接下来还有多少人敢走上有宫永咲的赛场与之对决?大量的弃权将会产生,宫永咲与天江衣必然会有一次直接对话,来完成大魔王在之前告诉岳重的,那一桩小事。

    东一局,宫永咲岭上开花,110符三番满贯,放铳者东家的路人甲,然而这根本不是竞技,东家的风越选手几乎是在宫永咲的驱使之下放的铳,甚至可以说从头至尾她都可能没有去思考过一个念头,所有的行动如同接受到指令的机器人一样完成,宫永咲要她怎么做,她就必定怎么做,另外两人的表现也如出一辙。

    这是一场,一人麻将。宫永咲就像闲极无聊的摆上了一桌麻将,自己绕着麻将桌走上一圈后,就打完了一回合。而这种无聊,放在赛场上操纵着三名对手的一举一动,就是恐怖。旁观的岳重感到恐怖,观众区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全都注意到了D赛区的异样的观众感到恐怖。

    放铳后的风越东家有了一刹那的回神,不过却没有什么好事等着她,代表着交换点数的光芒从宫永咲那里射出打在她面前的屏障上,看似是消散了,但能感受到能量波动的岳重能清楚的看到一道虚形的光芒轨迹穿透屏障,重重的打在对方的胸口。

    七窍流血,一直在宫永咲恐怖气场笼罩下的现场裁判走过去询问东位的风越她发生了什么事,要不要弃权离场。

    但东位的风越选手却如同中了邪一样,略为粗暴的挥了挥手,近乎狂热的看着宫永咲,完全不顾自己缓缓流血的脑袋,示意继续比赛。

    宫永咲要一个人的命,场上还没有人丧命,她怎么会允许结束。

    裁判看着十分诡异的东位风越,有些恐惧的后退了两步,新规则下的麻将大赛,裁判被剥夺了强行中止比赛的权力,如果场上没有人弃权,那么比赛只能继续。

    东二局,如同克隆了刚才的牌局一般,只不过这次放铳的是南位的风越,依旧是110符三番满贯,似乎谁坐上了庄家,宫永咲就要谁放铳一样。

    “咲酱,为什么只做这个牌?”岳重没有阻止,也没法阻止宫永咲的疯狂,反而问及了一个不太重要的问题。

    “因为这样很有趣啊,三番就代表三个人,而110符,两个1,一个0,肯定有一个要死的。”宫永咲如同在玩,高兴在和岳重分享着自己的乐趣。

    这种毫无意义的指代,到底能有什么好开心的。但岳重看到了真正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无视一切的人,到底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了。有些恐惧,不是来源于宫永咲,而是想到了自己,一个多月的二次元之旅,自己似乎在快速朝这种人的思想转变着。

    东三局依然没有任何的意外,只是在宫永咲坐上了庄家之后,面前的三个对手脸上已经满是鲜血了,看上去十分阴森恐怖。

    这样比赛,不会有南风场了,东四局便是裁决时刻,谁放铳谁就是宫永咲在冠军之路上的殉葬者。

    风越的三人再也没有想之前一样在宫永咲的操控下进行比赛了,她们获得了一定的身体支配权,但也收到了来自魔王的警告,谁弃权,谁死,谁放铳,谁死,要是流局……全都死。

    为了不放铳而从一开始弃和,放在平常是一件很容易办到的事情,但现在要是都不放铳,结果却是一样的。要是胆子大一点去听牌,或许能打乱大魔王的计划,但是想在大魔王全盛的状态下和牌,以她们的实力,谁会信?

    绝望之力像被大型抽水泵满负荷抽取一样送向风越的三人,岳重能为了自己的复活去杀掉无辜的人而完全没有任何负担,但现在他却不忍了,然而想劝,却想不出比宫永咲现在的做法更好的方法了使她能与天江衣对上。

  http://www.biqudie.com/12/12394/41103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e.com